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第403章 莒国公府,开宴拉!
    莒国公府!
    翘了班,当了一次家贼的尚书大人正在院子里指挥:“这个灯,好像有些歪了!左边一点,左边一点!”
    “那谁,适当快些!争取今天安装完毕,老夫晚上看看能不能请客!”
    “请谁呢?”
    莒国公一边吩咐着工匠,一边嘀咕,“皇帝是肯定要请的,老夫最喜欢看他羡慕的眼神!隔壁程咬金也得请,少了他喝酒都喝不痛快!李靖、李绩、秦琼、房玄龄、杜如晦......”
    随着想到的名单越多,唐老爹脸上的神情就越兴奋!
    尼玛,想着他们一脸羡慕的神情老夫路就觉得浑身舒爽啊!
    “公爷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唐俭转头一看,不是自家夫人还能是谁?
    “嘿嘿!”
    唐俭咧嘴一下道:“夫人,你看,看匠人们在做什么?”
    抱着唐老七的元氏看了半天,看不出有任何值得高兴的地方,“不就是换个灯么,你高兴个甚?再说了,你把灯按这么高,怎么点燃?咱们府里以后是不是还得配上几个梯子?”
    看着工人们的举措,昨天晚上没有抱着唐老七去来亭坊的元氏不仅不解,还一脸抱怨。
    灯,哪能这么安装?
    唐俭却是嘿嘿一笑,答道:“夫人,这可不是一般的灯呢!”
    指了指内院里摆放着的那用绸布遮盖着的东西,唐俭神秘一笑继续解释道:“夫人,看见那玩意没有?那是咱们儿子弄出来的叫做‘发电机’的玩意,只要那玩意转动起来,这新的灯自然就亮了,根本不需要点火!昨晚上,儿子在长安百姓的面前展示的东西就是这个!这普天之下可就只有一台这玩意,以后咱们府里就都不用油灯和蜡烛了!”
    “真的?”
    元氏将信将疑,这灯不用油不用点燃,怎么都觉得有些离奇啊!可转头一想,自己儿子弄出来的东西能假得了?原本将信将疑的元氏又换上的笑容,“好!咱们儿子就是有出息!嗯,不仅有出息,还晓得心疼府里,这次终于把好东西先给家里用了!”
    “给家里用?”
    听着夫人对儿子的夸奖,唐俭心里有些酸楚,情不自禁轻蔑一笑,“你自己生的儿子,你不知道他的尿性?你认真想想,唐老四什么时候把最好的东西最先给家里用过?”
    元氏略微思考,发现了一个很让人冒火的答案:似乎,从未!
    嗯,也不是说从未!
    烈酒和香水那是最先给家里了!可那是有目的的,唐老四那时就是想借着府里的宴会,将烈酒和香水推销出去!
    除此之外,没有了!
    火药,给了亲家!
    水泥,给了道路监!
    玻璃,先给了长安学院!
    就连建筑手段,也给长安学院了!至今莒国公府还是四进的院子,而非长安学院那种楼房!
    “那么,这玩意咋来的?”
    冒火之余,元氏也有些好奇,丈夫是哪里去弄的这玩意,莫非?
    “嘿嘿!老夫去长安学院骗来的!”
    唐俭的话证实了元氏的猜测!他笑着道:“皇帝把老四叫去了皇宫,老夫就直接去长安学院把这东西给诈了出来!咱们可说好了,这东西怎么也不能让给李二那厮!总不能有什么好的东西就往老丈人家里拿吧,还没成婚呢!”
    “好!”
    唐俭的话立即引起了元氏的共鸣,她咧嘴冷冷一笑:“放心,这件事儿,奴家来安排!”
    ......
    “娘,您怎么坐在这上面了?”
    刚回到家,就发现屁股坐在发电机的三角座子上,双腿还踏在塔板上的母亲的唐河上愣了一下,一脸关切道:“这玩意硌得慌,您还抱着老七,也不怕摔着了?”
    “为娘还没老到那等程度!”
    元氏一边逗着怀里的唐老七,不疾不徐回答到。
    得!
    又是送命题!
    唐河上索性不说这茬,转口问道:“我爹呢?我找他有事!”
    “是说这发电机的事儿吧?”
    元氏继续不疾不徐道:“这事儿你不用找他,找我就行!”
