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回到明朝当霸王 > 第20章 大人,我在施粥
    少爷这称呼是战云临时起意,顾阎王和施老三都比他大,让人喊哥战云自己也不自在,顾阎王本来想直接以老大相称,也被战云拒绝了,最后干脆直接以少爷暂代。
    战云一听锅里炖的竟然是人肉,顿时大吃一鲸,同时刚闻到的肉香味儿突然让他变得有点反胃。
    “驴日的,你俩还有没有人性啊!”顾阎王震怒之下一碗热汤直接摔到了其中一人的怀里,同时舱浪一声抽出了战刀。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俺们也是迫不得已,不吃他,俺们就……就饿死了。”两人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着头求饶道。
    “算了,我们先入城看看情况。”最后还是战云开了口,一脸厌恶的率先牵着马向城里走去。
    易子相食的情况很可能在这里客观存在,他不是圣母,不可能拯救所有人,至少现在是这样。
    白水城内也是一片荒凉,走了百十步都未看到一家营业的商铺,偶尔看到几个人也都瘦得皮包骨头,他们看向战云的眼神中带着麻木和恐惧。
    四人在城里晃悠到傍晚,终于搞清楚了白水县的大致情况,白水县原有在册户籍两千两百七十二户,但历经数年灾荒如今土地荒芜,人口锐减了至少一半。
    让战云深感意外的是,白水县如今没有驻军,全县唯一的治安力量竟然是三十多个衙役,距离白水仅几十里的澄城县也大差不差。
    这实在是个被苍天遗忘的小城,穷,让所有人望而却步,但却令战云心中狂喜。
    处于后世的思维,他一直在琢磨怎么征兵才能避免与官府发生冲突,毕竟这可等同于造反,光天化日之下征兵,这在后世妥妥的吃枪子儿。
    可现在问题一下子变简单了。
    第二天一大早,战云先让辛一博从城中杂货铺买了三大口铁锅,又让顾阎王买了几担柴。
    接着战云以每人一个馒头的价格雇佣了十多个乞丐,让他们将东城门外有财主施粥的消息广而告之。
    而后战云便当起了炊事班班长,指挥三个手下开始熬粥,约莫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便陆续有人从城中出来。
    一开始大部分得知消息的人都不相信,也难怪,白水城哪里有财主肯施粥,他们要么早就被张献忠等民军杀了,要么就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但事实胜于雄辩,一开始只有十几个人前来,当三大口铁锅里的米粥香味开始飘起来时,更多的难民从城中涌了出来。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都是满身的补丁,一个个瘦的弱不禁风摇摇晃晃,他们手里端着破碗烂盆儿,目不转睛的盯着锅里的米粥,战云甚至可以听到吞咽口水的声音。
    战云赶紧让顾阎王三人提溜着刀守卫在大锅边,并让所有人排好队开始施粥,他甚至都没说自己是谁,也没说为什么施粥,反正直接施就对了。
    有三个带刀侍卫守护,这些饿的快站不住的百姓哪里敢不听话,手忙脚乱的便排起了两条数十米的长队。
    战云亲自掌勺,不论男女老少,皆是不偏不倚的一人一勺,有几个饿的实在受不了的汉子没等粥凉了就吸溜了一大口,他们被热粥烫得涨红了脸,但愣是忍住没将粥吐出来。
    越来越多的百姓闻讯而来,很快的,三锅热粥被瓜分完毕,没领到粥的人个个唉声叹气,怪自己行动不够快,也有怪土财主太抠门儿的。
    喝完粥的人也没有离去,一边舔着手里的破碗,一边站在一旁看热闹,失去土地、失去一切的他们,每日里除了口吃的竟没有了任何念想。
    到了最后,三口空锅周围竟然围了数百人,即便战云再三说粥已经施完了,让他们明天再来,这些苦命人竟然还是不肯离去。
    他们实在无事可做,有不少人甚至问明天是不是还在这儿施粥,正是夏季,他们都已经打算晚上睡在这儿了。
    在得到了战云肯定的答复后,当天晚上城外至少有一百多人没有离开,战云无奈只好将锅丢到这儿,带着三人去了城中的客栈。
    至于那三口铁锅的安全问题,战云根本不在乎,那三口锅现在就是那群苦哈哈们的命,谁敢打那铁锅的主意,谁就是不要命了。
    当战云再次来到城外时,他都惊呆了,三口铁锅已经盛满了水,甚至木柴堆了足足一座小山,这都是闲的发慌又饿的坐不住的百姓自发搞来的。
    围着铁锅的也不再是昨天那两三百人,整个东城外就如同赶集似的,分成了一圈一圈的人,他们都是从周围听到消息的村镇赶来的。
    见战云走来,一个个的自发让出了位置,顾阎王和辛一博一人扛着一袋米觉得存在感十足,走路都一摇一晃的。
    排在前头的人唯恐耽误施粥,见战云来了已经开始点火,甚至有好事者已经组织人开始排队。
    百姓们不敢招惹战云,一来害怕他们手里的刀,二来也怕财主一生气干脆就不施粥了。
    几乎没有任何耽搁,顾阎王连米都没洗,一股脑的都倒进了锅里,阳光下白花花的米格外刺眼,甚至周围的人一下子都安静了。
    等待的时间最是漫长,更多的人从远处赶来,加入到排起的长龙中。
    三锅粥肯定不够这么多人分,很多人不过是碰碰运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狗哥,看样子至少得来了有上千人,你瞧,那边又来了一群。”辛一博兴奋道。
    战云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时机到了。
    “都让开!让开!知县大人驾到!”
    正在这时,城门口方向呼啦啦的跑来一群衙役,他们簇拥着一个穿着官服的老头,被呵斥的百姓惧怕的给这群人分开了道路。
    知县柴明辉一脸阴翳的走到队伍前头,先看了看锅里正熬着的粥,又看了看战云。
    “就是你聚集了这么多的人闹事吗?”柴知县语气不善的道。
    过往的客商若是要在本县采买,一般都会先去县衙拜访,好吃好喝伺候他自然少不了,说不得还要孝敬点银子,以期望能得到更多的照拂。
    可面前这人柴知县压根就没见过,连招呼都不打,竟然就敢在他管辖的地方施粥,这不是在嘲讽他治理不力吗?
    昨日事发突然他没来得及管治,今天这人竟然还敢造次,而且还号召了这么多人,这是要造反吗?
    必须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柴知县心道,至少得榨出二十两银子来。
    “大人,我在施粥。”战云十分平静的道。
    “哼,本官怀疑你就是在闹事!哪有你这般施粥的?”柴知县一听战云的口气更生气了,三口锅,如何够上千人吃?
    “大人,我确实在施粥。”战云仍旧还是那句话。
    “大胆!本县之民何须你一外来户施舍?你是在质疑本官的能力吗?”柴知县真是被气到了,面前这小子是傻子吗?没看到他身后这三十多个衙役吗?
    真是一点都不开眼啊!
    “你才发现啊大人,你治下的百姓都要饿死了,你竟还有颜面苟活于世,若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以谢罪了。”战云笑了,他笑的很自信。
    周围的百姓个个义愤填膺,很显然,这个县官早已失去了民心。
    “你……你……来人!此人胆敢聚众闹事、还污蔑当朝命官,给我抓起来!”柴明辉万万没想到战云这么敢说,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百姓们,看看吧,这当官的根本不想让咱们活呀!”战云没等衙役动手,后退了两步,对周围围拢了一圈的穷苦百姓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