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家世子她有毒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妒夫小可怜
    午夜时分,沐倾云睡意朦胧,隐约间,总觉得有一道带着些许凉意的目光在打量着自己。
    她一下惊醒。
    只听那人轻声说道:“是我,睡吧!”
    那人开口言明了自己的身份,紧接着又劝她睡觉。
    沐倾云抿着唇,并不言语,她也没有动作,黑暗中垂着眼睫,心中默默的丈量着那人的距离。
    云千宸卧靠在窗子底下的琉璃塌上,接着淡淡月光能看见沐倾云绰约的身影。
    他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害怕将身上的凉气过给沐倾云才待在窗前的琉璃塌上。
    在外面疗完伤之后,他一路赶回来沾染了太多夜间的凉气。
    他在想,等身上的凉气没了,他就去床上睡觉。
    沐倾云很气云千宸擅自做主不与她商量就去接受月神传承,他有没有想过要是他万一死了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心中堵着一口闷气,她也有意想气一气云千宸,“我今晚见到夜墨寒了,他救了我。”
    听到这话云千宸瞬间不淡定了,他快步走到沐倾云的床前,想上去却又生生的止住了,随后皱着眉问:“他没伤害你吧!”
    “没。”
    沐倾云道,从云千宸的话中,她能听出云千宸心情不好。
    往里面挪了挪,给云千宸腾了个位置,她道:“你一天都没休息好了,早些睡吧!”
    “该死!”
    云千宸怒骂自己一句愚蠢,他怎么早没想到用内力祛除自己的寒气,还傻傻的在床前坐了那么久。
    云千宸抱着沐倾云的时候,沐倾云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阵阵暖意,很舒服,不知不觉间就继续睡了。
    云千宸累了太久,现在温香软玉在怀,不久后也睡着了。
    一夜好眠。
    第二日一大早二人就起来洗漱,两人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不管多么晚睡觉第二日总能准时醒来。
    这几天的早饭都是在饭厅里大家一起吃,所以二人又一起去饭厅。
    路上,云千宸问着昨日没有来得及说的话题,“他这次是不是还要来带你走?”
    若是沐倾云答一个是字,他就去杀了夜墨寒。
    沐倾云淡淡的说道:“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倒是我,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他是我杀的,现在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你没有关系。”
    云千宸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他不想看到沐倾云自责的神情。
    沐倾云垂了垂眼眸,道:“今日之果都是前日之因,要是小时候我懂事一点,没去招惹夜墨寒,这之后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他还是那恣意风流的少年郎!”
    “呵!”云千宸嗤笑一声,“要你这样想的话那你不如去做菩萨吧,点渡众生,舍己为人。”
    “……”沉默了片刻,沐倾云道:“我很羡慕昙花一现,开的灿烂,死的也恰到好处。”
    云千宸微微侧目,暗自思忖着该如何纠正沐倾云这危险的想法。
    几句话的功夫,二人就到了饭厅,月妩见了远远的打趣道:“昨天夜里听人说你跑了,我还在想你要去哪里过夜,会不会在外面冻死了,没想到你倒是会找地方?”
    “倾云,你就是太善良,心软,要是换成我,门都不会给他开,冻死活该!”月妩热络的拉过沐倾云,还不忘埋汰云千宸几句。
    云千宸的目光放在云风际身上,意思管管你媳妇?
    云风际视若不见的吃饭,开玩笑,要是管了晚上不让他进门咋办?月妩可不是沐倾云,没那么容易心软。
    十一一早就出去办事了,所以饭桌上只有曜华,碧玺和林望月几个自己人。
    月妩请来的那些高手都在自己屋里吃饭,并不出来。
    早餐很丰盛,颇有皇家典范,要是猜的不错的话是天辰皇将天辰的御厨给搬了过来。
    沐倾云胃口大好,多吃了些,云千宸暗暗的记下了。
    一顿早餐愉快的结束,在这时候,宋管家领进来一个人。
    那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很灵动,个子约摸在一米六左右,乌黑亮丽的头发被她扎成了两个小辫子,头上还戴着别致的布花,湖蓝色的长裙,煞是好看。
    “沐小郡主,这位姑娘说是你的朋友,我就给带进来了。”
    “有劳!”沐倾云谢过宋管家。
    龙旭瑶先是看了沐倾云一眼,随后被桌上还未来得及收起的吃食吸引,她拿了一块糕点一整个放进嘴里,末了还砸吧砸吧嘴:“真好吃!”
