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一百二十章:1231
    言妖连夜赶回江城的时候,才下飞机,就面朝她走来了好几个穿着便衣的同事,走上前对着她敬了一个礼,站的笔直,她回敬着自己的同事,在大雨磅礴的江城,她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前来即将带走她的队友。
    她忍着眼泪和酸涩,一步步的朝着出口走去,出口处,她看见陈佳佳和严士东站在那里,陈佳佳看着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不敢说话,眼泪哗啦啦的掉。
    她还看见自己的队长,站在那里,原本就严肃无比的脸,在此刻看起来,更加的严肃,铮铮男子汉的眼眶里也蓄满了泪水。
    她还看见隔着重重人群之外的,太爷爷杵着拐杖站在那里,佝偻着背影,已经很沧桑了,管家叔叔撑着伞站在太爷爷的身边,看见她,也是满脸的心痛。
    她随着队友,一个又一个的擦肩走过去,终于停在了太爷爷的身前,她弯腰对着太爷爷,深深的鞠了一躬,眼泪就那样掉落在了地上。
    “挺直了胸膛往前走,不准哭,不准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挺直了胸膛往前走,我莫家的儿女,死也应该死在保家卫国的路程上,而不是被那些人心上的屈辱而打败。”
    她直起了胸膛,对着太爷爷,抬手敬了一个礼,洪亮的声音坚定的答道:“是。”
    言妖回了江城,走的时候,和当年一样,什么都没有给安止谦留下,安止谦得到言妖的踪迹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了。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张东辰说:“她回江城了...”
    末了,犹豫着许久,又道:“上面的秘密召唤....你看一下网上...”
    安止谦微微愣愣了,挂断了电话,打开了电脑。
    上面一个标题一个标题的注目着:“秦氏集团长子秦锋私生女现身。”
    “秦氏集团长子秦锋疑似已出轨数十年。”
    “旧案真相已显,确认当年律师为爱作假。”
    一则则的新闻热点标题下,安止谦滑到了最后,上面醒目的标题明显的写着:
    “秦锋私生女身份被扒,疑为1231案的当事人。”
    安止谦浑身一怔,看着那标题久久不动,傍晚出的新闻事件,不到片刻整个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
    秦云晴,秦锋,所有的知情人,几乎在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皆是浑身,秦云晴点开最后一则新闻标题,里面那一张又一张打码的不堪照片,让她直接就跌坐在了椅子上,就是自己的爸爸什么时候来的也未曾察觉。
    秦锋气势汹汹的回到秦宅的时候,秦夫人手里的遥控器刚刚调开那个瞩目的新闻,手里的遥控器忽然被人抢掉,调回了刚刚的那个台,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提起衣领,重重的甩到了电视机前面。
    秦锋死死的摁住秦夫人的脑袋,迫使着她抬起头来,看着那电视机上播报的新闻:
    “怎么?你做的事情,你不敢看?你连看都不敢看,那她当年只有六岁,你怎么下得去手?你怎么下得去手?你没有心吗?你自己没有女儿吗?你知不知道,在名义上,她就是再不济也要唤你一声阿姨啊,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
    寂静幽暗的房间里面,言妖坐在椅子上,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同事,苦涩的笑着:
    “我以为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的....永远....”
    对面调查组的同事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言妖:
    “抑郁症属于心理疾病,在一个人遭受了重大的伤害事故之后,衍生了这样的疾病,我们不认为这样的一个疾病还有创伤应激障碍,还能够让你可以做好这份工作,去面对那些任务之中会发生的事情等等一系列的未知因素,不确定你会在其过程之中引发你的病情,从而导致严重的后果....”
    言妖微微低下了自己的头,沉默着,交握的手有些紧张的握在一起,许久之后,才沙哑着声音坚定道:
    “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
    “我可以做好这份工作,也能够将这满身鲜血洒进脚下的这片土地,而至死不悔....”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上演着的对话,让房间里面的人,让外面在聆听的人,都不觉为之一动,那些曾经进来时宣扬下的誓言,无论过去多久,无论那些人受过怎样的伤害,那些都是久经磨砺,不变的。
    至死不渝的不止是对爱情的承诺,还有自己的信仰和献给祖国的忠诚。
    “我们回来的调查显示,1231案之后将近一年的时间,你都在疗养院里进行很长时间的治疗,而五年前,你在帝京,忽然自杀,抢救回来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是在进行心理治疗,如此反复和不确定,你怎么保证你能够做好这一份工作...”
    顿了顿,那同志看着言妖,低了声音,说道:
    “我们希望你能做自己负责,也对这份工作负责,献给这份工作的不是说说而已,还有可能...是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