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葬回忆录 > 第一千两百零十三章
    这看得我真的有点不明不白,我以为这上面会写一点关于这个村子的起源和一些发展历程故事呢,可是这东西真把我给看得一头雾水,但同时也引发了我的一阵思考,这种石墙壁画,一般都是一个村子的门面招牌,应该不至于在这上面写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吧?
    而且在把这东西细细一读的话,好像这里面确实还夹杂着一点引人深思的含义,这几句话好像是有点讽刺着什么的味道在,可是起来实在有点吃力,又给人一种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觉g。
    算了,管它是什么,就算这上面是记载了一大堆人生道理,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也早已被埋在时间的轮回中消逝了。
    可就在我想要放弃石碑上的兴趣时,我脑海里又猛的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
    不对!这东西怎么怪怪的…我的神色一下子阴了下来,两眼双眉紧皱的再次望向了石碑上的文字。
    文字的内容并没有吸引我,但它上面的字体却令莫名的不寒而栗。
    不对劲,旁边的那些字画全都已经模糊不堪了,为什么偏偏这一篇文章不但清晰可见,就连上面的墨迹也很都亮丽如新。
    这绝对新鲜亮丽的色泽,绝不可能是经历了时间洗礼后该有的那种,而且当我在更进一步的观察后,我发现不光是这些字体的颜色崭新亮丽,而且这一块的墙体粉刷也要格外的白很多。
    这一点发现,给我增添了几分我失去的信心,这么说的话,在近期这段时间里,还曾有人出现过这里,否则这副字画总不可能是空降于此的神来之笔吧。
    于是我就更加加快脚步的往前面那中间断口进入处走去了,而果不其然的,当我在越来越靠近那里的时候,我身旁的这块石碑也是变得越来越干净洁白,就连地上的杂草也要除得干净许多。
    当我站到那里时,我又有点惊讶停下脚步仰头望向了那里,然后在凝望的时候,一边默念道:“峙!岭!山!庄!”在这两堵围墙的中间有一个断口处,而在断口的正上方,有一个用水泥雕刻撰写的石头牌匾,而上面所写的正是这四个大字。
    可是当我在走了近十几分钟后,仍还没走到尽头时,我的心里突然间又萌生起了一股莫名的毛骨悚然感觉。
    耳边这种无声的寂静氛围,也让我感觉有点变味了,感觉全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我孤独的一个人。
    也在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的发现,这个地方虽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之地,可是怎么连一点动物的声音都没有,就连最常见的鸟叫声都听不到。
    而且这种潮湿的地方,是最容易滋养蚊虫鼠蚁的,可这里怎么会连一只昆虫都没有,反常的一点,让我提起了警觉,这又违大自然的定律,这里的环境连那些生命力顽强的小昆虫都生存不了,我也只能推测出,这个地方的气候环境已经连那种无处不在的小生命都不适合生存了。
    可这里的空气呼吸起来明明是很清新舒适的啊,两者之间的推论似乎又变得有点矛盾,一时间我也猜摸不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眼前我也只能碰碰这条路的运气了,总比再调头回去去那片深不可测的草丛中好吧。
    于是在思量一番后,我又继续硬着头皮沿着楼梯往下走去了,而我平静的心,也开始逐渐惊起了波澜,想要急切的找户人家出来让自己心安。
    可没想到,房子没给我找到,但跟刚刚上面一样的石墙倒是又给我发现了一块,它很不协调的矗立在石阶的左手边,不过这一块的规模倒是很小,而且样式也好像有点变化,一眼望去最为明显的就是它那石块上左右两边的雕刻饰品,在两端的边缘处,各自雕刻了一个看上去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头。
    而且看它艳丽的颜色和石墙上丝毫没有遭到破坏的迹象,看来也应该是刚修建不久,这一幕无疑又使原本已经失去信心的我,再一次受到了鼓舞,同时我也想看看这块石碑上所记载的是什么内容。
    在距离不远处时,我也先轻瞄一眼的看了一个大概,这块崭新的石墙上所描绘的不是那些佳节动画图案,而是跟我刚刚所看到的那一块相同,上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不会又是无厘头的废话吧?如果是这个,我真会有点无语,相比那种东西,我更期望是记载了关于这个村子的历史,可愿望虽好,但事实却总是令人失望的,当我满怀期待的朝那里走过去时,石碑上所写着的东西,果然还是那些乱糟糟看又看不懂无聊故事。
    “季节变更,蚁群们和往年一样,各自忙碌的准备着冬眠食物,保持平凡心态的蚁群们一次搬运少量的食物,随着来回次数越多,食物也就这样越积累越多。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像人类贪婪的欲望一样,那些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暴蚁们,不但毫不作为的把时间白白浪费在蚁穴中中,更是以去抢夺其他蚁群食物为生,可往往过度的贪婪,正是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的祸根。
    一只贪心的暴蚁将它所抢来的食物像滚雪球一样,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以它的体积而言,那简直就如同天上遥不可及和巨大无比的太阳,当食物搬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无法进洞。
    因巨大的食物挡住了洞口,而它又不肯将食物分享给其他同伴,导致后面其他蚁群的食物也无法运进蚁洞内储存,这只贪心的暴蚁最终被同伴排挤。
    而它的愤怒从内心爆发,瞬间成为暴走状态,仿佛像杀红眼的恶魔,虎视群蚁,虽有强大的气势和力量,然而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它就被群蚁剿灭屠杀了,而群蚁们则分刮和搬开了堵住洞口的巨大食物,恢复正常秩序后,每只蚂蚁搬运一小块送入洞内储藏,做好冬眠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