    月妩和沐倾云都被她的模样逗笑了。
    沐倾云道:“慢点吃别噎着了。”
    德王府的两个丫鬟又贴心的给龙旭瑶端上来一盘点心。
    龙旭瑶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了。
    最后,她打着嗝和沐倾云道:“你这的点心真好吃,我以后可以经常来你这蹭吃的吗?”
    “可以。”沐倾云道。
    在这个时候,龙旭瑶才注意到有个很好看的男子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她认出来了,就是那次回家的时候看见在外面蹭龙息救人的那个人,听夜墨寒就是这个人抢走了他的妻子。
    仔细看了看云千宸,龙旭瑶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夜墨寒输的不亏,要是她是沐倾云,她也会选云千宸,因为他真的长得很好看!
    “你们认识啊?”
    沐倾云察觉到了二人眉来眼去,看对方看的入迷了。
    曜华和碧玺瞬间脸色就不好了,她们已经脑补出了云千宸移情别恋,沐倾云被小妾找上门的故事。
    云千宸收回了目光,淡淡的道:“是她救了月惜欢和玉无痕,去寻龙息的时候我们见过。”
    一句话就证明了这个姑娘是沧澜国人,月妩怕她接近沐倾云对沐倾云有什么企图,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自己先说出了身份,“举手之劳算不得救人,我只是指点了你们几句。我现在来这里也是为了月离弦过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龙旭瑶,来自圣山。”
    隐龙族人。
    月家和龙家渊源颇深,不过那都是好几百年以前的事情,现在月妩只能在书上看到龙家和月家的事情。
    第一次见到活的龙家人,她有些许震撼,那种感觉就像是你从小一直读到大的书上人物,最后变成了真的出现在你面前一样。
    龙旭瑶没读过那些书,但是听自己的父亲讲过,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和现在的她没什么关系。
    只是月离弦作恶多端害了许多人的性命,她想出来收了她。
    知道这小姑娘的身份后,众人也各自给龙旭瑶介绍了一遍,而云千宸和云风际二人,则是月妩帮忙介绍。
    毕竟这二人都是面冷的又很少和女孩子打交道,她怕这二人吓到了龙旭瑶。
    在得知这个隐龙族小姑娘只是单纯的过来找沐倾云玩的之后,月妩几人就走了,给这个小姑娘留出了空间。
    “你想骑马吗?”
    龙旭瑶想骑马,偏偏她还故作矜持的问沐倾云。
    沐倾云看见了她脸上的渴望,但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月离弦想抓我走,我要是出府了,指不定要被抓。”
    “这不难啊,这现在这几家院子都连在一起,打通一两间就好,我们就在院子里跑马。”
    沐倾云笑了笑,道:“算了吧,大热天的,我们就在这里走走就好。”
    打通一面墙壁至少需要一天,反正无论如何今天是跑不成马了,还不如等月离弦没了之后大大方方的去外面跑。
    云千宸很担心沐倾云会被龙旭瑶给拐跑了,万一龙旭瑶是夜墨寒那边的人怎么办,他就一直跟在沐倾云身后,眼巴巴的看着二人。
    每隔那么段时间他就让德王府的两个小婢女给送些吃食。
    “哟,这是谁啊?怎么可怜巴巴的在这坐着啊!”月妩打趣云千宸。
    云千宸抬眸望了一眼月妩,毫无意外的他看见了月妩身后的云风际。
    他道:“这凉快,要不要一起坐坐!”
