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天降萌娃 > 001 村霸粑粑 1
    “这个小崽子我不养,你们爱谁养谁养去!”
    一栋破旧的泥坯屋前,穿着打满补丁棉袄的乖戾少年一脸的暴厉和不耐,他瞥了一眼一个被中年妇女抱在怀里的两三岁孩子,眼底带着漠视。
    红星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张守业耐心劝道:“一一怎么说也是你姐唯一的血脉,你是她亲舅舅,你不养可就没人养了!”
    十八、九岁的少年嗤笑一声,“那可不是我姐,她不早就和我家这种地主阶级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了么?这小崽子姓李不姓蒋,难道李家没人了?”
    蒋年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全家被压在高台上批斗的时候,那个姐姐为了和家里划清界限所做的事情!
    让疼爱她多年的家人伤透了心!
    如今现在爸妈和奶奶都不在了,不过奶奶临终前还想着她在李家过得好不好,会不会被欺负,但是他蒋年是绝对不会认那个姐姐的!
    所以想让他养这个小兔崽子,做梦去吧!
    张守业看着满脸不耐烦的少年,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他也不想将孩子交给蒋年。
    蒋年是谁?
    那是他们村里远近闻名的二流子!
    蒋家原来是地主,闹革/命的时候被抄光了家底,还整天被拉出去批斗。
    蒋年打小就没上过一天学,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而自从他家人去世只留下他一个人后更是变本加厉。
    从村头打到村尾,是这方圆百里有名的混混刺头,浑身有股子不要命的狠劲,整个大队没人敢惹他,都躲着他走,哪里像是能养孩子的人?
    但是这女娃娃也是实在没人养了。
    蒋年姐姐脱离蒋家嫁给了村头李宏强家的老二,前些日子李老二夫妻出了意外人没了,只留下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女娃娃。
    李老太嫌弃是个女娃,根本不想养,背着村里人将孩子带到山上想扔掉。
    要不是上山捡柴火的村民发现了这孩子,指不定这女娃娃不是被冻死就是被山上的野兽给叼走。
    李家没分家,而李老太又是村里有名的泼妇,死活不肯养这孩子,还说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李家的种,非说她二儿媳妇平时行为不检点,还连累了她二儿子丢了性命。
    如果强行送回李家去,保不齐又会被扔到山里去。
    即使队里能压着让她养,但是看这样子小娃娃也不知道要遭多少罪。
    作为大队长张守业于心不忍,就想找个好人家收养这孩子。
    但是男娃还好说,偏偏又是一个女娃,大队里可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养个丫头片子。
    加上今年地里收成不好,大家生活都艰难,多个人就多张嘴,就更难找到愿意养的人家了!
    想来想去,也就蒋年这个亲舅舅还有点可能。
    张守业好说歹说,但是蒋年就不松口,被说烦了,他冷笑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屋里走。
    谁知才走到门口,就感觉自己脚下一沉,低头一看,之前还被队长婆娘抱在怀里的小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正一把抱着自己的右腿,仰着头对他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同时软软糯糯地喊道:
    “粑粑!”
    蒋年一愣,随后脸猛地拉了下来,“我不是你爸!”
    这小崽子怎么乱认爸?
    可惜小团子根本就不听,又用小奶音喊了一声爸爸。
    蒋年黑着脸就想将腿抽出来,但是小团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力气却不小,蒋年一下子还没抽出来。
    蒋年半弯下腰,伸手抓着小团子的手将他从腿上撕开,谁知力气没掌握好,被推开的小团子一个仰倒坐了下去,小手猛地向后撑在地上。
    小团子的眼眶瞬间红了,泪水漫上了眼睛,但是她强忍着没哭,只是用含泪的大眼睛懵懵懂懂地望着蒋年,委委屈屈地喊爸爸。
    奶声奶气的小嗓音还夹杂着一丝鼻音,听上去让人心痛极了。
    蒋年有些心虚,他只是想让小团子不要再抱着他,没想着对她做什么。
    就算他再混再不喜欢这孩子,也不会对个奶娃娃动手。
    蒋年不自然地抿了抿嘴,故意朝小团子露出一个凶恶的表情,挥了挥拳头,恶狠狠地警告小团子:“别跟着我,小心我打你!”
    说完再次转身准备进屋,可没走几步他的大腿却又一次被抱住。
    小团子好像根本就没被他的语气吓到,而是用委委屈屈的语气软软地喊道:“粑粑,不要丢下一一!”
    再次被抱住大腿的蒋年拧着眉头看着脚下的团子,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将她推开,而是狠狠瞪了小团子一眼,恶声恶气道:
    “说了别乱认爸,我不是你爸,给我松开!”
    可惜小团子根本不怕他,也不听他的,只管抱着大腿直喊粑粑粑粑。
    小孩子柔软得如面团的身子紧紧贴着蒋年的小腿,让从来没有和小孩子这么亲密相处过的蒋年不自在极了。
    队里的孩子都怕蒋年,看到他远远的就跑开了,这还是第一次有小孩子愿意和蒋年亲近。
    蒋年的身子十分僵硬,他只能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李守业,暴躁地喊道:“你还不快点过来把她抱走!”
    张守业也是个人精,旁观了整个过程的他非但没有照着蒋年说的做,还在一旁劝道:“你看一一这孩子和你多有缘,被救回来后都没开口说过话,一看到你就喊爸爸了,这说明这娃娃喜欢你啊!你就忍心看着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被人欺负?”
    蒋年想说他忍心,但是一低头,看到含着泪可怜巴巴望着他的小团子,感受着腿上的柔软和温度,这句话就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张守业见蒋年态度有些软化,再接再厉道:“你要实在不想收养她,那我们想个折中的法子。”
    “什么法子?”
    “先让这娃娃在你家住一段时间,照顾她的这段时间里我每天给你算一个工分,等这个冬天过去了,我再到其他村问问有没有愿意收养这孩子的。”
    蒋年皱着眉头盯着脚下的小团子看了很久,似乎在考虑。
    张守业又加了把火,“这样吧,我再给你分一些稻米和红薯干,就当做这孩子这个冬天的口粮了,你看怎么样?”
    蒋年考虑了半天,最后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算了,奶奶临终前都挂心那个白眼狼,就当为了奶奶养这小崽子几个月得了。
    谈好了这件事,李守业心里放下了大石头,带着自己婆娘回去给蒋年拿粮食,同时心中还有些得意。
    蒋年这小子还是嫩了点,要知道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只要孩子在他身边了,几个月后到底怎么样还很难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