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一世剑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能够跨境杀敌的刀术
    翻涌的雪雾尽散。
    斩出去的剑也在半路戛然而止。
    朱扒酒瞪着眼睛,很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里那分明斩出去,却依旧有着很远距离的剑崩碎开来,剑的碎片坠落,掉入雪地里,再也找不见踪影。
    他握着一把没有了剑身的剑柄,浑身有些瑟瑟发抖。
    剑修本身就是在同境里堪称无敌的存在,何况这名剑修叫做萧知南。
    且不说朱扒酒的实力在四境巅峰里也没有值得说道的地方,面对距离五境门槛只差临门一脚的萧知南,他们双方之间的差距,绝对是相当明显的。
    萧知南的神情依然很平静,声音里也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我说过,你没有让我出剑的资格,便也没有资格跟我讲道理,何必自取其辱。”
    朱扒酒望着他,心里极其复杂,轻声说道:“你是离宫剑院的三先生?”
    在他看来能够拥有这般修为境界的女剑修,在姜国境内应该只有离宫剑院那位存在感很低的三先生了,若非他是小南天门的掌教,甚至可能不会知道三先生的存在。
    萧知南说道:“我是琅嬛剑庐的萧知南。”
    朱扒酒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说道:“你我同是燕人,为何却帮那姜国的剑修毁我南天门?!”
    萧知南淡淡说道:“你我都是燕人不假,但道宫蛮横,掌控着燕国朝堂,让得燕国皇帝陛下如同傀儡,我是燕人,不是道宫里的人,何必在意你们?”
    朱扒酒恨声说道:“那是燕国皇帝陛下尊崇我道宫,道宫又何曾干预过皇帝陛下在燕国的权命?你明知燕国意图攻入姜国,摆脱那天气严寒地域带来的困苦,却吃里扒外,联合姜国剑修跟道宫作对,若是被剑主知晓,也定然对你严惩不饶!”
    萧知南不以为意的说道:“那是因为皇帝陛下很听话,只要是道宫传达的意思,他都会尽心去完成,若是皇帝陛下生出别的心思,道宫自当第一时间换一个新皇帝。”
    “我小时候便曾见到过,因宫里某位皇子冲撞了道宫里的修行者,便被当街斩杀,很多人都看在眼里,但皇帝陛下却还要忍着丧子之痛,怒斥那名皇子不懂事,死有余辜。”
    “道宫身在山海清幽,高高在上,燕国表面上是燕国,其实就算说是道宫也不为过,燕国地寒,环境很差,百姓生活本就很苦,每日里还要谨言慎行,因为道宫的眼睛无处不在。”
    “你们打着道门正统的身份,自诩为道天神剑,却是自私自利,跟同样是道门正统的悬海观相比,你们道宫又为天下做过什么?”
    朱扒酒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山海清幽的存在极其神圣,但道宫在世间的口碑的确很差,只是因为道宫太过强大,世人才不敢有半点不敬,但以道宫意志为傲的朱扒酒又怎会承认这种事情。
    他满是怨怼的看着萧知南,恨声说道:“你简直是强词夺理!身为燕人,却对道宫不敬,我有权将你诛杀,就算是闹到剑主那里,也是你们剑庐理亏!”
    萧知南冷笑道:“你还真是没长脑子啊,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哪来的自信敢说要杀我?”
    她显然也被朱扒酒惹出了些火气,一个连让她出剑的资格都没有的家伙,这番话就显得相当可笑。
    朱扒酒羞恼地看着萧知南,他虽是放出狠话,但也是头脑发热,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番话很可笑,因为他根本就打不过萧知南,甚至连让萧知南认真起来的本事都没有,又何谈杀她?
