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异界之魔兽再起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劫持余波
    陈乐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那个有些问题的手下费滋

    “亡灵法师?亚瑟大师,别说要价高的事情,我只关心他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现在的贝佳伦公爵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现在什么都不能阻止他!

    陈乐笑了笑说:“我过一段时间去吧现在我还不能消失在帝都里”

    贝佳伦公爵牙关紧咬,他虽然非常想让陈乐去叫那个亡灵法师,但是陈乐的身份的特殊性让他根本不能长时间的隐藏

    本来,贝佳伦公爵的计划就是让陈乐给安伦出了一个配方后就让他走

    陈乐摆了摆手然后对着贝佳伦公爵说:“我给你留一封信和一个信物,到时候你找人去绝人森林一次”

    贝佳伦公爵抓住陈乐的手说:“亚瑟大师,大恩不言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陈乐摆了摆手说:“没事”

    不过此时陈乐的内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贝佳伦公爵欠自己一个人情,这无疑是给陈乐多了一份资本

    很快,陈乐就书写好了一封信,并且陈乐还拔了自己几根头放在这一封信里面

    陈乐一手把信递给了贝佳伦公爵,同时,贝佳伦公爵双手接过陈乐的信

    陈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说:“从桑卓尔聚集区进入,让你的人把这一封信随便放在一个十字路口”

    贝佳伦公爵急忙点了点头

    陈乐看了一眼外面的已经泛白的天空然后说:“天要亮了贝佳伦公爵,我们以后见”

    贝佳伦公爵转过身然后大声的对着那些士兵吼道:“随便找几个犯人的尸体,给他们穿黑衣丢出去!”

    陈乐突然觉得贝佳伦公爵的老狐狸程度比自己高了不少

    很快,陈乐就听到几声惨叫

    一大群身上带血穿着铁甲的士兵走到了贝佳伦公爵的面前

    贝佳伦公爵微微抬起了脑袋

    陈乐也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于是他走到了那些铁甲士兵的身旁

    “贝佳伦公爵,以后见”陈乐再一次说出了这一句话

    贝佳伦公爵挤出了几分笑容然后说:“以后见,亚瑟大师”

    随后陈乐和一众铁甲士兵走出了贝佳伦公爵府

    来到大街上,此时的大街空无一人那些后面点的铁甲士兵则是把几十具穿着黑衣的尸体摆在了道路上还有一些铁甲士兵则是在道路上洒满了各种血液

    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陈乐的鼻腔里很快就聚集满了血腥味

    在摆弄完一切后 那些铁甲士兵则是对着天空打出了一枚信号弹

    红色的花朵在天空中绽放,随后陈乐听到了周围的脚步声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第一个进入陈乐眼帘的正是切斯特

    此时的切斯特身上浑身是血他的衣服和帽子都变得破破烂烂的

    “亚瑟亲王!您还活着!”切斯特不知道是因为陈乐这个人活着高兴还是为了陈乐活着能继续进行礼仪高兴,反正此时的切斯特非常的高兴

    陈乐也不想打扰切斯特的兴致,他微笑着说:“恩,幸亏我遇到了贝佳伦公爵的人要不然我今天可能被掳走了”

    此时,另外一批人也走到了陈乐的身旁

    “德明骑士!”陈乐一眼就认出了勇毅王的守护骑士

    德明没有理会陈乐,他对着他身后那群士兵大吼道:“封锁全城!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离开!”

    切斯特也对着自己身后的人说道:“全力配合德明骑士长的命令”

    两伙人迅散开,并且陈乐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

    此时,贝佳伦公爵也从他的府邸走了出来和刚刚陈乐看见的不同是他的手上已经包扎起了一条绷带

    陈乐无奈的看着贝佳伦公爵的演戏,随后他问道:“贝佳伦公爵,刚刚那些人伤到你了吗?”

    贝佳伦公爵用着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说道:“没有这只不过是点皮外伤而已”

    德明看了一眼贝佳伦公爵,随后他对着陈乐说道:“亚瑟大师,现在那些劫持你的人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否对你还有意见,所以我奉国王陛下的命令直接接您进入皇宫”

    陈乐顿时乐了,他原本以为自己还要去忍受切斯特那种地狱一样的生活,但是听到德明骑士的这一番话他就觉得自己解放了!

    切斯特则是急了,他急忙对着德明说道:“德明!陛下还要进行那些礼仪吗?”

