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帝国星穹 > 九一、故人重逢
    白起庙。
    董辅跪在草丛之中,因为已经是冬季的缘故,草丛上霜尚未化,他觉得两膝冰冷刺骨。
    比两膝更冷的是他的心。
    董辅对赵和并不是一无所知。
    当初在北军之中时,他们是大将军曹猛的亲信,因此多次从曹猛口中听到他对赵和的评价。曹猛对赵和的评价一直很高,甚至多次流露出若自己生子如同赵和一般,那此生就没有遗憾之意。董辅也分析过赵和行事的风格,总的来说,赵和还算是讲究信义的——他做过最卑鄙的事情,不过是给嬴祝栽赃,让他背上不孝和蒸上的罪名而被废黜。但嬴祝与赵和彼时的矛盾极深,因为王夫子的死而不可调和,董辅自觉自己与赵和并没有这样的深仇大怨,故此,这次来白起庙时,他还是颇有信心安全回去的。
    他带站五百人来防的不是赵和,而是刘遇会做什么动作。
    “我不服,我不服!”在连番叫骂之后,董辅冷静了一些,开始寻思如何脱身。
    “哦,你还有何不服?”
    说话的不是赵和而是马定,他睨视着董辅问道。
    “我受邀而来,你们将我抓起,这是无信!我无罪而被缚,这是无义!赵都护欲横行天下,无信无义如何能服人?”董辅拼了老命搜肠刮肚,找到了自己的理由。
    “我昨日为使,你还记得我昨日对你说的话么?”马定冷笑起来,“昨日我说得很清楚,让你与郑恪一起来白起庙,在都护面前请罪——你是来请罪的,既然是请罪,如何能不跪下受缚?”
    “至于无罪受缚……呵呵,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马定说到此处,也不禁咬牙切齿,“莫说关中,仅武威一地,你纵兵截掠,死数的无辜百姓便有数千人之众——还有不知多少户人家、多少处村落,被你整个屠平,以至于无法计入其中!”
    董辅梗起脖子:“那不是我做的,那是马跃军所为,我是朝廷命官,如何会做残民之举?”
    “呵呵,我兄长虽是有些糊涂,但残民害民之事上,他早就得了大都护的警告,他可没有你这样的胆子!”马定气急反笑,这厮还想着将马跃也拉下水来,难怪大都护如此厌恶其人。
    “我不服,便是军中有不法之徒祸害百姓,那也不是我的本意……”董辅兀自叫嚷,就在这时,他瞄到赵和身影从庙里走了出来。
    他微微一愕,因为赵和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小跑着出来。
    而且看他神情模样,相当急切,仿佛是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董辅忙叫道:“赵都护,赵侯,赵公!四方纷乱正值用人之时,赵公为何要不分青白而杀英雄?”
    赵和本来急着往外跑的,听到他这话,脚下微微一缓,侧脸望了他一眼:“英雄?就你?”
    只说了这四个字,赵和又继续向前,步子跑得更快了些。
    马定也有些好奇,不知为何赵和会露出如此失态之色。
    赵和来到白起庙,庙外自然是有守卫的,他快步跑到守卫圈外,远远瞧见人影,当即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萧大夫,真是你!”
    在外边等着赵和的,正是萧由。
    他方才来到白起庙旁自报姓名求见赵和,此时见赵和如此急匆匆跑了来,脸上不禁也浮起了笑。
    “正是我。”
    话才说完,赵和就已经跑到他身前,毫不见外地将他一把揽住:“好你个萧大夫,丢下我不管,自个儿去哪里逍遥自在了?”
    他这般兴奋欢喜,让萧由心底也生出一股暖意。
    “说来话长了……”
    “没事,我今日正好有时间听。”
    “我却没有时间说。”萧由苦笑了一下,挣脱赵和的手,开始仔细打量他。
    与七八年前在齐郡分别时相比,如今的赵和个子长高了许多,身体也强壮起来,从他胳膊上传来的力量非常大,让萧由都险些无法挣脱。
    留了两撇八字胡,这让赵和显得老成一些,不过须发都收拾得很干净,没有一丝零乱。
    “萧大夫,快说啊。”赵和见萧由只是观察自己,忍不住催促道。
    “长话短说,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追踪江充。”萧由沉声道。
    赵和眉头猛然一扬。
    久别重逢的喜悦稍稍淡去了一些,赵和回过神,退后了两步。
    他这个动作让萧由愣了,不由自主停下了话语。
    然后便看到赵和拱手长揖:“见过师兄!”
