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 第一千零一章 照片
    郭湘回到家,顾振南已经去上班。
    应该不是去上班,是去石油部了,好像最近又有什么事儿,他这几天都去石油部开会。
    两个小团子也去上学了,郭湘用热水又洗了把脸,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中午张婶才过来叫她吃饭。
    顾振南也没回来,应该是那边有饭吃。
    一直到吃了晚饭,顾振南也没回来。
    郭湘觉得很奇怪,石油部有什么事儿要谈几天,晚上也不放过?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以前顾振南除了出差,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
    郭湘打顾振南的大哥大又没人接,王滨又没有配大哥大,郭湘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
    一直等到快下半夜,顾振南也没有回来,郭湘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过来,郭湘刚出房门,顾振南匆匆赶了回来。
    “湘湘……”顾振南叫了一句。
    “你昨晚上哪里去了,不回家怎么也不说一声?”郭湘问道。
    “嫂子,都怪我。”后面的王滨连忙上前,“昨天顾总喝醉了,我怕您生气,就在外面给他开了间房。我不知道他必须回家的,怪我。”
    “喝醉了?”郭湘上前闻了闻顾振南身上,果然有一股酒味,“就你那一杯倒的酒量也敢喝酒?”
    “我……,实在是有些领导的酒推不掉……”顾振南脸上有些悻悻的,“以后不会了。”
    之前在油田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喝醉了,还是俞秀秀和李春把他送回家的,那次他就跟郭湘保证以后不喝酒了,想不到自己食言了,他有点不敢面对郭湘。
    “没事儿就好,知道自己不能喝就不要喝。干脆下次我给你带点药,就说生病了,不能喝酒。”郭湘说道。
    “这方法好。”王滨笑道,“不过也是有些领导实在太会劝酒了,说不喝不给面子,顾总推不掉。”
    郭湘点头,她明白,有些应酬是免不了的,“那我先去洗漱了,我让张婶给你煮点醒酒汤。”
    “我和你一起!”顾振南连忙说道。
    王滨抿嘴笑,郭湘脸一红,“一身酒气,你先去洗个澡。”
    “好!”顾振南见郭湘没有生气才放下心来。
    “那我先去外面等。”王滨说道。
    “不用了,今天没事儿,我在家休息,你先回公司吧。”顾振南说道。
    “好!”王滨点头走出院子。
    顾振南洗完澡刷了牙,身上的酒味也就没有了。
    大家出来吃早餐,张婶煮了点酸汤给顾振南醒酒。
    郭湘问,“石油部那边又有什么重要事儿,开几天会了?”
    “嗯,北疆那边发现新油田,不过这次我没有参与。沙特那边的油田够我们开采好多年了,再把国内的包揽了,还不知会引起多少人嫉妒。”顾振南说道。
    郭湘点头,是没必要,现在顾振南的财富已经不可估量,不能太高调了。
    “那你在家休息,我要上班了。”郭湘说道。
    “嗯。”顾振南点头。
    郭湘上班,去查房,正好去看看成泓杰。
    成泓杰气色比昨天好一点,郭湘检查了一下,还比较稳定。
    “今天感觉怎么样?”郭湘问。
    “挺好,比昨天好。”成泓杰说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那可没那么快,你做了开颅手术,脑袋可不是开玩笑的,要谨慎,半个月到一个月是免不了的。也要少动脑筋,以免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郭湘说道。
    成泓杰苦笑,“主要在医院太无聊了,天天只能躺床上。”
    “没事儿你就庆幸吧,还想怎么样,伤得那么重。”郭湘扬扬眉。
    成泓杰笑,不知怎么一和郭湘说话就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付佩文提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看见郭湘和成泓杰有说有笑,脸一下沉了下去。
    郭湘看看她,没吭声,装作没看见看边上的仪器。
    付佩文朝成泓杰勉强笑了一下,“泓杰,你怎么样了?”
    “死不了。”成泓杰的脸一下冷了下来。
    付佩文有点尴尬,“那天……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那样还不是故意?那你要我死才是故意吗?”成泓杰一下火了。
    “那我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我也是一心情急……”付佩文辩解。
    “没想到?我在开车的时候你来抢我的方向盘你会没想到?你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成泓杰真是要气死了,做错了还在找借口。
    “别动气,小心你的伤。”郭湘提醒一句,这个时候最忌生气,动作再一大脑中再受伤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知道,你不就是看上了她,嫌弃我吗?”付佩文冷笑,“说什么不合适,全是借口。我爸还让我来道歉,我巴不得你死了才好!”
    “你!”成泓杰气得脸色涨红,“你给我滚!”
    “我还不稀罕呢!”付佩文哼一声,丢下手中的果篮,朝郭湘瞟了一眼,等着瞧!
    郭湘见成泓杰情绪激动忙按住他的肩,“小心点,别激动,注意你的伤!”
    成泓杰苦笑,“原来还以为我和她能走到一起,想不到她是那样的人。”
    “现在知道也不晚,若是结婚后才发现那才真要后悔。”郭湘说道,抓起成泓杰的手,针灸针不在身边,用圆珠笔在他手掌的劳宫穴上按压,“不能动气,我给你消消气。”
    成泓杰看着这样的郭湘,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
    外面付佩文躲在窗户外,看到里面的情景,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第二天,顾振南去上班,王滨把这两天收到的信件送到他的桌上。
    顾振南扫了一眼过去,发现有一封本市的信件,没有署名,不由拿了起来。
    刚拆开信封,一叠照片掉了出来。
    顾振南捡起一看,照片上是媳妇,里面还有另一个男人,是成泓杰。
    看衣服应该是那天晚上的宴会,两人有说有笑,后来还一起跳了舞,很亲密。
    顾振南从来不知道原来媳妇还会跳舞。
    还是这种舞,两个人搂抱在一起,都快贴上了。
    媳妇穿的还是抹胸裙,比较暴露,成泓杰一手扶在她的腰上,一手握着她的手,那么近。
    还有一张,郭湘趴在桌上睡,边上就是睡着的成泓杰。
    最后一张,郭湘抓着成泓杰的手,两人面带微笑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