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是崇祯四皇子 > 第一百八十章 以心换心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战场真的是残酷的,来的时候整整六百壮士,归去的时候,却是少了六十二人,而且大部分人身上都是带伤。
    “尊上,要不我背着吧!”
    周民那日也受了箭伤,只是经过一日一夜的休息,却是完全恢复了状态。
    众人骑着马返回盐山县的途中,却见有的人身上背了一个竹筒,不知是何物。
    周民说着打马上前,看着朱慈炤背上的那个竹筒道。
    “无妨,你背上的箭伤未完全好了,虽然你身子骨健硕,但不可不多加小心!”
    朱慈炤听此,却是摆了摆手拒绝了。
    从盐山县出行了这几日,朱慈炤多在谋划和赶路,身上却是没了那份富家公子的白嫩,多了一分粗糙中的成熟。
    朱慈炤若是饮马时在河边仔细照照自己,便会发现,自己下巴上已是有胡须冒了出来。
    虽然只是嫩黄色,可是十三岁的年龄,在古时,多有人已是成家。
    而朱慈炤不知是心理的关系,还是身体的原因,年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上那么两三岁。
    或许是自己这个灵魂进入到这具身体,催化的关系吧!
    “尊上......”
    周民口中一时哽咽。
    他不知别人听闻过没有,但是他是第一次听闻,堂堂的一个王爷愿意背着一个丘八的骨灰的。
    朱慈炤看着眼中有亮光的周民,似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胳膊,道:“你无需如此,我既和你们出来,又和你们上了战场,自是知道这其中的不易,你们是为大明、为我而死,我背着英烈回家,却是我心甘情愿!”
    “尊上!”周民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硬生生止住的泪水,哭了出来,他这个人乃是周氏子弟,和周遇吉乃是同宗,自他从军以来,待他真心实意的长官,也唯有周遇吉一人而已,此时朱慈炤这一番话语,却是让他生出了知己和亲人的感觉。
    “男儿有泪不轻弹,别让将士们看到!”
    朱慈炤心中发酸,但是却努力的板起脸来,对周民说道。
    “是!”
    周民哽咽着,抱拳擦泪。
    只是周民虽止住了,可周围那些人眼中却都亮亮的,大部分人受伤,朱慈炤整个队伍走的很慢,这就使得朱慈炤一些话和举动都被人听见、看见。
    他们的命,在上位者眼中最是不值钱,可朱慈炤却是这般的用实际行动重视他们,使他们怎能不感动?
    亲为丘八背着骨灰,真是死也值了!
    承诺入土留名,照料家小,更是免了后顾之忧!
    “愿为尊上赴死!”
    不知是谁首先喊了一声,紧接着便传遍了整个队伍,虽然连六百人都不到,但是他们心中由衷发出的呐喊,却是震动天地。
    “愿为尊上赴死!”
    一个个骑士们含着泪水大声呼喊着。
    “愿为尊上赴死!”
    一个个骑士发自肺腑的宣誓自己的忠心。
    “......”
    喊声一声高过一声,震得周边的林木都莎莎作响,惊的飞鸟走兽都远远逃遁。
    朱慈炤心中也是澎湃激荡,他的所做作为虽然有拉拢人心之意,但是带着牺牲的将士回去,却真是他真心实意。
    古代民风是否淳朴,暂且不说,无论古代还是如今,军旅之中,你拿真心对我,我必是要真心对你的。
    有句戏言曾说,最铁的是什么关系,无外乎“一起扛过枪,一起PGC”。
    这句话虽是听笑话般的如过眼云烟,笑笑也就过去了,但真正的战友之情,忠诚之心,却是永远不会消散。
    若有战,召必回!
    不仅是万丈豪情,黄河之水天上来,还是不悔誓言,此生无悔入华夏。
    朱慈炤抬手让众人安静下来,见众人都看着自己,便双手交叠,肃穆的朝众人行了一揖,然后朝众人朗声许下了自己的若言:
    “诸君今日不负我,我他日定不负诸君!”
    ......
    就在朱慈炤等人热血沸腾的表达了自己的心扉,增进了双方感情之时,在进入盐山县的路口处,两个布衣打扮的人正竖着耳朵倾听着。
    “听清楚了没,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喊!”
    只见一个瘦高个汉子问一个矮壮粗汉子。
    “你那么高都听不见,我上哪听去,去去,别打岔,我正听是不是马蹄声呢!”
    矮粗壮的汉子趴在地上,似是在倾听着什么。
    “算算日子,尊上也是该回来了,怎的我们等了一日,还是没有消息!”
    瘦高个汉子挠了挠脑袋,却是灵活的爬上一块巨石,踮着脚尖,极目远望。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远处却是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就在视野的尽头。
    “哎,哎,来了来了,你看是不是尊上的人马?!”
    瘦高个汉子忽然叫嚷起来。
    “真是尊上?!”
    矮粗壮汉子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便也登上那块巨石,眺望远方。
    “哪呢,俺咋没看见!”
    “就在那,那黑点,越来越多了,是马队,是马队!”
    “真的吗,俺咋看不见,你可别唬俺!”
    “就在那边!”
    “俺看不见!”
    “黑压压一片你看不见?!”
    “俺看不见!”
    “......”
    “吁——”
    勒住马绳,朱慈炤看着两个迎上来的汉子,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二人是?”
    朱慈炤看着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汉子,莫名的有些好笑。
    “回尊上,我二人是县衙的捕快,特奉县尊之令,在此等待尊上归来!”
    瘦高个汉子一边说着,却是出示了信物。
    “正是!”
    矮粗壮汉子点头称是。
    “可是县中出了什么事?”
    朱慈炤心中一紧,既然派人在此等候,那就说明大军不便进城啊。
    朱慈炤跳下马来,免了两人的礼数,两人也是活泛话多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便将如何应对的郭升,冯缑如何被抓,那守备项潜又是如何留下全都一一的说了。
    “哦,留下了两千老营兵......”
    朱慈炤思索起来。
    “这两千人现在何处,可有过害民之举?”
    朱慈炤问道。
    “回尊上,这个项潜自受了郭升的命令,心中便是不快,似是不愿在此地多待,自己在盐山县城北十五里处的山谷寻了一地,征召民壮修建关隘,那两千人马自是也驻扎在那,除了定期的派人来县中索要物资,其余道是没听说什么。”
    瘦高个汉子道。
    “对了,县尊说尊上回来,尽可入城去,但大军却不可入城,需得从此绕道,远离盐山,回到抗倭卫的大营去,那里侯县尊和黄先生已是安排妥了!”
    矮粗壮汉子再次补充。
    “哦,原来是如此......”
    朱慈炤想了想,转身对周民、张升、夏茂春三人道:“立命,任飞你二人随我换了衣物入城,勃生带领队伍回抗倭大营,万万做好登记造册,安放英灵骨灰!”
    “是!”
    三人同时抱拳。
    “如此,我们便在这分开吧!”
    朱慈炤、周民、张升自是换了衣物入城去了,而夏茂春则率人马绕开盐山,走海边直奔抗倭大营而去。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他们的身后,正有一场巨大的危险,悄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