    !!
    老娘如此说,唐老四焉能听不懂里面的意思?他满头黑线,从未想到,自己不仅被老爹坑了,还会面对老爹老娘的统一战线!
    事已至此!
    唐河上一甩脑阔,决定对老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娘,既然您能做主,那儿子可就说了。这发电机儿子得带走!”
    “嗯!”
    元氏嗯了一声,没接话,反而是反问道:“四儿啊,你扪心自问一下,为娘这么些年养育你们辛不辛苦?”
    又双叒叕是个送命题!
    已经晓得母亲这话外之意的唐河上一脸苦笑!
    回答不辛苦?
    呵呵,唐河上,老娘打死你个不孝子!
    回答辛苦?
    嗯,吾儿既然知道娘娘辛苦了,是不是该孝敬孝敬娘?
    !!
    呵呵!
    这还怎么把东西带走?
    非要听母亲说一句“好你个唐老四,有了媳妇忘了娘耶?”
    幸好!
    某还有百科全书!
    唐河上强打着精神在脑子翻阅了起来,可是,仅仅片刻,他的脸上的苦涩比之前更深了一些!
    之所以苦涩,是因为唐河上在上面只看到了一条类似的题目“我和你娘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当然,最让唐河上头疼的是此题,百科全书没有给出标准答案,而是给出了一个十分操蛋的建议——凡遇到此题者,建议回答跳河自杀!
    神TM跳河自杀啊!
    如今是回答一句跳河自杀的事儿么?
    发电机只有一个,老娘霸占着弄不走,自己又被迫答应了皇帝......莫非,要唐某将发电机劈成两块,一边留一块?可这尼玛又不是猪肉和大饼,能够拆分!!
    娘啊,您不把这东西给我,儿砸我将要被皇帝拉去蹲大狱!
    唐老四是很想把自己的难处告诉老娘,但是,他没能说出口。缘由很简单,根据唐老四对自家老娘的了解,老娘绝壁会说一句:那正好啊,蹲大狱了省的老娘每天给你担心!儿砸,放心去吧,娘会每周来探监一次!
    想到这里,唐河上只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真丈人”和“假母亲”!
    ......
    皇宫,立政殿!
    破天荒早早结束一天政务的李二陛下脸上挂着有些献媚的笑容坐在主榻之上,他的身边是一具被称为“皇后”的微微发福的躯体。
    说道发福,长孙皇后如今是横竖看正在门外一摇一晃学着走路的小丫头不顺眼,要不是生了那个小丫头,本宫的身材会走样?
    这份不顺眼十分强烈,就在刚才,皇后还一脸郁郁的对着皇帝道:“陛下,都怪你,要不是你,臣妾的身材会发福?”
    皇帝的嘴角有些抽抽,腹诽着:怪朕?呵呵,那天晚上是谁险些把朕的老腰给整断了?还有,到底是谁,在朕几天不来立政殿之后,就要到两仪殿去蹲朕?
    当然,这些话,李二陛下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虽然皇后听了之后不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可皇后也是女人,惹毛了都是会化身城老虎的存在。别的不说,要是今晚逮住朕,来个两三次盘肠大战,即便是朕有心杀贼,届时恐怕都无力回天呢!
    所以,李二陛下的脸色才会有一丝献媚,他道:“观音婢,嘿嘿,今日朕弄到一个好玩意!”
    “好玩意?”
    皇后嘴角一挑,仿佛在说,皇帝,别想转移话题,你自己说说,如何补偿本宫!
    “真的是好玩意!”
    从未夫纲不振的李二陛下看着皇后的神色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有一说一,朕不是惧内,而是三十五岁的男人永远惹不起三十二岁的女人!嗯,侧重点,体力!
    所以,李二陛下认真解释道:“你还记得那天咱们去长安学院见到的那东西么?”
    “陛下是说......灯?”
    皇后的脸上顿时挂满了惊讶:“陛下是说,你抢了唐河上的电灯?”
    “诶,不能用抢字!”
    皇帝双目一瞪,强调道:“是唐小子自愿献给朕的,你看,朕都毫不保留,准备直接拿过来在立政殿和两仪殿用呢!”
    “哼!”
