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第406章 爹,请恕儿子不孝!
    随着第二杯酒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人走了过来朝唐俭敬酒。
    他们都说着“莒国公,我等错怪你了”云云,很显然,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唐俭这次是真的要一改铁公鸡的风评了。
    这是好事啊,以后唐俭大方了,咱们不就能多来几次莒国公府,多喝几次两年的陈酿?
    不!不对!
    以后可能还有三年陈、四年陈,甚至十年陈!
    那可一定是是大唐独一无二的美酒了。
    只怕皇宫里都没有吧?
    这也亏得李二陛下不晓得臣工们的思想,不然一定会黑着脸说一句“自信些,把‘吧’字去掉”!
    没办法,皇宫里确实没有陈酿,可不是朕没有存东西的习惯,而是朕举办的酒宴太多了,实在没办法截留。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第二杯酒液越来越少,眼看着即将喝完。
    程咬金已经有了些微醺,重点,不是醉,而是微醺。
    平日里不怎么喝酒的魏徵已经二麻二麻,不过,他还是觉定给唐俭一个面子,将第三杯酒给喝了!
    房玄龄的脸上已经挂满了红色,那是酒精催发的。
    杜如晦终究没有破戒,只是一口珍馐配着一口清水。虽然这是在莒国公府上,可老杜同志还是害怕自己喝了酒发病,唐河上救援不及......
    尉迟恭的酒已经喝完了,明显他在等着第三杯,不,他是在等着喝完第三杯之后还有三杯!
    长孙无忌.......
    就在此时!
    莒国公突然大手挥了一下!
    早就藏在火把旁边的仆人们得到了之前说定的讯号,一下子将火把给灭了!
    “怎么突然黑了?”
    微醺的人,脸上挂起了茫然。
    端着酒杯刚准备给自己倒酒的尉迟恭一下子停住了手,生怕这黑灯瞎火之中将酒给洒出去了!
    程咬金眼珠子一转,正在盘算,某要不要借着黑暗,跑到那酒缸旁边,扛起一缸就往隔壁跑?
    李二陛下端起一杯酒,刚刚往嘴里送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呢!
    就在此时,唐俭拍了拍巴掌,“诸位,不要慌,某给大家看个东西!我说,要有光!”
    “噗!咳咳!咳咳!”
    李二陛下一口老酒咳了出来,见识过前天晚上长安学院阵仗的他如何不清楚唐俭这是要做什么?分明是显摆他的家里装好了电灯!
    还尼玛美其名曰要一改铁公鸡的风评,合计着是想装逼,想赚羡慕嫉妒恨!
    光你老妹!
    李二陛下很想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砸像唐俭!
    尼玛,朕的立政殿和两仪殿还没安装,你TM就装上了,这让朕安装好以后还如何让百官们羡慕?
    也就在此时,一盏灯亮了,然后第二盏、第三盏......
    竹炭灯丝、玻璃和惰性气体构成的电灯挨个亮了起来,莒国公府的外院顿时被光明笼罩!
    相比之前的火把,现在的光芒足以让人看清楚身旁之人脸上的胡须!
    脸上挂着笑容的唐俭扫视了一圈四周,却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脸上挂上了震惊的表情,羡慕和嫉妒倒是出现了几例,更多的则是狠和悔!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唐俭身前两步左右的李二陛下,那一脸的恨意仿佛要将人鲨了然后烹了!
    能不恨么?
    想到唐河上说过这大唐只有一台发电机的李二陛下在心里大骂!
    狗日的唐俭!
    狗日的唐河上!
    不声不响就把发电机拿来安装在了莒国公府,这让朕怎么办?朕可是给皇后跨过海口,明天要在两仪殿和立政殿安装电灯的。可如今,明天朕怎么安装?
    告诉唐俭,必须把电灯给拆了,送到朕的皇宫里去?
    可那尼玛是唐俭,不是唐河上!
    朕找唐河上要东西,还能曲解成唐河上孝敬老丈人,可要是让唐俭把这发电机给拆了,立马就会传出朕抢唐俭的东西!
    这种名头,朕作为一个英明神武的天可汗,未来历史上的千古一帝能背?
    当真人设不要了?
    李二陛下心里恶心得慌!
    亏得朕之前还在相信你唐俭是真的改过自新,是真的想丢弃铁公鸡的称号了!
    如今......
    朕是信了你们两父子的邪!
