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当医生那些年 > 第3349章
    我看着詹映雪,詹映雪也看着我。
    关于我设局让觉辛甘那边的人对觉辛甘有疑虑,挑拨离间这回事,詹映雪是如何知道了的。
    见我狐疑的看着她,她说道:“我已经都知道了。”
    我喝着东西,说道:“哦。”
    她说道:“你为了赢,你会利用我,我表哥为了赢,也会利用我,但我知道你们都不会伤害我。虽然心里有点小难受,但还是只能宽容你们。”
    我说道:“谢谢了。”
    她说道:“你想的比我表哥想的 多。”
    我说道:“想的多?也都是只为了利益罢了吧。”
    她说道:“他是只为了利益,你是又为了利益,又为了人命,不想伤及无辜,你心中还有善良还有爱。”
    我说道:“谢谢你啊,还那么看得起我,那你现在这个意思,要站我这边了。”
    她说道:“谁也不站。”
    我说道:“谁也不站,就是站我这边了。不知道你表哥会怎么想。”
    她说道:“他会难过的吧。”
    我说道:“肯定会。”
    她说道:“那就让他随他去吧,他都执迷不悟了。”
    我说道:“嗯,你也不用管什么太多了,我们该怎样怎样,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开业你那边的事,有什么需要帮忙 的,我会帮忙。”
    她说道:“不用啊,就刚才我和你说的,还有的就是,如果能饶我表哥的命,可以吗。”
    我点头:“尽量吧。但你也知道的,如果我落在他手上,他未必会放过我。”
    她说道:“我会让他放过,他不放也要放。”
    我说道:“谢了。”
    她问我道:“今天你对我说了多少句谢谢了。”
    我想了想,说道:“两次。”
    她说道:“三次。”
    我说道:“哦好吧。”
    她说道:“干嘛跟我那么客气?”
    我说道:“该客气,还是要客气的嘛。你表哥有没有联系你,然后问你什么。”
    她说道:“联系了。他想离开那边,但是他看出来那边并不想让他离开,所以他怀疑你们和那边有勾结,想要对付他。”
    我说道:“嗯好。既然他已经知道了,不妨告诉他。”
    她问道:“告诉他什么。”
    我说道:“什么都可以告诉。”
    目前看起来,最为担心的就是觉辛甘那边的人知道是我在这边挑拨离间他们关系后,他们会不会又捐弃决裂,互相合作起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离开。
    一离开,我马上去找柳智慧,跟柳智慧说了我现在所知道的情况。
    我说我担心觉辛甘的人会继续和杨志刚合作对付我们,毕竟杨志刚告诉了 他们,是我们发的信息挑拨离间。
    柳智慧看着书,翻着翻着,注意力更加集中在看书上。
    嗯?
    不理我?
    我靠近看看,她看的是一本书,轮船的建造与维修技术。
    这?
    这是人看的书?
    哦不对,应该说,这踏马是她这种人该看的书?
    我问道:“你现在那么无聊了,没得东西研究了,研究这个。”
    她说道:“好玩。”
    我说道:“那干嘛不研究一些高精尖端科技,像是计算机什么的,反正你脑子好使。”
    她说道:“那些太枯燥。”
    我说道:“可能你看了,会觉得很有趣。”
    她说道:“那些不好玩。”
    我说道:“好吧,什么时候制造火箭,上天的时候带一带我,挺想去外太空看看地球,看看风景旅旅游。回不回得来的无所谓,主要是为了看看风景。”
    她说道:“可以啊。”
    我问道:“真的假的啊,别信口开扯。”
    她说道:“只要你给我足够的金钱,我就能给你做出来。”
    我问道:“那要多少钱嘛。”
    她说道:“一般来说,发射卫星的火箭造价大概三四个亿以上,然后不加上基座等方面的价格。”
    我说道:“哦你让我直接去死算了。”
    她说道:“钱呢?”
    我说道:“动不动几个亿的,谁有啊。再说了,这不是拿钱去乱砸啊,要不你干脆好好学习,考进去这些相关部门当个特殊人才,满足你造火箭的愿望。”
    她说道:“造出来了,我也就腻了,没意思。”
    我问道:“那什么有意思。”
    她说道:“什么都没意思。”
    我说道:“好吧,那我们现在说正事可以吗。”
    她说道:“你说。”
    我说道:“刚才我不已经和你说了吗。”
    她说道:“那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吗?”
    我说道:“你那时候说什么。”
    她说道:“你自己回忆,这还要问回我?”
    我说道:“你说等觉辛甘部下那边的人反应过来,然后再做出反应。”
    她问道:“是,然后他们那边怎么说。”
    我说道:“那边没说。”
    她说道:“那那边没说,你急什么急。”
    我说道:“我肯定急啊,我担心觉辛甘部下和杨志刚和好啊对付我们。”
    她说道:“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一旦有了决裂,很难回到曾经,特别是他们那种为了利益而捆在一起的人,一旦出现感情裂痕,就会互相猜忌,将猜疑猜忌放大到最大最害怕承担的那种恐惧那种 巨大,再想让他们回到当初,基本不可能。还有,本身他们就不是很 相信对方,他们的利益基础根本不牢固,出现了裂痕,就不可能修补。”
    我说道:“听你这么说,好像是真的很有道理,那现在还是坐等他们那边回复吗。”
    她说道:“是,听听觉辛甘那边的人到底想怎样。”
    我问道:“那你不是知道人心想什么吗,你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是吗。”
    她说道:“人心也是会变的,你当时曾经说过,只和我结婚爱我一个的。”
    我说道:“靠,那是违心的话,你都要跳海自杀了,我能不这样吗。”
    她说道:“那你说,是我逼着你这么做这么说这么发誓的了。”
    我说道:“是被逼的亲,我怕你死,不过如果我不这样做,你真的会死的话,我只能这么做。”
    她问道:“那你会幸福吗。”
    我说道:“幸福。”
    她问道:“好,那以后这样好了。”
    我说道:“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