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异界之魔兽再起 > 第五十六章 红月(下)
    魔兽们看着刚刚倒下的伙伴居然再一次站起,他们先是吃惊,然后转变为欣喜

    一头缺牙的暴怒野兽看着自己刚刚倒下的同伴向自己冲来,他落泪了,他本来很因为自己的原因使他死亡而自责,但是他居然还活着暴怒野兽张开了双臂,他要好好的抱住那个死而复生的同伴,并且还要誓,再也不让这种事情生

    噗,爪子破皮的声音撕裂了周围的空气,缺牙的暴怒野兽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同伴会攻击自己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在地上,地上的小草似乎是得到了滋养而欢快的蠕动着太阳的光反射在血液上,这显得格外的刺眼

    “吼!”爪子加大了力度,缺牙的暴怒野兽直接被抓成了两半头颅掉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睁大着

    狂性野兽现了异常,他大吼着:“那些族人已经被那些该死的骨头架子控制了,他不再是我们的同伴了,送他们上路!然后等我们冲出去了就找那群骨头架子报仇!”

    “吼!”声音虽然响,但是却显得格外的悲凉

    “原谅我!”骨肉相残的悲剧不断的上演,峡谷内充满了死灵的哀嚎和愤怒的泪水

    “傍晚了吗?”陈乐看着太阳已经被山峰吞了半张脸,同时想着多洛雷斯怎么还没有把水放出来

    似乎上天听到了陈乐的疑问,“轰轰”的声音响个不停

    陈乐笑着看着那滚滚而来的洪水然后开始了大笑

    “呜呜呜呜~~~~~”蓝光再一次笼罩了陈乐,陈乐的双眼再一次变的通红

    花岗岩傀儡听到了“轰轰”的声音就知道这一次绝人森林南部的前几名势力要实力大损,就他自己的族群而言,这一次它带出了族中百分之七十的精锐其他种族就不知道了,但是肯定不比他差!

    碧波卷席着沙石树木,反映着太阳的余晖向着魔兽们喷涌而来

    “快跑!”豪猪一族的素质就是这样,他们像一个胆小鬼一样四处乱窜,稍微聪明一点的豪猪就直接抱住了附近的石柱

    恐怖之狼的族群似乎做了一个决定冰霜巨狼疯狂的对着地面吐着冰块,然后一个又一个的叠了上去最后活活叠了十多条冰路出来

    有一些豪猪看见了恐怖之狼的族群做了这个冰路就一窝蜂的跑了过来,他们不想死!

    恐怖之狼的眼神带着一丝狠毒,他冷冷的说道:“族中青年和我离开,其他族人死战!”

    “嗷呜呜呜呜呜!”一些看起来年轻的狼出了哀嚎,另一些看起来身上有伤的或者看起来有些苍老的狼则是默默的看着外面的豪猪

    恐怖之狼跳上冰路然后大吼:“有秩序的走!如果还有时间,就让能走的走!”说完便顺着冰路跳了上去,而在峡谷上的骷髅看见狼群冲了上来,他们就抄起一把骨刀冲了上去

    “噹!”恐怖之狼一爪子就拍撒了一个骷髅,它大吼着:“清理这些骷髅,下面的族人快点,如果那些骨头架子的大部队来了,我们谁都走不了!”

    “轰!”洪水杀到,水随着河流冲了下来,然后通过凹陷的位置顺着流进了峡谷

    “不!”一个豪猪惨叫着,他不会游泳,但是他的皮肤居然可以浮起来,但,他太慌张了,身体的随意乱动而让这微弱的浮力化为了乌有他的呼吸慢慢的变的微弱,然后身体也逐渐停止了运动

    花岗岩傀儡倒是是最好过的,箭雨突破不了他们的防御,而他们也不需要呼吸,所以这水对他们毫无影响,不过他们所保护的对象却损失惨重,狂性野兽的族群和恐怖之狼的族群的族人基本上都是旱鸭子

    势如破竹,洪水所到之处皆为一遍哀嚎

    但有些机智的魔兽现了豪猪能漂浮,他们把豪猪的尸体聚成一团,然后站在上面

    费滋看着这群自认为机智的魔兽,然后笑着号命令:“继续放箭,不要停!”