    一个诓骗朕,说明天给朕安装电灯,另一个借着要丢开铁公鸡名号的名义举办了宴会,合计着就是要朕看看你莒国公府将唯一的发电机给弄来了?就是要告诉朕,朕想抢的东西抢不到?
    顶你个肺!
    日你仙人板板!
    ......
    但凡李二陛下心里能想到的各个地方的骂人方言,都在心里说了一遍!而骂的对象,毫无疑问就是唐俭和唐河上!
    在自己房间里一直打着喷嚏的唐河上一脸苦笑,他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是那些人在背地里骂着自己。而自己挨骂的罪魁祸首,写作“唐俭”,读作“老爹”,绰号“坑儿子实力派”!
    “呵呵!哈哈!哈哈哈!”
    李二陛下突然笑了起来:“好,好一个唐俭!果然每一次宴会都有着自己的目的!茂约啊,只怕你今日的目的就是想告诉咱们,你莒国公府鸟枪换炮了,撞上电灯了吧?”
    李二陛下的话让在场所有人感同身受!
    即便是一项耿直不喜欢说人坏话,已经二麻二麻的魏徵都在腹诽:狗日的唐俭,这件事儿做得相当不地道!
    房玄龄也站了起来,他一脸不开心道:“唐茂约,若是你不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呵呵!”
    别怪老夫打你!
    今日有皇帝在,打了你,你也白瞎!
    别说什么检察院会和法院会给你公道,你没看到么,王珪和孙伏加脸上的狠辣可比房某更甚!
    唐俭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画了那么大的代价,用了那么多钱,目的只达到了一半,那就是只赚到了狠和嫉妒,可羡慕和震惊几乎是一点也没赚到。
    亏!
    血亏!
    唐俭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早知如此,还举办锤子个宴会?
    如今,不仅没有装逼成功,让心里觉得爽快,还得挂着笑脸给大家赔礼道歉,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此时只想用手去捂住左胸,可他能做的只能是腆着笑脸解释,“陛下、诸位!某是真的没有显摆的意思某这不是想着前天晚上大家都看得不够真切嘛!所以借着这个宴会,把大家请来,真真切切看一遍。诸位可别误会了某的一片好心,某今日准备的这些食材可绝对是上等的东西,这酒可是长安独一无二的存在。”
    “呵呵!”
    李二陛下一声冷笑。
    很显然,唐俭这样的解释不能让李二陛下满意,也自然不能让在场的官员们满意。
    李渊一脸含恨,“唐茂约,妄朕如此相信你,可你呢,你诓骗了朕,也诓骗了大家!你太伤朕的心了!”
    “对!唐俭,你不仅是铁公鸡,还是个骗子,欺骗了大家的信任!”
    “就是,咱们都相信你大气了,准备明天给你宣扬宣扬宴会,结果你来这一出!”
    “唐俭,你犯了众怒,这次你不认真给大家道歉,我们绝对不会原谅你!”
    “不原谅!”
    “绝交!”
    “......”
    声讨的声音此起彼伏,莒国公为了装个哔成功搬起了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
    他的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就有多活该!
    莒国公一脸委屈,“某,不是道了歉了嘛!”
    “呵呵!毫无诚意!”
    “对,道歉需要诚意!”
    “......”
    众怒,哪有那么好平的?
    咋办?
    看着一个个奋袖出臂的同僚,唐俭心里慌得一批!
    “要不,某给大家一人送两斤陈酿,表示谢罪?”
    众人:“......”!
    “五斤?”
    众人:!!
    “十斤!”
    唐俭一咬牙,“这可是我府上仅仅剩下的酒了!”
    众人依旧在挽袖子!
    好嘛!
    唐俭这会儿明白了,眼前这群土匪,哪里是眼馋酒了,明明是眼馋自家的电灯!
    可是,唐某哪有能力应承这个事情?
    咋办啊!
    看着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同僚们,唐俭情不自禁后退的一步,他伸出手,吼了一句从倭女那里学来的话:“桥豆麻袋!某这就叫唐河上过来,诸位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他提!”
    这句话,终于让缓缓靠近的文武百官们停住了脚步!
    唐俭立马叫来仆人,吩咐道:“快,去找四郎过来,就说老夫找他救命!”
    “晓得了!”
    见识了现场情况的仆人应了一句慌忙朝着唐河上的卧室跑去!
    卧室里,唐河上正靠着回忆画着莒国公府的草图,仿佛想从府里找一条地道给钻出去!
