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异界之魔兽再起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事由
    在勇毅城东南方的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陈乐和阿兰正面对面的坐着,并且他们的眉头也紧锁着

    “踏踏踏”在山洞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陈乐和他周围的人族步兵都拿出了长剑,阿兰则是被陈乐藏到了一块石头后面

    “主人!是我”渣渣本的声音出现在了山洞外面陈乐松了一口气便再一次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坐下,阿兰也走了出来,但是他却咳嗽了几声

    陈乐还没有让屁-股坐热就跑到了阿兰的身旁然后把他扶到了刚刚自己的位置

    “还好吗?”陈乐关切的问道,要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可是一个经历无数战役的老将军,他的存在可以说会让陈乐的战术空白直接填补完全

    “陛下,我的身体还能坚持”虽然嘴巴是这么说的,但是他的身体的颤抖却让陈乐捏了一把冷汗

    “主人”此时渣渣本也走近了山洞,不过让人惊奇的是渣渣本居然还带上了其他人

    “贝佳伦公爵!你还活着!”陈乐大叫了起来,虽然贝佳伦公爵身上有非常多的伤口

    “我在撤退的时候遇到了渣渣本将军,不得不说这是我这几天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贝佳伦公爵没有丝毫顾忌自己的伤口便坐到了地上

    “渣渣本,清理一下周围,另外你带着几个人出去采集一些草药,估计我们要在这里驻扎一下了”陈乐无奈的说着,毕竟自己不可能放着那两个病号不管

    “明白”渣渣本毕竟不是真人,他不可能会感觉疲劳,所以对于陈乐的安排他并没有不满

    不过,渣渣本表示接受但是阿兰却有些不同意了,他急忙对着陈乐说道:“陛下,还是让渣渣本将军休息一下吧”

    贝佳伦公爵听到阿兰的话后他也急忙说道:“是啊,亚瑟陛下,还是让渣渣本将军休息一会吧”

    虽然陈乐很想解释渣渣本的状况但是他怕太惊世骇俗了和暴露底牌,所以他只好对着渣渣本说道:“渣渣本,你过来休息一下吧找草药就随便让几个人出去吧”

    渣渣本默默的点了点头,陈乐说什么那么他就做什么

    “现在大家都来了我们先讨论讨论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我昏迷后又生了什么!”陈乐提出了一个都不想面对但却非常现实的问题

    阿兰开始挪动了身体,看起来他似乎想要说话但是贝佳伦公爵却止住了阿兰,随后他说道

    “我来说吧阿兰将军的身体还是不太适合说这么多的事情”

    陈乐点了点头,阿兰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太差了

    “先说说陛下在传承当天的时候生的事情”贝佳伦公爵缓缓的说着

    “亚瑟陛下在进行第三道传承的时候大概进行了五十分钟,陛下的身体被先王的身后的传承之影给覆盖了这也就是说陛下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正统的王”

    “不过由于仪式时间过长,先王只好让人把陛下带到传承室里”

    “然后整个传承大典就这么结束了当晚,先王也因为身体原因驾崩”

    “费恩和格力收敛了先王的遗体以后他们就开始了在朝廷上的争夺!”

    “艾米丽皇后在皇宫里不断的调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对费恩青睐有加,甚至不顾他亲生哥哥死活要把北方军团全部给费恩!”

    “该死!”陈乐大吼一声,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费恩会不留余力的拉拢自己,随后到了后面费恩翻脸和翻书一样的快

    “我们这些老臣一眼就看清楚了艾米丽皇后遭到了精神魔法的控制,于是我们要求艾米丽皇后停止朝会”

    “但是我们还是太低估费恩这个家伙的狼子野心的程度了,他尽然公然让银色守卫在朝廷上抓捕那些反对他的老臣”

    “还好当天的守卫里不是全部只有银色守卫,那些金色守卫加入了战斗于是我们所有人开始和费恩对立了起来”

    “最为可恨的是,费恩这个家伙公然用先王遗体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不把北方军团给他他就要把先王的遗体给放在勇毅城的大门上”

    “当场,我们忍不住了,我们要把费恩这个家伙给抓起来,然后把他放在先王的墓碑前让他忏悔”

    “不过,费恩的准备太充分了,他居然让切斯特带着他逃了!而且他还说要让我们这群人全部下地狱!”

