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702章:唐.教父
    可这个想法在唐刀脑中只是盘旋了一圈就丢了,他当然不是想明白,而是觉得这样的风险太大,专业的活得交给专业的人去,公司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酒店也正在装修,还有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开业了。
    而且,HK旁边的兄弟城市,他们可需要大款项的资金。
    只要给几个点,还怕将钱洗不出去?
    其余的合法生意,走合法途径就好,唐某人也是敬岗爱业的标兵,总得给HK提供一定的税收吧。
    很随意的将港姐评选杂志翻完后,唐刀就随手一丢,将嘴上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车上被子,关上灯,休息。
    他在半岛酒店睡的很安稳,外面的世界则因为他的来到,变得风云诡谲。
    HK是出了名的社团众多,什么14K、新义安、和胜和等等,几乎掌控着一些灰色地带的收入,白天属于资本家,显示人类的文明,而黑夜则属于他们,这么说吧,就算是娱乐圈内,几乎都人人都是社团人士。
    比如两个周先生,都是各自社团的精英!
    在70~90年代这段HK电影辉煌的时候,几乎背后都有社团的背影。
    而此时九龙尖沙咀柯士甸路金巴利大厦,这儿是著名的电影公司永胜公司的所在地,这公司,可出名了(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同样这里也是目前HK四大社团之一XYA的堂口。
    “听说,今天晚上彭先生邀请了很多名流举办宴会?”
    戴着眼镜的华胜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手里把玩着个打火机,扑腾几声,冒着火焰,跟着自己的哥哥说,“我们没有收到消息吗?”
    一脸严肃面孔的龙五长相很有范儿,双手合十,顶在下巴上,听到弟弟的询问,就轻淡的看了眼,没吭声,但就这个眼神,让对方给弄明白了,别看华胜看起来文质彬彬,其实这脾气爆的很,身为最小的第十三个弟弟,他自己在社团中,就是个堂主,后来,才成立了永胜公司后,性格收敛许多。
    “看来,这几个老头子,还是看我们不起。”华胜哼哼几声说。
    “人家跟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还有,没有必要,不用跟他们斗气,现在我们要尽力做的就是洗白,如果我们想活的明白,就得低调。”龙五警告道,他们的父亲是前朝的人,现在朝代都不一样了,要是再跳,谁也救不了他们。
    而且,那几个大佬手里也黑的很。
    别以为,个个年纪大了,慈眉善目都好说话,跟他们父辈一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大亨,更明白什么叫做狠辣!
    “我明白的。”华胜也是聪明人闷声说,“哥,你知道他们那晚会是邀请谁吗?”
    龙五拧着眉头,“不太清楚,不过,我想那些记者会给我们答案的,能让大佬们都去欢迎,身份肯定不低,人在江湖上,只要明白八个字,关我屁事,关你屁事,这八个字就行,如果没有切身利益冲突,那些条子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他是看的最明白的,也是十三个兄弟中,逐渐站稳到带头大哥地位的。
    华胜对龙五很敬佩,这也是他跟着后者混的原因之一,见十哥都这么说,他也不在这件事上深讨,说下去,“我们在九龙的夜总会生意,姓黄的想要伸手,我感觉他们又在蠢蠢欲动了。”他说完,顿了下,“耀兴被杀,绝对是这个杂种干的,要我说,找人干掉他!”
    他说话很狠,兴许是想到跟自己关系不错的陈耀兴被杀,这眼睑微微一颤,就是说,“我们在九龙的生意,他们干动,我就带小弟去砸了他们场子。”
    “别那么冲动,之前的事情,赔了两千万,已经解决了!”龙五深吸口气,“我也知道,那帮人野心不小,可九龙这地方,是我们的!迟早要干起来,不过,我们得克制,找人先收购些武器,有备无患。”
    龙五说的是另一家14K的社团,他们其实都是很有渊源,双方的老大都是前朝的人,而且都是三合会旗下的,也就是曾经的天地会的分支,当然,都是这么说。
    不过,这一山难容二虎,何况HK这么小的地方,容纳着好几只大老虎,这几方每天都在干。
    “我明白,下面的人跟一东南亚的卖家联系好了,20只黑星还有10把毛子的AK,这批货,已经运进来了。”华胜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咬着牙,“老子突突突了他们。”
    龙五恩了声,深啜了手中的烟,“让下面的兄弟都克制点,别闹大,闹得不好看,都没必要。”
    两兄弟在公司内谈论着未来,当你在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算计你。
    同样在油麻地、元朗等地,黑夜总会让人躁动不安,有些人旁观着观看晚上这次的宴会,有人则在猪呢比着将地盘扩大,也有人准备着金盆洗手,每个大佬选择都不一样。
    而当次日,《爽报》率先刊登了昨日彭先生的晚宴,里面介绍了客人,也就是唐刀,只是出了个名字,然后后面标注着(军火商人!)
    这几个字就让那些社团话事人一下子就突然恍然大悟。
    “哥,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华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很着急的跑到龙五办公室就说,手里还拿着报纸,甚至连敲门都没有,这行为,让后者忍不住脸上不喜,拧了下眉头,敲了下桌子,“你现在是永盛的老板,这么毛躁像什么?”
    华胜顿时愣住了,也明白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走向前,把报纸放在桌子上,指着上面唐刀跟彭家康握手的照片,“哥,这是尼古拉斯.唐,那个军火大亨,他来HK了。”
    他们是社团的人,更知道一些身份不同凡响的大亨们,就比如唐刀,他是兄弟会的教父之一!
    兄弟会的话事人在不止一个场合说过,唐刀是整个社团的教父。
    而且,他跟毛子的战斧同样关系很棒,跟意大利几个家族也有生意来往,这就是个社团大哥大,不过,人家不在乎,他跟几个流氓做的生意才最让人津津乐道。
    现在谁不知道,在非洲,就算是西方世界的特种部队办不到的事情,只要找他就行,如果在非洲出事,找谁都没有,找他一定可以,人家还扶持了几个国家的高层,典型的能够颠覆社会的狠人,这样的人怎么来HK了?
    “上面还说,他要在HK成立银行和安保公司,哥,这是我们的机会呀。”华胜很激动,只要在九龙,这生意,他们能混口汤,就算不行,也是能有个面熟,跟这样的人见一面,反而有很多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