    月妩和云风际坐下,月妩道:“我来是和你商量正事,你什么时候打算娶沐倾云,成婚是件大事,需要提前筹备,三书六礼,该少的东西一件也不能少。”
    “今年年底吧!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云千宸平静的说道。
    月妩斜了云千宸一眼,显然是对云千宸的回答不满意,“要不是看在月离弦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的份上,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末了,月妩还加了一句,“沐倾云的爹娘不在,但是我可不会便宜了你,就算你是我儿子都不行,沐倾云我把她当成亲闺女对待。”
    “……”云千宸没有回话,只是心中暗暗思忖,以后绝对要带着沐倾云出去住,离月妩远点。
    沐倾云和龙旭瑶在池塘边逗弄锦鲤玩的正开心,突然间,宋管家又来了,他道:“沐小郡主,夜曼雪公主在外面找您,见还是不见。”
    德王府如今不比从前,里面来了些人不能让外人给见到了。
    “她来是有什么事?”
    “说是想接你入宫叙叙旧。”
    怕是有别人想见她吧,沐倾云半阖着眸,说:“好,我这就去!”
    “等等,我也想去皇宫,你可以带着我一起去看看吗?”龙旭瑶叫道。
    沐倾云点头。
    在出去的时候碰见了云千宸,他道:“我送你们去!”
    沐倾云没拒绝,云千宸有备而来,外面已经有马车在等候。
    沐倾云和龙旭瑶上了马车,云千宸随后,夜曼雪见人出来了就吩咐车夫回宫。
    一行人稳稳当当的往宫中走。
    行到半路的时候,马车被拦住,是天佑的将军耶律雄,他先和夜曼雪打了个招呼才往沐倾云那辆马车的方向走去。
    因为天佑太子重视夜曼雪,所以他才会招呼一声。
    在外面他停了下来,洪亮的声音传来:“沐小郡主,你的表兄想邀你至鸿胪寺小聚,请!”
    “不去。”沐倾云淡淡的说道。
    耶律雄怒了,想动武,谁知下一秒又听到一句话,“不是谁都有资格浪费本王的时间,耶律将军,烦请让开!”
    云千宸!
    耶律雄眯起了眼,盯着帘子看了片刻,最后退开了一步,马车顺当的往前行驶。
    马车之内,云千宸道:“你要是不想见夜墨皓也可以不见,我并不在乎多一个敌人。”
    “好,不去了,我们回去!”沐倾云唇角微微勾起。
    云千宸看了一眼沐倾云旁边的龙旭瑶:“你要是想去皇宫看看跟着前面那人走就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龙旭瑶撇嘴,“谁想看皇宫什么样啊,我跟过来是为了保护沐倾云你懂不懂!”
    “有我在不需要你!”云千宸和龙旭瑶争辩。
    另一边,夜曼雪已经过来了,她在外面问道,“沐小郡主,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不想去皇宫了!”
    沐倾云道:“我累了,想睡觉,你回去告诉夜墨皓,我会劝我哥哥退兵,天辰的事情他不用担心。”
    “好!”夜曼雪在马车外应着。
    站在沐倾云的马车前,夜曼雪能感受到丝丝透出来的清凉气息,是冰。
    再抬眸看了看天,很毒的日头能晒死人,而她就在这太阳底下,没有冰,马车里也没有沐倾云的凉爽。
    和她比起来,到底谁才像是一个公主。
    自嘲的笑了笑,她上了马车,反正夜墨皓想要的结果已经有了,沐倾云进不进宫都无所谓。
    重回到沐侯府,云千宸以沐倾云要睡觉为由赶走了龙旭瑶。
    而他拿着沐倾云要睡觉的借口真的抱着沐倾云去睡觉了。
    沐倾云怎么也不愿意和云千宸一起睡。
    云千宸从天辰皇那里学了一招,装可怜。
    他将头埋在沐倾云的颈窝处,闷声道:“夜墨寒就在这附近,我难受。”
    “你不愿意理我,我也难受。”
    “你想去哪里,想干什么,我都由着你了,你也心疼心疼我好吗?”
    “噗嗤!”沐倾云不小心笑了出来,她捧起云千宸的脸,仔细端详,半响,道:“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惊才绝艳的战神吗?怎么现在跟个妒夫一样。”
    云千宸反握着沐倾云的手,眸子岑亮,“既然你说我是战神的话,那我们今天来两军交战,互探虚实,你看看我这战神是不是以前那个战神。”
    沐倾云红了脸,之后烟花灿烂一眨眼,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