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能仙医 > 第九百三十章 躺下!
    在唐锐推测之中,色.欲本该出现在尹无相的收徒仪式上,而非是这个时刻这个地点。
    是自己的布局出了什么变故吗?
    而他不知道,这时的色.欲亦是呆立当场。
    除了面对强大时本能生出的恐慌感,更多的还是一种尴尬。
    一看到唐锐,她便情不自已想起嫉妒要求自己做的事情。
    尽管这一路做了不少心里建设,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她还是感觉别扭。
    目光不由低垂下来,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
    等她努力去调整呼吸,勇敢的抬起视线,却发现不远处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唐锐人呢!
    色.欲脸色猛然一滞,紧跟着,就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
    “既然来了,要进去喝一杯吗?”
    顷刻间,唐锐竟闪身到她的身后,封堵住她可以退后的路线。
    冷汗一下就滴落下来,色.欲强作镇定,红唇张启:“你的正宫娘娘就在里面,邀我进去,就不怕她吃醋吗?”
    “你是怕她吃醋,还是害怕……”
    唐锐笑了笑,停顿一刻,“这里面是一场鸿门宴?”
    本就紧张的情绪,顿时更绷如弓弦,色.欲咬住贝齿开口:“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不是想知道洗灵泉的事情吗,跟我来,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唐锐瞳孔一眯。
    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是这女人搞了什么陷阱,然后来请君入瓮?
    若是后者,这大张旗鼓的样子也太低级了吧!
    “怎么,咱们的唐四公子该不会不敢吧?”
    发觉身后静默下来,色.欲挑了挑黛眉,继续刺激。
    果然,唐锐当即就答应下来。
    “好,前面带路。”
    以唐锐在棒.子国内掌握的资源,他并不觉得这女人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既如此,不妨去看看她葫芦卖的什么药。
    一刻钟之后,唐锐随色.欲一起,来到了一处公寓楼前。
    “你就住这里?”
    唐锐微微皱眉,这公寓和樱花之窗仅仅相隔一条长街,而冷如墨提供的情报中,从未出现过这个地方。
    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色.欲了。
    公寓大门装有面部识别装置,而色.欲租下这里时,显然不是用的这张本来面目。
    只见她从手包取出一层胶状面具,往脸上这样一糊,便轻而易举变换成另一张面孔。
    比起小容,这女人的易容术更加的出神入化。
    滴。
    大门开启,色.欲带他进入到一座精心装饰的房间,冷峻的黑白色调,一尘不染的地面和墙壁,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烟火气。
    可是,那张浓重北欧风格的真皮沙发上方,挂了一张身段妖娆的美女写真,那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在冰冷的房间内,平添了一抹欲望的味道。
    “喜欢吗?”
    注意到唐锐目光,色.欲笑着开口,“这是我最出色的一个部下,在这世上,就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
    唐锐淡然一笑,说道:“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不是她来对付我?”
    “……”
    这话太一针见血,狠狠噎了色.欲一下。
    片刻,她才恢复神采,美眸闪动:“四公子身边美女如云,我这部下再好,怕是也入不了四公子的眼,所以就由我亲自出马了呗。”
    话音落下,她身子一软,直接贴在了唐锐怀中,口中亦是吐气如兰,迷惑着唐锐心智。
    尽管她仍是完璧之身,但这一身魅骨天成,魅力绽放而出,能让整个天地都失去颜色,她相信,只要自己铁下心来勾引,唐锐必然如鱼上钩,流连忘返。
    什么洗灵泉,什么唐门任务,都不会那么重要了。
    “那你应该庆幸,唐门这边派出来的人是我。”
    面对这软玉生香,唐锐目光中并无太多波澜,而是平静开口,“不然换做其他人,便不会答应小容的请求了。”
    “你说什么!”
    声调一扬,同时也明显感觉到色.欲的身子僵住了。
    只见她直起身子,目光凝重的看向唐锐:“你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名字!”
    “小容一直在为唐门工作,这你应该知道吧?”
    唐锐耸耸肩膀,“来这里之前,她曾拜托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你脱离黑羽林组织,若做不到,至少要留下你的性命。”
    色.欲神色有些复杂,突然一咬牙,换做了一副不屑之色:“她是我门中叛徒,我的命运如何,用不着她来操心。”
    闻言,唐锐却只是淡然一笑。
    “有什么好笑的。”
    “我以为黑羽林成员,都是些冷血动物,想不到你还有几分温度,至少对自己的同门师妹,还是会有所关心的。”
    “放心吧,不论你和小容有过多少联系,我都不怀疑她对唐门的忠诚,但这不代表唐门其他人,也跟我抱有同样的想法。”
    “究竟是继续为黑羽林卖命,还是听小容劝说,脱离组织,你自己来考虑吧。”
    唐锐话音抛落,把色.欲独自留下,自己则是在房间随意踱步起来。
    进入的第一眼,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但不代表这里就绝对安全。
    他用小容来牵扯色.欲注意力,自己则对这里有一个全方位的观察。
    突然的,唐锐眉头锁紧。
    这公寓的对面,亦是一座繁华楼宇,而其中的一扇橱窗,似乎有双眼睛正凝视着这里。
    相隔太远,唐锐也无法百分百的确定,但他相信自己那一瞬间的第六感。
    那双眼睛背后,是浓如实质的杀意。
    正此时,色.欲的声音又重新响起。
    “我很感激你对小容的信任,但是……”
    “躺下。”
    不等她说完,唐锐便转过身,粗鲁的扑了上去。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靠,那张蓬蓬松松的沙发,顷刻便挤压变形,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色.欲面容唰一下变得通红,目光更偏向旁边,不敢直视唐锐的眼睛。
    “你,你想干嘛?”
    “黑羽林除了派你出来,还派了其他人吧!”
    唐锐声音低沉,“那人正在对面大楼监视我们,或者说,是在监视着你!”
    色.欲在黑羽林的地位并不算低,按理来说,她行为做事都不会有人窥视,除非……
    在某种程度上,她已经失去了黑羽林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