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天降萌娃 > 003 村霸粑粑 3
    小团子理所当然的语气让蒋年眼皮狠狠地跳了跳。
    啥?
    居然让他喂?!
    想得美!
    “自己吃!”
    蒋年铁石心肠地拒绝了小团子的要求,他以为对方会哭,没想小团子只是撅了撅嘴,然后伸出小手接碗。
    正准备将碗递给小团子的蒋年突然停顿了一下,他发现小团子两只小手手心似乎有血迹。
    蒋年将碗重新放在灶台上,蹲下身子拉过一一的手仔细查看,果然发现小团子两只手手心都有擦伤,伤口还夹杂着细碎的砂石。
    “怎么弄的?不是说了让你不要乱……”
    蒋年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想起,好像之前他不小心推倒了小崽子,当时她似乎是手心撑地。
    这么说来,罪魁祸首好像是他?
    想到这,蒋年颇为心虚,眼神有些飘忽,最后粗声粗气道:“受伤了你不会喊啊?你是不是傻啊?”
    被骂了的小团子懵懂地眨了眨眼,然后举着小手凑到蒋年面前,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道:“粑粑,呼呼,呼呼就不痛了。”
    看到这笑得傻乎乎的小团子,蒋年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算了,一个连爹都能认错的小崽子,他也不指望能有多聪明了。
    如果这擦伤在蒋年自己身上,他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但是考虑到这小崽子才不到三岁,还是个女娃娃,而且这伤也是他造成的,蒋年觉得还是要处理一下。
    蒋年起身去拿东西,他常年在外打架斗殴,受伤是家常便饭的事,平时都是自己处理的,对此经验丰富。
    蒋年打了清水,将小团子的手拉过来,小心翼翼地帮她清理伤口的砂石。
    看着蒋年那浓密的睫毛,一一高兴地在心里喊道:【系统蜀黍,我爸爸是不是特别好!】
    系统没吭声,这就叫好了?那他推倒你的时候你咋不记得啦?
    这得加了多少层滤镜?
    也太厚了吧!
    清理好了小团子手上的伤口,蒋年也没提让她自己吃饭,端起碗就准备喂,不过嘴里还是嘟囔了一句:
    “真是麻烦精!”
    “不是麻烦精,一一是乖宝宝。”小团子认真地反驳道。
    呵,你对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蒋年舀起一勺米粥,而一一则张大嘴巴,还发出“啊”的一声小奶音。
    将勺子放进一一嘴里,小团子小嘴一合,等蒋年将勺子抽出,上面干干净净,而小团子一边鼓着腮帮子嚼动一边摇头晃脑,看上去心情很好。
    蒋年嘴角抽了抽,可还真的挺会享受。
    这个时候,蒋年也才开始认真打量起一一的模样。
    头发枯黄稀疏,脸颊上也没多少肉,衬得一双大眼睛更大了。
    刚刚他给她清理伤口的时候就发现了,小崽子手腕细细的,跟个竹竿似的。
    据张守业说,这小崽子已经两岁六个多月了,但是看上去比大队里同龄孩子瘦小多了。
    李老太这人蒋年也听说过,泼辣蛮横不说还重男轻女,他曾经远远看到李老太对着他姐姐指桑骂槐,不过因为对姐姐的怨恨,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了。
    现在看来,这小崽子在李家过得应该很不好吧,一碗没啥味道的米粥也能吃得这么开心……
    想到这,蒋年手一顿,突然反应过来,这小崽子过得好不好关他什么事啊!
    等蒋年喂完了饭,小团子还不忘夸夸她的便宜爸爸,“粑粑做的饭最好吃!”
    蒋年扯了扯嘴角,懒得纠正小团子的称呼了,反正想着就一两个月,忍忍就好了!
    等蒋年自己吃完饭,此时天已经黑了。
    蒋年平时很少用煤油灯,就着月光给小家伙烧水洗脸。
    平时他一个人的时候,即使大冬天的时候也直接就是用冷水,不过看了看瘦小的团子,蒋年自认为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认命地烧起了热水。
    因为之前在大队长张守业家已经洗过澡,所以蒋年只是帮团子擦了擦脸和手,还小心避开了一一手心的伤口,然后就着剩下的水随便洗了洗。
    照这个样子下去,家里的柴火很快就要烧完,看来明天还得出去捡些柴火。
    原本蒋年想着让小团子谁睡他奶奶的房间,谁知道小团子一听要一个人睡,嘴一扁,哇一下就哭出来了。
    她死死抱着蒋年的腿怎么也不肯松开,扯着嗓子哭嚎道:“一一怕!不要一个人,要粑粑!”
    之前他怎么吓唬小团子,甚至不小心将她推倒她都没哭,这次可是真正地哭出来了,那声音简直让蒋年头痛。
    最后蒋年还是妥协了,又抱了一床被子过来,同意一一和他睡。
    看着团子开心的扑在床上打滚,蒋年没好气道:“别滚了,睡觉!”
    月光透过破旧的木窗照在老旧的木板床上,蒋年睡得正香,突然鼻梁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啪”一下打在了鼻子上!
    蒋年被痛醒,他突地睁开眼,发现一只臭脚丫大大咧咧地放大在自己眼前。
    蒋年:“……”
    蒋年觉得,答应暂时收留这小崽子是自己做过的最错的一个决定,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给自己找麻烦!
    蒋年黑着脸伸手将小脚丫拨开,然后扭头一看,发现睡之前躺得老老实实的团子此时变了方向,整个人横了过来。
    虽然被子还有一大半盖在身上,但是一只手和一只脚露在被外,其中那只大胆的脚丫子更是嚣张地“袭击”了他。
    被吵醒的蒋年翻了个白眼,也没管团子的睡姿,随意将被子扯过来盖好小团子露出的手脚,然后继续睡。
    接下来的时间里,蒋年又陆续被踢醒了好几次,简直是憋了一肚子火!
    这小崽子的睡相怎么这么差?!
    到最后,他用被子将团子裹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在怀里,甚至还用腿将下面的被子给压住了。
    哼,我看你还怎么踢!
    抱着团子的蒋年仿佛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奶香味,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也没给小崽子喂奶啊,哪来的奶香味?
    在这股淡淡的奶香味中,蒋年进入了梦乡……
    一一醒得很早,她想翻个身却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抱在怀里不能动弹。
    扭过头,一一发现自己是窝在爸爸怀里的。
    【系统蜀黍,粑粑果然最爱一一!睡觉都要抱着一一!】
    昨晚旁观了整个过程的系统:……
    行叭,你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