    但是水的威胁便足以让这群魔兽乱了手脚,而火上添油更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况且这种效果不是1+1=2那么简单

    他们纷纷哀嚎的倒在水中,还活着的魔兽则在诅咒着放水者永坠地狱

    死去的魔兽的尸体上出现了一个个常人无法看见的蓝色光团,而那些光团则冲向了陈乐

    陈乐默默的承受着这些灵魂的负面情绪,同时要求渣渣本给自己随时报告自己吸收了的灵魂的数量

    “主人,已经3o了”

    陈乐咬着牙,他现在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那些灵魂的愤怒和恐惧

    “主人,4o灵魂了!”

    “啊!!!”陈乐惨叫着,这4o个灵魂同时爆出的负面感情快把陈乐给逼疯了,他只有通过大声的喊叫才能泄

    “主人!”费滋非常恐惧,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过灵魂的存在,他看着浑身泛着蓝光而又惨叫的陈乐,他不禁纠起了自己万年不变的心

    “快!我们快到了!”花岗岩傀儡大吼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在一小时前才经过的入口

    远处峡谷口的水流是整个峡谷中水流最急的地方,但是没有谁会放弃经过这里,因为这是唯一的生路

    狂性野兽是最好办的,他先是借助着花岗岩傀儡的身体跳到了峡谷的墙壁上,然后借着墙壁的推力一把跳出了峡谷

    其他暴怒野兽看着领就这样跳了出去,他们也借助着自己身下的岩石傀儡跳到峡谷的璧上然后跳了出去

    但是这个动作不是每一个暴怒野兽都成功了,他们有的在跳起来的时候被箭支射中,直接落入到水里淹死,还有一些是跳的力度不够,直接跳到了这洪水的湍急处然后被活活淹死

    惨叫声随处可听,而洪水也渐渐被血水染红,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简直就像是阿鼻地狱才可能有的景象

    花岗岩傀儡的那颗石头心快要碎了,就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导致整个南部的力量在今天大损

    花岗岩傀儡看着那些站在豪猪尸体上的狼族,然后说道:“那群狼崽子,跳到傀儡族的身上!”

    说来也奇怪,这水位只有七八米,岩石傀儡有十米,刚好没淹没完

    狼群们高兴的跳到了傀儡族的身上,然后高声嚎叫着,感谢着花岗岩傀儡的仁慈

    “等下到了岸上后就回去,然后去找自己的母族,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花岗岩傀儡大声的说道他觉得现在南部的魔兽已经没有能力和那群骨头架子一战了

    这是箭雨也停了下来,那些幸存的魔兽欢呼着,仿佛在庆幸着自己的劫后余生

    他们迅的上了岸,然后不顾形象的躺在地上喘着气狂性野兽的族群由于先到,所以他们能够勉强站起来

    花岗岩傀儡对着狂性野兽说道:“等我们休息一会,然后就撤离!”

    狂性野兽点了点头,比较花岗岩傀儡帮了自己不少忙

    “各位,休息时间结束了!”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出现在了天空上

    花岗岩傀儡惊恐的看着四周想找出声音的主人

    “桀桀桀桀!”笑声很刺耳

    “我的小伙伴说,他们想要一副**,你们谁贡献一点给他们呢?”

    大地颤抖着,无数的白骨从土地里爬了出来他们缓慢的行动着,但这却一步一步的击碎了魔兽的心

    “杀吧!”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吼!”

    魔兽和骷髅食尸鬼厮杀着,血液断肢再次洒满了大地

    当魔兽杀出重围后十不存一,百万魔兽大军只剩11魔兽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里生的一切被一个人类的猎人看到后来这个猎人回到人类世界后把这里的景象传播开来,随后由于这一天的月亮似乎有些红,所以这一天也被叫做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