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日常系的文艺生活 > 第七章 城南花已开
    晚饭因为两人都没有大吃大喝的习惯,所以顾泉做的也比较简单。
    将顾澈买回来的里脊肉做了两份炸猪排后,熬制一锅蘑菇浓汤后,便坐到餐桌前跟顾澈谈论起来剧情。
    “你继续说。”
    筷子夹起炸猪排,她对顾澈这套还没有在漫画行业里面形成影响力的说法忽然来了不小的兴趣。
    “其实这个故事说简单也简单。”
    看着眼前的姐姐,顾澈缓缓将四月是你的谎言的大致剧情叙说了一遍。
    “粉丝追星?”
    顾泉放下手中的筷子,笼统的概括了一下,同时眨了眨眼睛。
    粉丝追星?
    听到这个可爱的说法,顾澈仔细想了想,忽然笑了,“只能说有点这个意思,主要还是男主在一场比赛中被薰自由奔放的演奏风格吸引,听不见钢琴的声音的男主开始有了改变,这些生活日常上的小细节。剧情这个东西怎么说那,只要将任何事情发掘到极致都能很出彩。”
    “可为什么小薰知道自己的病还要介入男主的世界那?”
    顾泉有些疑惑。
    “这就是人物描写了,小薰她是小时候的自己听到了男主的琴音,才使她立志弃学钢琴而改学小提琴,为的就是有一天能让男主为她伴奏。可以说小薰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喜欢着男主,并且努力着练习小提琴,她也想过介入到男主的生活,但是在此次见面之前并没有介入,原因也在信中说明,如果不是小薰知道自己的病情以及男主的持续消沉,可能小薰永远都不会主动进入男主的世界。介入男主的世界,小薰最初是有两个目的:一、离开前实现自己的愿望(最初的愿望,让男主为其伴奏)二、帮助男主摆脱心里的阴影,使他回到初遇时的样子,那个能弹奏出五颜六色的天才少年。”
    顾澈尽可能的将自己对四谎的理解跟顾泉叙说着,生怕她理解错误。
    “佛教里面有个说法是,众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男主与宫园薰注定是别离的相遇,是最浪漫的邂逅,也是最令人不能自已的相遇,可以说他们两个人都在相互成全对方。”
    “所以你说的幼驯染不敌天降系,说的就是椿吗?”
    “是的,一个故事里面最重要的就是人物的成长,熏的生命,已经活在男主的音乐里,伴随他的一生。爱情,需要激情、灵魂的碰撞和共鸣,就像一首协奏曲一样,而不是找个继母或者保姆。男主如果对小椿有激情的话,早就该有了,恰恰是男主原来的小圈子束缚了他,让他产生了依赖、给了他逃避的地方。直到熏闯了进来,男主的世界才变得海阔天空。爱情,不是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就有义务接受。男主和熏都是彼此生命的全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顾澈说话很是直接。
    “你谈过恋爱吗?你也懂什么是爱情?小屁孩一个!”
    坐在对面的顾泉很是看不惯自家弟弟还没多大那,就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忍不住吐槽起来。
    咔!
    咔!
    咔!
    这一刻,顾澈仿佛能够感受到三支利箭狠狠扎在自己的胸口上。
    要快吐血而亡了……
    被顾泉接二连三的致命吐槽掀翻的顾澈,有些坐不住了,“你谈过?你一个大龄剩女都快奔三了谈过对象?怕是除了我以外,你连其他男人的手都没摸过吧?”
    “你!!!”
    被气到的顾泉听到大龄剩女这个词瞬间炸毛了,“我才二十四好不好?!外面追我的男人一大堆,信不信明天我就给你找个姐夫!”
    “哦吼,那我真的太感谢他了!”
    抱着碗喝汤的顾澈可以说是用怂的动作说着最嚣张的话。
    “你真是吃饱了!早就知道我就不给你做饭了,饿死你!”
    “但我现在吃饱了!略略略。”
    放下碗筷的顾澈,还故意的舔了一下嘴唇。
    看着态度逐渐嚣张起来的顾澈,顾泉忍不住一字一顿的喊道,“我告诉你,现在!你!分!镜!稿!没了!”
    切!
    “打不了我自己画。”顾澈听着这毫无威慑力的话,满不在乎,既然怼起来,谁还在乎分镜稿啊!
    “你自己画?”
    先是疑惑了一下的顾泉,旋即想到上学时候顾澈那让人窒息的画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
    看着花枝乱颤的姐姐,顾澈发狠直接起身拿出柜子里的画板,坐在地毯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画了起来。
    过了一会,拿着画纸的顾泉忽然悄声走到顾澈的背后,两双似乎会笑的眼睛直直看着在顾澈手中诞生的分镜稿,看了好一会在画纸上面纠缠的小人分镜,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声,“哈哈哈,你这话的什么啊。”
    “你干嘛!”顾澈听到身后的响动后,连忙小心的护住。
    “给我吧,你帮我看看人物。”
    说着,两个人相互交换了手中画纸。
    而顾澈上眼的第一反应就是,完美!
    每个优秀的画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画风,正如每位名作家都有自己擅长的文体,而文风也是独树一帜的!
    那么,顾泉的画风是怎样的呢?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华丽唯美!
    没有欣赏过她画作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她的人物插画有多么唯美,而当她画那些幻想中的人物时,更是梦幻笔法,实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非要用画风形容的话,在顾澈的印象里面应该只有NOKCY跟她同属一系!
    “真的很不错。”
    顾澈从三张脸部插画上,甚至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是吧!是吧!”
    正在依照顾澈原作小人增添一点点细节的顾泉也在这时颇为得意的说道:“我果然还是适合画漫画的!”
    “……”
    这个姐姐似乎真的不禁夸,稍微说一句就飘飘然了。
    看了眼时间,时针落位在八与九的刻度之间。
    时间过得好快。
    顾澈站起身来拉开了窗帘,映入眼帘的就是被雨水侵染在上的玻璃。
    下雨了吗?
    顾澈走进被姐姐搞成种植园的阳台上,向外看去,窗外有点灰暗的天似乎带着点水汽,淅淅沥沥的听雨声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安稳。
    回头望去,顾泉正在认真画着分镜稿。
    那认真的模样着实显得知性干练,只不过在这种外表下却有一种莫名娇软的感觉拉扯着顾澈的心。
    闲着无事的顾澈,随手拿过放在沙发上的吉他,小心的坐在顾泉身旁,轻缓的琴弦声悠然回响在这安静惬意的空间里面。
    听到声音的顾泉一愣。
    顾澈没有说话,回应了一个笑脸。
    有时候,不得不说纯音乐用吉他弹出来总会给人带来一种说不出的独特感觉,很奇妙。
    “好听!是即兴吗?”
    “不算是。”
    “那是什么?”
    “算是一个前辈教给我的吧。”
    “有谱子吗?我也想学学,对了,这曲子叫什么?”
    学曲子嘛……不过也对,顾澈的吉他本身就是顾泉教给他的,顾澈之所以高中的时候那么想上音乐学院,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姐姐的影响。
    “城南花已开。”
    “城南花已开?……你这不是会起好名字吗?为什么电影剧本就不能起个好听的名字那。”
    顾澈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默默说着,城南花已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希望这次魔都之行能够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