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回到明朝当霸王 > 第15章 狠人卢象升
    若说这卢象升,他与从辽东边军底层爬起的狠人曹文昭不一样,本是个面向白净、知识渊博的文人,年仅二十二岁就高中进士。
    奈何生不逢时,中了进士后刚一下放到地方,就遇到了建奴犯边,皇太极自喜峰口入关后直捣黄龙包围了京城。
    崇祯诏令天下武将勤王,年轻的卢象升一腔热血招募了一万兵就朝京城冲,奈何没有马,没赶上袁都督与皇太极的旷世大战,但崇祯依然没有忘记他的忠诚,从此文人卢象升变成了武人卢象升。
    但当时朝廷的财政几近崩溃,崇祯那点可怜的税收都给了辽东,内地兵常年拿不到军饷不说,甚至连吃都吃不饱,作战能力弱,野战能力更弱,经常一触即溃。
    面对这个烂摊子,卢象升没有长吁短叹,想将这群乌合之众变成精兵他有自己的法子,他没有袁都督有钱但是敢拼。
    敢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卢象升放着府邸不住,天天与最底层的士兵同吃同住,军中若无粮,士兵们饿肚子,卢象升也饿肚子,曾经有次军中断粮三日,卢姥爷差点饿死。
    其二是打仗的时候卢象升总是冲在最前面,身为国朝进士,身上的刀疤却足以令诸多大明武将汗颜。
    人心都是肉长的,言传身教、感同身受之下,卢象升的兵个个与卢象升一样,打起仗来悍不畏死,仅仅两年时间,天雄军问世。
    但就是这么个为了民族大义差点把自己饿死的爱国狠人,最终却被一个不带把儿的阉人坑死。
    崇祯十一年腊月,卢象升带着仅存的五千天雄军将士迎战建奴,缺兵少粮的天雄军终被皇太极主力包围,卢象升数次向太监高起潜求援,但距离战地不足五十里、手握数万关宁军的高起潜坐视不理。
    卢象升以虎大威护左翼、杨国柱护右翼,自领亲兵于中军架炮设弩与皇太极决战,从早上打到下午,弹尽粮绝之后卢象升下令与清军拼刀子。
    清军以铁骑四出轮番夹击,卢象升拼的战刀都卷了刃。
    部将虎大威、杨国柱知道败局已定想拼死护着老领导突围,但满身是血的卢象升手握战刀高喊着‘将军死战,有进无退’,遂率亲兵跃马冲阵,身中四矢三刃,壮烈殉国。
    无疑,这是个狠人,可惜骑在战马上一直偷瞄女领导的战云压根没听说过,他眉头紧皱只觉得起义军实在太菜,七千对四千都能被人打的溃不成群,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
    战云不知道卢象升,可在大明东奔西走七八年的高迎祥却知道,他一听卢象升的大名脸色都变了。
    “是卢阎王,那应该是他的先锋军,他手里肯定不止四千人马,咱们必须立即撤退!”高迎祥十分果断的道。
    “玛德,原来是这个家伙,我儿勿惊,你平安回来就好,咱们撤!”张献忠骂骂咧咧的安抚了吃了败仗的孙可望,而后屁都不放的拍马便回了自己军中。
    战云对这些掌盘子的反应略感吃惊,心说刚才一个个牛的二五八万的,怎的一个卢阎王就吓成这样,咱不是还有个顾阎王吗?
    战云看了一眼自己的王牌打手顾阎王,这厮偷偷从胸袋中取出一个私藏的馒头,趁人不备吃的正香,随即不再多想。
    于是乎,被狠人曹文昭割了一遍韭菜的起义军,再次落入狠人卢象升的大网中。
    从均州到竹山,从乜家沟到石泉坝,再从太平河到竹木砭,起义军且战且退,但十几天过去了,起义军仍旧被卢阎王咬着屁股不放,怎么甩都甩不掉,几个掌盘子都慌了。
    “闯王,要么咱们分开逃吧,再不想法子,咱的崽子们可就被这卢阎王给杀光了。”张献忠气愤的道。
    就这么半个多月时间,战兵营至少没了五千人,外营更惨,跑丢的人至少有一半。
    “不行,此时分兵正如了官军的意,陈奇瑜已经设好了套,真分兵了肯定被各个击破。”李自成反驳道。
    “黄娃子,那你说怎么办?老子的兵都要撑不住了?就算兵能撑得住,马也撑不住了!”张献忠瞪着李自成道。
    张献忠脾气暴烈,只要一看李自成不顺眼就要喊他的小名儿,有次喝醉酒甚至因此跟李自成拼刀子打了一架。
    “我说八大王,你们俩就别吵了,咱的马撑不住,那卢阎王的马就能撑得住?咱手里的兵大多可都是有两匹马呢!”曹操一看这俩人又杠上了,赶紧出言相劝。
    高迎祥有时候拿这两个队友也没法子,他这个名义上的‘盟主’并没有权力对二人直接下令,但此时他也真的没了法子。
    北边有狠人曹文昭,东边是阴人陈奇瑜的主力,南边也就是屁股后头,还粘着个狠人卢象升,西边又会是谁呢?
    “报——启禀诸位掌盘,卢象升又追过来了,距离我等不足五里!”一个传令兵灰头土脸的从后头奔袭而来惊慌失措的道。
    “啊呀呀呀——沃日他仙人板板,兔子急了还跳墙,这卢阎王是软硬不吃!”张献忠被气的咬牙切齿。
    前几日为了缓和关系,几个掌盘子凑了凑掳掠来的财宝着人贿赂卢象升,让其给条生路,可没曾想卢姥爷把银子笑纳了,活路仍旧不给,张献忠为此耿耿于怀了两三天。
    “闯王,你说吧咱们往哪走,我罗汝才听你的。”曹操知道这时候必须有个话事人,情急之下将自己真名都报了出来,同时也是给张、李二人做个表率,让其暂时头听高迎祥的。
    果然,二人见罗汝才这般,也相继表示所部兵马皆由高迎祥指挥。
    最好的方向还是南边,只要突破了竹溪的包围圈,起义军进可入湖广富庶之地,退可去川蜀深山,鱼跃入海大有可为。
    但高迎祥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硬钢卢阎王,最终大手一指西边,随即残存的五万多人向着汉中玩儿命狂奔。
    半日后,大军抵达白土关。
    这里是湖广进入陕西的咽喉,也是大明的绝对腹地,白土关之后就是汉中府。
    这里本来有整整一个卫的士兵驻守,但卫所兵糜烂已久,空额严重,残存的兵也都成了农民,如今白土关只剩个破烂的空壳子,根本没人驻守。
    本来以为捡了个漏,可起义军一扎进去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汉中多山多水且道路崎岖,起义军的速度一下子慢了起来,大军后部随即也被卢象升追上,损失在不断扩大。
    “必须着战兵断后,谁敢出战卢阎王?”高迎祥焦急的看着身后的诸多将领道。
    这时候去断后很大几率就会真的断后,哦,是绝后,可又不能放着外营的人不管,否则任由官军屠戮,以后谁还会跟着他们干。
    孙可望胳膊受了伤、脖子上挂着个布条,刘宗敏和李过前几日与卢阎王有过一战,损失近半,众人皆不发一言。
    战云正在心里祈祷着,女领导啊、红姐姐啊,你可千万别出头,可红娘子双腿一夹马腹就出了列。
    “末将愿为大军掩护!”红娘子声色铿锵,甚至没有征询李岩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