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第405章 朕信唐俭了!
    宴会终于整起来了,每个案几上都有一盘上好的牛肉。很明显,肯定是唐家某个庄子上的牛......摔死了!
    当然,牛肉只是开胃菜,还有上好的烤全羊、涮羊肉、巴掌大小的海蟹、半尺长的对虾、莒国公府富有唐河上特色的红烧肉、海参......
    当真是称得上玉盘珍馐了!
    “看来,这次唐俭没有骗朕,他是真的想改变大家对他铁公鸡的认知啊!”
    初略估算了一下,李二陛下发现今日唐俭府上的宴会配菜,每一个人的份额都价值不下十贯,这还不算没有弄上来的上好烧春。李二陛下有理由相信,唐俭都上了这么些好菜了,自然不会吝啬到给大家和劣酒,毕竟,全大唐的烧春都是唐河上的作坊弄出来的。
    这样一机算,铁公鸡还真的在拔毛啊!
    不仅李二陛下在不断推倒自己以前的怀疑,就连在场的达官贵族们也是一脸不可置信。什么时候唐俭这么大方过?
    扪心自问了一下,从未啊!
    可是,咱们又实在想不出来唐俭为何要举办这个宴会。那么,结合眼前的情况,只能相信活了五十多岁的唐俭是真的转性子了!
    “诸位!”
    在在场所有人开始相信眼见为实的时候,莒国公府的仆人抬着几个土缸走了上来。
    莒国公唐俭也正式走到了宴会的台前,他笑着道:“诸位的光临,正式让寒舍蓬荜生辉啊!为了答谢诸位给唐某这个面子,某准备了大安坊最好的烧春!把盖子给揭开!”
    唐俭一声令下,仆人立即揭开了一个酒缸的红布盖头,刹那间,浓郁的酒香顿时在莒国公府的院子里扩散!
    “吸吸!”
    李二陛下猛然吸了一口,心道,果然是好酒啊!狗日的唐河上也不晓得孝敬一下他的准岳父!
    程咬金也是猛然吸了一口,眼珠子直勾勾盯在了莒国公府仆人的方向,似乎在打算着要不要在某个晚上抽个时间过来一趟,做点以前在瓦岗寨做过的老本行——抢酒!
    咳,之所以叫抢,源头也很简单,武夫做事儿,能叫偷么?
    显然不能够。
    尉迟恭情不自禁抹了一把口水,脸上羡慕和郁郁互相交替,似乎在埋怨自己距离莒国公府太远了,不方便晚上过来做点武夫应该做的事情。
    魏徵不好酒,却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
    杜如晦晓得自己的身子已经不能喝酒了,却在考虑着是不是要破个戒?
    “诸位!这几坛子酒可是前年大安作坊酿造出来的第二批酒。”
    唐俭笑着道:“四郎那小子孝顺,就给老夫搬了几百斤过来,全部窖藏。如今的味道定然是这世上最好!来来来,给诸位添上,咱们今日一醉方休!”
    孝顺?
    也亏得唐老四此时还在自己房间里躲着,没听到老爹这句话,不然定然会嗤之以鼻,爹,您不借着我的名义去大安坊,这酒你骗得走?
    仆人们在各个桌案来回走动,终于给所有人都参上了酒。
    李渊迫不及待端起酒杯闻了一下,由衷赞叹道:“你唐俭果然舍得,这样的美酒都愿意拿出来给咱们品尝!以后,谁要是说你唐俭是个铁公鸡,你就来找朕,朕给你做主!”
    “哈哈哈!”
    唐俭哈哈大笑:“多谢太上皇!”
    心里却在滴血,今日,可是下了大价钱了,最好的酒都拿了出来,一会儿你们的羡慕和震惊要是不到位,以后别想来老夫这里喝酒。
    “来来来!”
    唐俭脸上挂满了伪笑,“咱们端起酒杯,喝这第一口!先说啊,今晚,每个人至少三杯酒。喝少了,是看不起唐某!”
    三杯?
    在场不少人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三杯起码也是五六两酒的量了,这可是烧春量不小呢!
    可转眼一想,唐俭都说了,这是去年酿造的第二批酒,如今这市面上只怕没几个人有了,不喝醉对得起如此美酒?
    “喝了!”
    太上皇站了起来,大笑道:“如此美酒,当得一醉方休!”
    “喝!”
    “喝!”
    “喝!”
    “......”
    宴会上的所有人,共同举起了酒杯。
    “嗨!”
    一口烧春下肚,醇香的味觉,腹中的热火,让人情不自禁发出了舒坦的声音,莒国公府的外院瞬间被这种声音笼罩。
    然后是第二口!
    第三口!
    佳肴佐着美酒,短短一刻钟,莒国公府外院的宴会就进入了高潮,第一杯酒也在这个时候宣告了完结。
    然后,第二杯酒满上,不少人开始离开座位,与同僚相互敬酒了起来。
    “陛下、太上,臣敬二位一杯!”
    背对着火把的唐俭挂起一丝坏笑,双手举着杯子敬向了李渊和李二。
    李渊和李二自然是笑着举杯相迎,这一刻,他们已经完全在心里认定唐俭这次是真的要痛下决心改掉在同僚之中铁公鸡的笑称了。
    想来,也算合理!
    唐河上的作坊现在是越来越赚钱了,整个大唐的商业税他唐老四承包了一半,而现在的商业税已经能够达到大唐赋税的一半。试想一下,唐河上税金都上缴了那么多,莒国公府赚了多少钱?
    “茂约啊!”
    李渊由衷称赞:“你有一个好儿子!以后这样的宴会一定要多举办些,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嘛!”
    李二陛下的脸色却出现了一丝不甘,不是都说父亲岳父一碗水端平么?可唐老四那狗日的女婿还从未孝敬过朕金银美酒呢!就算是宫里的御酒,那都是花了钱采购的,咳,虽然价格比市场价低九成!
    不过,不甘归不甘,此时的李二陛下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朕信了,唐俭确实是想一改风评了!
    唐俭微微一笑,答道:“四郎还是个孩子,当不得太上如此夸赞,否则他要飘。”
    嘴上如此,可唐俭的心里是美滋滋的,老夫的儿子当然厉害,长安学院不是有个说法叫遗传么?
    再说了,要不是因为老子英雄儿好汉,唐某今日会宴请你们?
    呵呵!
    该你们羡慕的还在后头呢!
    此时,莒国公府里的仆人们借着大家喝酒无暇顾及的时候,已经悄悄摸到了火把的旁边,他们的眼睛都放在了公爷身上,只需要公爷一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