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一百三十三章:一不小心
    那些照片,那些录像,就是压垮言妖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发疯,她崩溃,她想死,她愧疚姥姥,想给姥姥道歉,她怎么就能让姥姥一个人,一个人就这样离开帝京,就这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这人世间飘荡了整整数十年,而不得安。
    她啊...她不孝子啊...
    让她最心爱的姥姥一个人孤魂野鬼的飘荡的数十年啊。
    在梧桐苑自杀的那一刻,浑身传来的疼痛,都比不上那来自心里的疼痛,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些滚烫的血液一点一点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流淌出去的真实感,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正在死亡。
    也是那一刻,她忽然就想起了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起的那个人,她想起了言晴,想起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一刻身体里来自于她的血液,在流动着。
    言妖就在想,这所有的人里啊,秦锋自私,一辈子只为自己,言晴又何尝不是,大好的年华和前途,却偏偏因为一个自私的男人,臭名昭著,害了自己的母亲,害了那姑娘的一生,更是害了她自己。
    可到头来,那姑娘的一死了之,却留下了自己年迈生病的母亲,还有自己未曾给过一点儿爱的女儿,撒手而去。
    自己走的倒是潇洒的不行,留下活着的人,想死又不敢,活着,又过的满是煎熬。
    言妖想是恨言晴的,特别特别恨,恨她为什么选择死亡,都不选择面对,恨她为什么要为一个男人,那么卑微,又那么糟蹋她自己,恨她为什么丢下姥姥一个人,还恨她为什么...要生下她。
    所以很多年,言妖都未曾去到言晴的墓碑前去祭拜,很多年,很多年都未曾去过,甚至于在言妖的记忆里,她好像已经开始逐渐忘记言晴这个女人的存在了,那人的模样到现在,都已经逐渐模糊,甚至是已经忘记了。
    言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同志,她轻轻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脸色苍白至极,她轻声道:
    “每次去医院,我都无数遍的都在想,如何死亡,才能够不痛,又走的干净,跳楼?割腕?烧炭?跳海?我一个人的时候,想过无数遍,日后要怎么去死,还想过什么时间去死?中午,早上,晚上,还是傍晚好了,最好是秋天的傍晚,轻轻吹来的秋风,舒适又温暖,落叶的日子最适合我这样的人死亡了,可是后来有一天下学回家的路上,就是梧桐苑里那条满是枫叶的道路上,遇见一个少年,穿着校服,高高的个子,干净又阳光,背着一个书包,带着耳机,插兜走在前面,于是...我决定再活一天...”
    想起那一年,那副画面,言妖顿了顿,微微笑道:“我想要看一看他有没有烦恼,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阳光普照?后来看多了,发现门口的牛奶箱每天都有一瓶温热的牛奶,还有一朵太阳花,于是我决定...再多活一天,去看一看是谁给我送了牛奶和太阳花,结果....一不小心我就又活了很多年....”
    “结果....一不小心我就又活了很多年....”
    这满是酸涩的话语,瞬间就让站在门外的安止谦红了眼眶,他轻轻的放下耳机,看着监控器里的言妖,胸口疼疼的。
    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漂亮的大眼睛,红红的,眼珠滚烫的落下来。
    莫夕辰站在边上,看着安止谦,目光说不出来的复杂。
    两个大男人,一个铁血,一个柔情。
    铁血的看着柔情的,那眼泪哗啦啦的落,还不避讳,也不觉得羞涩,就那样站在那里,哭的稀里哗啦的。
    头一次见一个大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哭,除了气氛难免有些尴尬之外,莫夕辰也难免觉得不自在和手足无措。
    看了看安止谦,又看看里面的言妖,有些无奈,好好的一个气氛,被安止谦这么一个柔情流泪,愣是把莫夕辰那满胸腔想弄死秦家那一家子人的心情,搞的有些哭笑不得,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莫夕辰歪头看着安止谦,心里一百个叹气,半会,见安止谦还滴答滴答的流着眼泪。
    莫夕辰叹气,转身正想悄悄的走出门去,却被安止谦伸手一把拉住了袖子,然后眨巴着自己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看着莫夕辰,哑声道:
    “你....干嘛去?”
    莫夕辰蒙圈的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安止谦的这把操作,愣愣的回答着:“我...觉得我应该出去比较好....”
    安止谦也蒙圈的看着莫夕辰:“你...出去干嘛?没看见我在哭吗?你不给我一张纸巾吗?我....鼻涕都要出来了....”
    闻言,莫夕辰一愣,然后连忙去掏自己的口袋,掏半天才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巾递给安止谦,安止谦看着莫夕辰手上皱巴巴的纸巾,看了好半天,才勉为其难的伸手接过,沙哑声音道:
    “你...没有女朋友吧?”
    莫夕辰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安止谦拿着纸巾优雅至极的擦着眼角的泪,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莫夕辰:“因为你...不解风情...还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活该没有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