    却是不想,皇后听得此言,脸上的震惊立马变成了一脸醋味,“臣妾还以为是臣妾一个人用呢,结果还要和吉儿妹妹分享!”
    你们不是好姐妹么?
    皇帝直接愣住了!
    难道你和杨妃都是写作的“好姐妹”,读作的“小婊扎”?
    不像啊!
    这么些年了,你们二人的感情不是挺好么?
    “咳咳!”
    李二陛下干咳一声郑重解释道:“胡说八道,朕的书房在两仪殿呢!杨妃哪里只是顺便给她安装上而已!”
    “行了!”
    皇后倒是翻了一个白眼,“开玩笑的呢,那东西什么时候运过来?”
    听得皇后说自己是开玩笑,李二陛下松了一口气,赶紧道:“明天,唐河上可向我保证过,明天一早送过来!”
    “明......”
    “启禀陛下,老奴有事求见!”
    皇后还没来得及接话,门外便传来了老太监的声音。
    夫妻之间的对话就此停止,李二陛下对着门外道:“进来!”
    老太监迈着小碎步小跑了进来,行了一礼道:“陛下,皇后,莒国公传来消息,说请您、太上皇还有皇后前去赴宴!”
    唐俭请宴?
    是唐老七抓周么?
    不对,唐老七比咱们家兕子还大几天,抓周这事儿上个月不就该过去了么!
    是唐俭过寿?
    也不对,唐俭那厮是冬月出生,还有半年呢!
    元氏过寿?
    也不对啊!
    夫妻二人对望一眼,纷纷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
    倒不是二位想如此,而是那唐俭平日里很少举办什么宴会啊!
    屈指可数的,还要数到贞观四年的时候,朕后来才晓得,唐俭那次宴会说到底是为了显摆儿子弄出来的烧酒和香水来着呢!
    李二陛下皱着眉头回忆,凭借着这么多年的了解,他总觉得今晚的宴会不是个什么好宴会。
    他沉声问到:“唐俭有没有说今日宴会是为了啥?”
    “说了!”
    老太监点点头回答道:“说是好久没请同僚们聚会了,搞得大家都以为他唐某人是铁公鸡。莒国公为了给自己正名,专门举办了一场宴会!莒国公还说,酒肉管够!”
    “呵呵!”
    李二陛下冷冷一笑,显然是对唐俭的这说法嗤之以鼻!
    你唐俭铁公鸡的名头正得回来?
    所以!
    “今晚的宴会只怕不是啥好宴会啊!”
    李二陛下一脸八九不离十的样子,问道:“观音婢,你说咱们去还是不去?”
    “去!”
    皇后娘娘噘嘴一笑,“人家请了,哪有不去的道理?他唐俭的宴会那么久才有一次,怎么能不去吃他一顿!再说了,去了才晓得他唐俭到底为何来举办一个宴会!”
    无独有偶。
    就在李二陛下和皇后二人认定唐俭宴无好宴的时候,收到同样邀请的房玄龄、杜如晦、魏徵、长孙无忌......几乎每一个被邀请的大臣都是一脸冷笑。
    “唐俭开宴?呵呵,那铁公鸡这次舍得酒肉了?”
    “去不去?”
    “为何不去?老夫这次,要把这两年来唐俭在某家里吃的宴都给吃回来!”
    他们有两个共同的认知,唐俭那狗日的的宴会有好宴?既然你唐某人敢开宴,某就敢来!反正不送东西,多吃你几斤肉,多喝你半斤烧酒,某要将这两年你吃某家的都给吃回来!
    一众收到宴请的人,纷纷表示一定前往!
    于此同时,莒国公府里,正在风风火火地做着宴会的准备。
    得亏莒国公府在唐老爹的“艰辛”节约......咳,操持下,也算是家大业大,要弄酒肉什么的,还算挺方便。
    不然,这样临时性决定的宴会,指不定弄一个照顾不周出来。
    那时,唐俭的身上可不会仅仅背上一个铁公鸡的称号。
    嗯,忘了说,不仅仅是府里的下人们忙碌地做着准备工作,还有四个来自大安坊的工人也在莒国公府里忙碌地安装着电缆和电灯。
    公爷和夫人可是交代了,一定要在宴会开始前将所有电灯给布置好!
    至于东家......
    他此时显然已经认命,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根本不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