    德明一脸不屑的看着切斯特然后说道:“礼仪?这些虚的东西有意思?切斯特!你给我记住!我们勇毅王国是战士的国家!我们不需要这些虚伪的东西!”

    切斯特立马怒了,他当场就把帽子给扔到了地上大吼道:“德明!别给我得寸进尺!礼仪是皇家的颜面你这个粗人怎么能懂得起礼仪队皇家颜面的重要性!”

    德明也不高兴了,他冷笑着就像是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切斯特说:“皇家颜面只有战功!你以为我的国家像隔壁那群娘娘腔一样?”

    切斯特彻底被激怒了,他的双手凝聚了一团火球,陈乐下意识的就躲到了一旁

    “德明!好的不听听坏的!看起来我只有用拳头让你明白你的错误!”切斯特大吼着

    德明也不甘示弱,他抽出自己身后的那一把金色的剑指着切斯特

    大战一触即

    但是这个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声音

    “德明叔叔!切斯特叔叔!你们两个人停一下!”

    德明和切斯特一起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呼呼呼呼”陈乐定眼一看,这不正是大皇子和他的一众手下吗

    德明先是瞪了一眼切斯特然后说:“大皇子殿下,您来这里干什么?”

    格力粗喘着气,过了好几十秒他才得以说道:“父皇让你们两个人一起进去”

    切斯特冷哼了一声,随后他手上的火焰开始熄灭

    他斜着眼对着德明说:“这件事以后咱们再慢!慢!讨!论!”

    德明顿时不开心了,他冷嘲热讽的说道:“哟就你?行,咱们来日方长!”

    切斯特不再理会德明,他直接向着皇宫走去

    格力也甚是无奈,他走到了陈乐的身旁对着陈乐说:“亚瑟大师抱歉了,都是我们王城的守备力量的薄弱”

    陈乐笑了笑说:“没事,这一次都是出乎意料的事情”

    大皇子叹了一口气说:“这一次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陈乐看着大皇子如此坚决的样子他也只好说道:“好吧,我就等着吧”

    大皇子微微笑了笑,随后他指着身后的道路说:“亚瑟大师,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陈乐先是一愣随后他说道:“那好,走吧”

    贝佳伦公爵感觉自己被遗忘了,他急忙开始刷存在感:“大皇子殿下,我呢?”

    大皇子看了贝佳伦公爵一眼然后说:“抱歉,抱歉!刚刚实在是太慌了,我居然忘记您了贝佳伦叔叔,您自然是和我们一起去啦”

    贝佳伦公爵叹了一口气,随后他说道:“好吧,走!”

    皇宫,此时的皇宫已经进入了戒严状态

    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可以看出刚刚生的那件事情对整个王国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来到王宫,勇毅王此时已经正襟危坐在他的椅子上,而他所在的台阶下面则是站满了许许多多的持戟拥盾的士兵

    切斯特和德明并排着走到了那些士兵的面前,但是他们都被那些士兵给挡了下来

    德明看了一眼一旁的切斯特然后说:“陛下!您的仆从已经到达”

    切斯特不甘示弱,他急忙对着勇毅王说:“国王陛下,您最谦卑的仆人到达”

    勇毅王挥了挥手,那些持戟拥盾的士兵则向着两边散去

    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勇毅王不满的对着台下的两个人说:“你们两个我一看就知道闹矛盾了!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们都是皇家的人,你们这样做不就是在危害皇家的利益吗?”

    德明已经对这种不痛不痒的教训习以为常,他半跪在地上然后高声说道:“陛下!这都是我的错!”

    切斯特不知道是想和德明一争高下还是为了什么,他居然也学着德明一样跪在地上高声喊道:“陛下!我知错了”

    勇毅王长叹一声,随后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你们两个人每一次都说要改!要改!但是你们两个人究竟改过几次!啊!改过几次”

    听着勇毅王的声音有些愤怒德明瞬间就感觉不妙了,他急忙跪着大吼道:“最后一次!这是我最后一次!”

    勇毅王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沉默了一秒钟后对着德明说:“德明啊,你是最贴近我的人,我希望你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德明急忙叩说:“是的”

    切斯特则是急忙接着德明的话说道:“我也是最后一次!请国王陛下放心!”

    勇毅王挥了挥手,他似乎不想在听着苍白无力的誓言了

    “你们俩都给我下去!亚瑟你上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