    然而,莒国公府并未靠近漕渠,终究也没有水道和地道。
    “四郎,不好了!”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唐河上蓦然觉得心里烦躁,他转头吼道:“嚎什么嚎!没见小爷忙着么?”
    仆人慌忙告罪,“对不起四郎,可仆也是没办法啊!公爷让您去救他!”
    救他?
    “喝醉了?”
    “并未!”
    唐河上微微一愣,随即立马猜到了自家老爹怕是犯了众怒了!他脸上挂出了冷笑:“不去,我很忙!”
    说句大不孝的话,这样坑儿子的老爹,小爷巴不得他被百官们打死,以后乐得清静!
    “别啊!”
    仆人拱手哀求道:“公爷现在太凶险了,您还是去吧!”
    唐河上依旧摇了摇头,去个锤儿?
    “滴!”
    可就是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了久违的滴滴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声再度响起:“检测到宿主父亲危在旦夕,触发任务‘拯救老爹第二次’!限时十五分钟完成,若是任务失败,宿主将被净化!”
    “净化你大爷!”
    唐河上情不自禁在脑子里骂了起来,“你TM是小爷的系统,还是我爹的系统?”
    “自然是宿主的系统!”
    “那你还把我往火坑推?”
    “本系统是为了避免宿主背上不孝骂名!”
    “呵呵,你的解释好有道理!”
    唐河上无言以对,只能站起身来,朝着外院走去,“给我说说情况!”
    他的心里是无比郁闷,上次去塞北救老爹应当得很,可这次在家里给老爹解围......
    哎!
    唐河上摇摇头,只能安慰自己,谁让那是自己老爹(主要是怕被净化)?
    感受着明亮的灯光,看着外院一群人将一个人合围即将单挑或者群殴的态势,唐河上嘴角抽了抽,很想说一句“爹请恕儿子不孝!各位叔伯,打死他吧!”
    可他终究还是挤进了人群,走到了自家老爹的身边,然后拱手告罪道:“陛下、太皇,诸位叔伯,消消气!我代我爹给大家赔罪就是!”
    “真的?”
    一位官员一脸怀疑!
    “真的!”
    唐河上苦涩点点头,“诸位但有所请,只要小子能够做到,绝不推诿!”
    “很好!唐四郎,你比你爹敞亮!”
    “就是,长安都晓得,冠军侯从来都是一诺千金!”
    “......”
    听着这些话,唐河上很想说一句“诸位,你们这是夸奖么,可为何我总感觉你们在嘲笑我不是我爹亲生的?”
    “多谢诸位!”
    唐河上拱了拱手,“说吧,诸位有何要求?”
    “我们要电灯!”
    “对,你爹拿这玩意挤兑咱们,就必须以这玩意来赔罪!”
    “......”
    毫无疑问,在场所有人都想索要电灯!
    唐河上给自家老爹投去了一个埋怨眼神,仿佛在说:爹,看你搞出来的好事!
    唐俭不着痕迹的朝着旁边望去,装作没有看到。
    哎!
    唐河上幽幽一叹,允诺道:“某答应你们,只是,这发电机制造不容易,还请诸位给小子一年时间,小子一定让诸位的办公场所和家里都用上电灯!”
    一年?
    似乎也不久!
    听了唐河上的允诺,不少人的心里已经产生了动摇。
    可有一个人不干了,一年?
    朕可是给观音婢允诺过,明天就装上电灯的!这要是做不到,往后几天还不得交公粮到断了老腰才能抚慰?
    “不行!”
    李二陛下摇了摇头,凭什么你们父子做出来的事儿,让朕来承担?“朕最多给你两个月!”
    唐河上一脸苦笑,老丈人您添什么乱?“陛下啊,两个月建设起水电站,时间不够,人力不够啊!”
    “反正朕等不及!”
    皇帝瘪了瘪嘴,“诸位怎么看?”
    有了皇帝打底,谁还愿意多等十个月?
    我等又不是魏徵那样的耿直人!
    魏玄成:为何要带上魏某?魏某也等不了十个月嘛!
    反对的声音再一次在莒国公府响起!
    唐河上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若是陛下给臣解决人力问题,臣可以试试!”
    “没问题!”
    李二陛下耸了耸肩,事情就这样敲定!
    唐河上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场的官员们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宴会都还没吃完,未必就这样走了?
    “酒呢?”
    太上皇一巴掌拍在桌案上,“酒,倒上,继续吃喝!对了,还有朕的十斤酒给朕备着,一会儿带走!”
    唐俭: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