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第404章 看样子,唐俭是真的想给自己正名啊!
    能不认命么?
    书房里的唐河上一脸苦笑!
    他比任何人都晓得自家老爹开宴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告诉满长安,看,我莒国公府安装上电灯了!
    爹啊!
    您这已经不是坑儿子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您这是嫌弃儿子不孝,要送进天牢劳动改造啊!
    唐河上欲哭无泪,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等着老丈人看到这府里明亮的灯光之后会是神马表情。
    嗯,用个不恰当的比喻,那是情敌横刀夺爱,还在你面前臭显摆!
    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唐河上觉得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唤醒神豪系统或者吼一声战神归来,然后反手打脸!
    更何况,老爹争抢的对象是尼玛皇帝?
    人家可是不需要激活神豪系统就能在大唐正向反向打脸所有人的存在。
    “哎!”
    老妈惹不起,准老丈人惹不起,如今只有一条出路了。唐河上幽幽一叹,拿出一张大黑布摆在了床上,然后打开了柜子的门,将一件件衣服往那黑布上面放。
    这不是要卷着被子准备蹲大狱,而是准备裹着衣服跑路。
    要么留下来牢底坐穿,要么跑到荆州去,到时候开着几条军舰回来,将炮口对准皇帝说一句“小爷现在掌控着真理,这发电机小爷不供应了”!
    面对这样的选择题,小孩子都不会说“我全要”,何况唐河上一个刚满十八岁的成年人?
    毫无疑问,冠军侯喜欢后者。
    哪怕第二条选项纯粹是意营!
    短衫,放了两套。
    长衫,放了两套。
    狐裘,放了一件。
    嗯,还有必不可少的铜钱和金叶子也放了不少。
    毕竟,有钱了,到了荆州才能置办些过冬的衣服,一件狐裘明显不够。
    将黑布一裹,然后顺着对角线捆绑,一个小包裹就这样形成了!
    唐河上嘴角微微翘起,自嘲一笑道:“大爷的!咱一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如今竟然会熟练地打包裹跑路?这算个什么事儿?”
    探查一个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终于确定四周没人注意自己的唐河上一边摇摇头一边走出了房门,然后朝着马厩的方向走去。依旧是那匹还在壮年的白马,被唐河上牵着从莒国公府的后门走了出去。
    这一刻,莒国公府的四公子,大唐冠军侯,开府的冠军大将军要开溜。
    “冠军侯!”
    可就是这一个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您这是要去哪儿呢?”
    唐河上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抬头望了过去,只见自家后院门口外的大树上坐着一个人。那人身穿一件锁子甲,头发胡乱的用一条黑色头巾给扎了起来,看上去相当干练。
    至于么?
    看着这样的装扮,冠军侯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有句蜀地方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们百骑都这么清闲么?”
    唐河上将白马的缰绳一丢,顺势靠到了门上,“专门在我莒国公府的后门蹲着!还不好端端在地上站着,跑树上去?”
    “并未!”
    身穿锁子甲的百骑司士兵摇了摇头,咧嘴笑道:“是陛下的要求,不然卑职也不会大热天穿着一个锁子甲在这里了。至于这树上......没办法,树冠上凉快些!”
    “够聪明!”
    唐河上对那百骑士兵竖起大拇指,然后转身推开门,带着白马又走了回去。
    不是唐某不想跑,而是皇帝把百骑司都出动了,怎么跑?
    俺又没有程处弼和房二那样的武力,打不过人家啊!
    哎!
    宝宝心里苦。
    ......
    就在唐大侯爷从后门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莒国公府的宴会开始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府里的下人们更加忙碌,莒国公也没有闲着。
    在自家夫人的帮助下,唐俭穿着一件紫色的常服,戴着一顶精致的僕帽,腰间挂起了李二陛下赏赐的玉带,整个人宛如一个骚......咳,红包(嗯,就是颜色有些不对)!
    元氏一样是盛装打扮,就连平时里很少用的大安作坊出产的限量版香水都给喷在了身上。
    听自家儿砸说,那香水的成本可都是几百贯呢!
    “怎么样?”
    “帅气!奴家呢?”
    “贵气!”
    夫妇二人各自转了一圈,得到了彼此的好评,这才联袂朝着莒国公府大门走去。
    不多时,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抵达。
    “哟!克明,早,早,早!快,进屋先行歇息!”
    “呀,玄龄,里面请,里面请!”
    “嚯!老魏,你来了,怎么不把夫人也叫来?”
    “......”
    每到一个人,唐俭都是红光满面,笑脸相迎,客气极了!
    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唐俭今天好像真的很是热情好客啊!典型的一副“有朋自远方来”的样子啊。
    可是,只有莒国公自己心里清楚,每到一个人,他都会在心里激动!
    “哈哈!杜如晦来了,仆射又如何,还不是没有电灯?一会儿羡慕死你!”
    “嘿嘿!房乔也来了,一会儿一定亮瞎两个宰相的眼睛!”
    “哟哟!老魏果然也如期来了,嗯,有些可惜,他没带他夫人过来,少震惊了一个,有些美中不足!”
    ......
    “陛下!”
    李二陛下如期而至,唐俭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李二陛下、太上皇和长孙皇后那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唐俭迎了上去,“陛下、太上皇、皇后、杨妃,四位能来,臣真是高兴至极,荣幸至极啊!”
    看着唐俭脸上的笑容,感受着唐俭的热情,李二陛下在这一刻情不自禁有了点动摇“莫非,唐俭现在真的改邪归正了,想一改自己‘铁公鸡’的称号?”。
    可是,为何朕总觉得唐俭的笑容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皇帝将疑惑的眼神投递给了皇后。
    长孙皇后眨了眨眼睛,表示:臣妾也看不透啊!
    罢了!
    李二陛下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只能期望唐俭是真的想给自己正名,他开玩笑道:“茂约,你的宴会,朕和父皇怎么可能不来?不过,朕和父皇都来了,你可不能用普通的酒肉招待哟!”
    唐俭伸手一引,“那是自然!臣举办宴会什么时候小气过?”
    “请!”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