    萧由稍稍意外,旋即明白过来,大喜道:“你见过张师了?”
    “在大宛见到了张师,知道萧大夫原来是张师与其余五位老师的弟子。”赵和道。
    当年张衡发起五贤之会,那五位或受过太子恩惠或将被张衡说服的大贤,除了决意先入后铜宫教导、保护赵和之外,另外还收了一位弟子,便是萧由。
    这是他们的两手准备,张衡离开咸阳之后,更是将萧由留在咸阳。他交给萧由的任务,便是追踪江充,直到将这个假死之人找出来除去。
    为此萧由成为咸阳成的一名小吏,将咸阳城的户籍都翻得滚瓜烂熟,只不过江充假死脱身之后一直藏得非常好,直到赵和出了铜宫,萧由才从蛛丝马迹之中嗅到了江充的气味。
    “张师身体可好?可曾与你一起回中原?”萧由又问道。
    张衡年迈,原本萧由以为他已经老死于异乡,却不曾想张衡仍然活着,而且赵和也真的找到了他。
    “尚可,不过张师执意还要西行,所以没有回中原——说起来,我与张师在大宛相见时,还见到了江充,他已经被杀了。”赵和长长吁了口气,笑着道:“萧师兄,你不必再去追索此人了。”
    萧由面上却露出古怪之色。
    他说道:“你确定死的是江充?”
    “彼时张师也在场,张师确认那人是江充——怎么?”赵和意识到不对了。
    “若张师确认过,那死者确实是江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江充不只一个!”萧由猛然用手抚额:“我早该想到的,江充……江充不只一个!”
    “什么意思,还有别的江充?”赵和愣了。
    “当年我随你一起去齐郡,就是因为从公孙凉那里隐约找到了江充的线索。我去齐郡之后果然有所收获,便弃官而去。找来找去,却不曾想那个江充——我一直在追的江充,不是死于你手的那个,竟然早就潜回咸阳城,以道士身份在煽风点火……”
    赵和霍然扬眉:“白云观的卞道人?”
    “正是,你也遇上他了?”萧由又一次抚额道。
    “呵呵……”赵和低笑了两声。
    他何只与白云观的卞道人遇上过,他还与陈殇一起专门跑到白云观云找过此人的麻烦!
    “此人有时自称卞道人,有时自称孙道人……总之以道士名义或潜居咸阳,周游于权贵之门,或云游天下,奔走于草莽之中。他应该与被你杀死的江充关系密切,两人共用江充的身份……啊呀,这些话以后再说,阿和,我此次来是向你求助。”萧由说到这里,猛然想起如今不是讲这些话的时候,当即正色道:“这卞道人前几日在函谷道中见过天子,据我所知,他似乎意欲对天子不利!”
    “对天子……不利?”
    “我注意到他隐身于郑恪军中,因此猜想,他可能会借助郑恪之力,图谋天子。”萧由解释道。
    对于萧由的判断,赵和并没有怀疑。
    他知道萧由心思缜密,而且很擅长玩弄这些阴谋诡计。
    “他真正想不利的是我。”稍一思忖,赵和就明白过来,他回过头,厉声喝道:“传令,全军预备,马定人呢!”
    他随行之众虽然不算多,但也有千骑,在他一声令下之后,这千骑顿时行动起来。原本在审问董辅的马定,让人将董辅缚在马上之后,便迅速来到赵和身边:“大都护!”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萧由一眼,心中有些好奇,不知此人带来了什么消息,让原本镇定的赵和突然紧张起来。
    “刘遇对嬴吉极是忠心,若是嬴吉出事,刘遇定然会认定是我做的。”赵和已经翻身上马,他看了马定一眼:“你带人先出发,循迹去追天子,若途中遇上,就将他再请回白起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尽量保护天子周全!”
    马定二话不说,行礼便带着两百骑奔出。
    萧由看着马定背影,又看了看已经出现在赵和身边的解羽、应恨二人,不由得赞道:“几年不见,阿和身边已经是人才济济了。”
    “武有余而文不足,正等着师兄来助我。”赵和道。
    也有人给萧由送来一匹马,他上马之后道:“要我助你……阿和你莫非也有志于天下?”
    “天予不取,反受其殃,何况如今天下局势,我有能力收拾,怎能因为一些虚名与假仁假义而推辞,令百姓困顿于战乱之中?”
    萧由捋了一下胡须,淡淡笑了起来。
    当初的那个沉默的少年,果然已经成长为一个纠纠男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