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一百二十七章:只是余生而已
    袁思思来的时候,安止谦已经在咖啡馆里坐着等她许久了,她缓缓坐下,看着安止谦,漂亮的脸上平平淡淡的,似乎早就对此已经预料到了。
    “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给你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袁思思微微笑了笑:“谢谢....”
    然后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看起来高贵无比,然后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朝安止谦的方向推了过去,柔声道:
    “止谦,我一直在等你,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她和安止谦不是青梅竹马,却是安母闺蜜的女儿,两家玩的很好,她一直生活在国外,三年前,安母的情况突然恶化,昏睡前,却难的片刻清醒,拉着她,将她交待给了安止谦,为让母亲安心,安止谦不得已应下。
    两个人就在病房里,草草的订了婚,之后,安止谦找过她,到现在她还记得那时的场景。
    “我不会耽误你,你有更好的人生和生活,母亲若是有幸醒来,我自然会给她说清楚,思思,我希望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并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对已经给你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
    她轻笑,谁不想找一个人优秀,家世好,又帅气的男孩子交代一生呢,听着安止谦的话,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难免苦涩:
    “怎么?我不好吗?你这么急着让我离开?”
    安止谦一愣,摇摇头,不说话,她心里了然,却又问道:
    “难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时她以为安止谦不会承认,这么些年,就算她在国外,可是关于安止谦的感情问题,她从来都没有听到什么。
    她试探性的一问,却未曾想安止谦承认了。
    “嗯,我不希望她以后回来,知道这些误会了。”
    她有些窒息,难受:“那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安止谦轻笑着摇摇头,英俊的脸上,满是忧伤:“她很皮,可是我爱她...”
    袁思思怔住了,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她自己清楚的知道,这一句简单的我爱她,意味着什么,不管那个人有多么的不好,有多少坏习惯,哪怕她不优秀,一句简单的这句话就够了,也已经足够表达一切了。
    后来她才从许鱼白那里知道,那个女孩子走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
    她有些生气,“她一辈子不回来,难道安止谦等一辈子吗?”
    许鱼白不说话,她就知道,安止谦真的爱惨了,直到那一次,在安止谦的家里见到那个女孩子,她没有吵,没有闹,平静的走了。
    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该让位置了,不是让,而是这个位置原本就一直是她的。
    如今,她不过是还而已。
    “安止谦,我不悔,谁大好年纪的时候没有爱过一两个人呢,她回来了,如今我也不过是把你归还给她而已,我庆幸的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
    从来没有得到过,也自然谈不上失去而已。
    安止谦站起来,走到袁思思的边上,弯下了自己的腰,对着袁思思深深的鞠了一躬,不言不语的样子,已经表达了他所有的歉意。
    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声,也是一个女孩子这些年来大好的青春和时间。
    那一天,在咖啡馆里的人都目睹了那一幕,也目睹了那男人走后,一个姑娘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的模样。
    那一天,有一场未开始的爱情落了幕,没有发芽,没有结果,就那样凋落在岁月里,化成一段不可追忆的往事。
    一个姑娘,一场爱情,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安止谦从咖啡馆里出来,转头就踏上了去往江城的飞机,许鱼白给安止谦打电话:
    “你去了,若是输了怎么办?”
    安止谦隔着电话,笑的温柔:“我不会...”
    许鱼白嗤笑:“安止谦,虽然吧你长的英俊,啥啥都好,可是你不能自信过头了啊....”
    安止谦沉默了半会,才道:“那我也不怕再输一次....”然后开玩笑一般,又道:“男人嘛,一辈子输几次,又不会死....”
    为爱成全,为爱卑微,为爱放手,为爱追逐。
    一个人要那么多的面子和自尊干什么呢?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就是用余下的半生来忘记一个人罢了,没什么的,只是余生而已。
    许鱼白挂断电话,坐在办公室里,觉得安止谦的话颇为有道理,一个男人,活的有时候确实要比女生简单多了,输几次,又不会死。
    越想越觉得赞同,转瞬,许鱼白就拨打了那许久未曾再打的电话,小心的问着:
    “晚上有空吗?我们见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