    说道这里贝佳伦公爵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开始监禁所有的银色守卫,但是我们还是太晚了那些银色守卫早就开始造反了,我们活活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清理完造反的银色守卫”

    “然后,我们开始布防格力把他带来的所有人都都放在了城墙里”

    “不过!”说道这里贝佳伦公爵有些悲愤

    “我们低估了格力的狼子野心了!他居然让他的人把我们这些老臣控制起来”

    贝佳伦公爵一把把手里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大吼道:“他居然让我们所有的老臣去皇宫休息!我们王国那些忠心耿耿的士兵则是被他调动!”

    “该死!”陈乐大叫一声他没有想到那两个家伙居然那么的无情

    “我是刚好因为负责调动我的那些王府守卫才逃过一劫!”贝佳伦公爵突然感叹道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陈乐不由的佩服贝佳伦公爵的狗屎运

    “是啊,不过忠于国王的人恐怕现在已经死完了”贝佳伦公爵感叹道,按照他们的狠性,那些忠于国王的战士恐怕都被送去送死了

    “现在也就是说,老臣们都被关在皇宫里”陈乐听了半天最后总结出来一个唯一的重点

    “不过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救他们现在勇毅城里已经被格力和费恩的部队给包围了,而我们的人大多数都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消息”

    “现在我们唯一的道路就是去整合还在忠于王国的部队”

    “我们去哪整合?北方?东方?西方?南方?”陈乐非常不满的说道他突然现为什么当王会那么的辛苦了

    “只有西方和东方”贝佳伦公爵苦笑着说道“矮人那边倒是是一个不错的助力,但是现在矮人们学机灵了,他们也知道站队了”

    “该死的家伙!”陈乐无奈的说着,现在自己也只有向着东边和西边移动才是最好的办法

    “去西边吧,毕竟我的老巢在西边费恩和格力的争夺重点在帝都,所以他们应该不会对我们下更多的力气才对”陈乐默默的说着,同时他在计划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我没有意见”贝佳伦公爵向着陈乐表示了自己的忠诚,而阿兰则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半天,等到我需要的草药到了以后我们再继续撤退”陈乐虽然紧张,但是这必须要的休息还是要有的

    “我去休息了亚瑟陛下,如果有事就叫我一声”贝佳伦公爵看起来已经非常的累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选了一处稍微干净一点的地方便躺了下去

    陈乐看了一眼身旁的阿兰然后说道:“阿兰将军,你也去躺着休息一下吧”

    阿兰看了陈乐一眼,随后他说道:“老臣知道了”

    阿兰没有贝佳伦那么的讲究,或许是长期的军营生活已经让他克服了所有艰苦的环境,他直接原地休息

    随着两人的休息陈乐也有了和渣渣本私下说话的时间

    陈乐站起了身子随后他对着渣渣本说道:“渣渣本,走吧,我们出去透透风”

    渣渣本点了点头

    在山洞外,陈乐看着远方升起浓烟的地方不由的眉头紧皱

    “主人,我们需不需要调集亡灵大军?”渣渣本小声的问道

    “等我需要的时候吧,虽然那些老家伙可能对我们有用,但是我怎么觉得那些老家伙会在其他地方危害我的利益”陈乐不是先王,他自然是不会对那些普通的先王遗臣抱有什么好感之类的东西

    “那么我们要不要联系我们藏在各个地方的部队?我的人都去看了一下,外面还有不少费恩和格力的部队在争斗”渣渣本小声的说着,并且他还向着四周看了一眼

    “那些人也别慌着,只有等我们需要的时候才暴露他们”陈乐再一次拒绝了渣渣本的提议,毕竟现在自己不需要那么多的人来保护自己,甚至,人多了是负担,陈乐还没有狂妄到凭借自己的这一些人去抗衡整个国家

    “行,安东尼奥斯怎么办?现在他还在潜伏在费恩那里”渣渣本再一次提出了一个问题

    “安东尼奥斯,他是我安插进去的你就在这里等着吧”陈乐安慰到渣渣本说道

    安东尼奥斯,这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圣级强者,或许谁都不知道他现在正在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六级法师藏匿在费恩的部队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