    可身为小南天门掌教的尊严让他不愿意去承认,也算是自己把自己赶鸭子上架,虽然手里已经无剑,但他还是愤然一掌拍了过去。
    萧知南很是轻描淡写的挥手甩出左手里的剑鞘,啪地一声砸中朱扒酒的胸膛,令其闷哼一声,直接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身子也跌下石阶,滚入雪地里,不见了踪迹。
    山脚下被小南天门众弟子纠缠着的李梦舟颇显得狼狈,有着十数名四境修士,数十名三境里的修士,是完全有实力把李梦舟虐死的,他也只是仗着剑修的身份和相对强悍的体魄才能支撑着暂时不败。
    而随着朱扒酒被萧知南打落石阶的一幕被某些人注意到,他们当即便对萧知南怒目而视,分出一部分人朝着处在半山腰上的萧知南涌去。
    倒不是他们不懂得恐惧,而是同掌教朱扒酒一般,往常欺辱人惯了,面对谁都是对他们乖乖受教的模样,让得小南天门的弟子都有些认不清自己,虽然明知萧知南能打赢掌教,肯定是极其厉害的人物,但依旧是前仆后继的冲上去。
    终归是没有得到真实的教训,且又在李梦舟身上找到了更多的优越感,他们没有觉得自己会打不赢,这显然是很大的错觉。
    虽然不清楚这些小南天门的弟子心里都是怎么看待他的,但是有着不少四境包括三境弟子分出去,也让得李梦舟及时的松了口气,当即便开始全力反击。
    小南天门里除了掌教朱扒酒外,没有人能够单打独斗赢过李梦舟,但抵不住他们所有人一起上,李梦舟终究没有强到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小南天门的地步,而就算有部分人朝着萧知南奔去,李梦舟想要最快结束战斗也是不容易的。
    他果断将惊蛰刀拔了出来。
    若论杀伤力惊人的招数,除了在三尺之间的距离出剑外,便只有《浮生烬》这门刀术能够作为李梦舟的绝招。
    这是一门能够跨境杀敌的刀术!
    但副作用也是很明显,轻则精神萎靡,重则当场便昏死过去,若是在生死对决的战场里,只要没能把所有对手都解决掉,他一旦昏死过去,就只能任人宰杀了。
    而如果能够保持在不需要昏死过去的程度,这门刀术便也同时不具备了能够跨境杀敌的伤害,但打伤甚至重伤对手的可能性依旧是有的。
    何况这些小南天门的弟子里面,最强者也只是跟李梦舟同境,就算不用全力斩出《浮生烬》,也足够破除此刻的困局了。
    小南天门的众弟子也显然未曾想到明明李梦舟是一个剑修,却莫名使起刀来,仅仅是愣神的刹那间,李梦舟那惊蛰一刀已经是蓄势待发,挟裹着咆哮之音,崩山裂地之势,将得众小南天门弟子全部席卷了进去。
    轰隆隆地巨响在小南天门山脚下乍现。
    可谓山摇地动。
    四境以下的修行者直接在这一刀下殒命,为数不多的四境修士也是重伤喷血,萎靡在地,他们挣扎着想要起身未果,眼眸里终于有了名为恐惧地色彩。
    这一刀的威势绝对不是李梦舟这种修为能够斩击出来的。
    让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一名剑修何故能够斩出这样的一门刀术?
    他究竟是剑修还是刀修?
    《浮生烬》是赵无极以武夫之身在追寻修行道路的过程里自创的一门刀术,虽然就连李梦舟也没办法解释赵无极如何能够站在修行世界之外,却创出能够斩杀修行者的刀术,这只能证明赵无极的确是天赋异禀。
    他只是在修行的天赋上有所欠缺,并不能否认赵无极的可怕之处。
    李梦舟手持惊蛰,杵在地上,虽然没有拼尽全力来斩出这一刀,但他仍有片刻的晕眩感,只是少许时间便恢复过来,他抬眸望向半山腰,那些奔向萧知南的小南天门弟子都被其一一丢了下来,整个山脚在此刻变得尤为寂静。
    只有风雪声在呼呼作响。
    山上殿宇里还有数百小南天门的弟子,但基本上都是三境以下的修士,山下战场惨烈,都被他们看在眼里,就算心里再是恼怒,此时也根本不敢冒头。
    李梦舟认真思考了片刻,心里总觉得作为道宫南天门附属的小南天门不应该只有这点实力。
    纵使在姜国境内的小天门情况特殊,但只有朱扒酒一名四境巅峰修士,连四境上品的修士都看不到,貌似是很不正常的。
    他望着面前不远处仍在挣扎的几名四境修士,神情肃穆的说道:“虽然道宫因书院的缘故,没办法派遣强大的修行者来到姜国,但你们小南天门在坻水郡也是仅次于蒹葭苑的存在,除了你们掌教朱扒酒之外,居然再没有上境修士?”
    距离李梦舟最近的四境修士虽然眼眸里尽是恐惧,但仍旧装作恶狠狠地盯着他,闻听此言,也不搭茬,反而扭过头去。
    李梦舟蹲下身子,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知道就算是附属的小天门,也都有四境巅峰的大修士坐镇,而且不止一个,纵使有梨花书院制衡着,导致道宫的天门圣殿不能在姜国扎根,可天门毕竟是天门,只有朱扒酒一个四境巅峰修士也就罢了,可四境修士总计也就只有十几个,甚至都是在下境,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其实主要还是在于这件事情结束的太轻松,让得李梦舟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本来在破落巷时,他都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结果事实跟他所想的差距颇大。
    就好像是憋着要去出恭,在快要憋不出时,终于找到茅房,却又没了感觉,但肚子却是依旧在痛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