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寒门祸害 > 第1924章 逆鳞
    声音并不大,但在殿中进行了回响。
    如果此事传出外界,恐怕又要惊掉很多人的下巴了。却是谁都没有想到,徐阶所举荐的人选并不是最热门的黄光升和高拱,而是一直显得很安静的杨博。
    李春芳听着徐阶将人选公布出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地摇了摇头。
    黄光升虽然是闽系的乡魁,但跟着背靠晋商的杨博相比,已然还是差了一些底蕴。
    在吏部尚书出现空缺之时,并不需要杨博进行争取,晋商已经为着杨博进行了活动。从四位阁臣到徐党的核心人员,已然都是受到了晋商的一一拜访。
    正是在这种人员的攻势之下,杨博很快就占了上风,最终赢得了徐阶的举荐。
    杨博?
    黄锦在听到这个人选的时候,不由得微微一愣。
    杨博这些年能够得到宠信,主要体现在他的军事能力上。本以为杨博会一直留在兵部尚书上,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得到了四位阁臣的一致推举,离吏部尚书的位置仅差皇上一个点头了。
    陈洪和冯保对这个出乎意料的人选同样感到相当惊讶,却是好奇地扭头望向了嘉靖。
    嘉靖却是显得很平静,或许徐阶四人举荐林晧然才会让他感到惊讶,只是作为帝王已然有着大局观,便抛出一个核心问题地道:“兵部尚书出缺,当由谁填补!”
    在他的心里面,已然还是希望杨博呆在兵部尚书的位置上。若是将杨博调到吏部尚书亦不是什么大事,关键还是要找到合适的人选进行填补,毕竟兵部事关国家的安危。
    徐阶则是瞥了一眼次辅严讷,严讷当即站出来拱手道:“回禀皇上,臣等以为吏部左侍郎高拱可担此任!”
    吏部交给杨博掌管,兵部则是转给高拱管理,双方的交易悄然完成,这都是他们事先已经达成的一个君子约定。
    嘉靖听到内阁所抛出的调职方案,却是不动声色地扭头望向郭朴询问道:“郭阁老,你亦是这般认为吗?”
    徐阶等人不由得暗暗地咽了咽吐沫,显得有些紧张地扭头望向郭朴,心里却是担心郭朴会选择临阵反水。
    官场便是如此,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变数。
    郭朴面对嘉靖的点名提问,却是恭敬地拱手回应道:“回禀皇上,臣以为此举甚妥,此二人均为上上之选!”
    他之所以选择跟徐阶合作,除了保障了高拱的利益外,未尝不是卖一个人情给杨博,从而达成多方共赢的局面。
    现在由高拱出任吏部尚书,那么他以后想要栽培一些自己人,无疑是一句话的事情,此事对他是百利而无一害。
    呼……
    徐阶等人听到郭朴的表态后,不由得暗暗地吐了一口浊气,已然是希冀地望向嘉靖。只要这位皇上点头,那么事情便就此落幕。
    嘉靖听着郭朴的这个回应,眼睛却是微微地眯了起来,却是不由得想起刚刚兵科给事中王军在奏疏中的话:“兵部关乎大明之存亡,上至兵部尚书,下至地方兵备道,非刚正之人不可任也”。
    他并不是非要杨博钉死在兵部,但对高拱却是不甚满意,便是淡淡地询问道:“高拱不曾在兵部任过职吧?”
    陈洪和冯保清楚地知道高拱是地地道道的词臣,亦是疑惑地望向徐阶等人,不明白他们为何会举荐没有兵部履历的高拱出任兵部尚书。
    不过这亦非绝对不能任用,词臣历来就是凌驾于普通官员之上,却是往往不受此种限制。像原兵部尚书丁汝夔便出身翰林院,而后从吏部左侍郎升任兵部尚书。
    徐阶给严讷递了一个眼色,严讷当即站出来道:“高拱出身北地,从小熟读兵书,其治军之策被奉为佳作,杨博亦是一直以为高拱有军事之奇才。另可召宣太总督赵炳然回部属从旁协助,可保兵部萧规曹随,定然能够保大明江山永固!”
    既然已经决定要将高拱推上这个位置,自然是要将所有道路给铺平,故而徐阶这边亦是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
    咦?
    黄锦却是注意到嘉靖似乎有些不妥,至今都还紧紧地攥着那份奏疏。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亦是给冯保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冯保注意到了黄锦的目光,虽然有心想要告之,但他还没有达到用眼睛跟黄锦交流的本领。
    嘉靖的心情确实烦闷,却是将一直攥在手里的奏疏丢到案上道:“诸位爱卿,礼部主客司主事宋秩请立裕王李侧妃之父李伟为锦衣卫佥事,你们如何看呢?”
    这……
    徐阶等人听到这个事情,却是不由得面面相觑。
    裕王李侧妃诞下裕王长子,而今又怀有身孕,将来必定是母凭子贵。而今很多人都清楚裕王继承大统是板上钉钉之事,而李侧妃显赫亦是水到渠成之事。
    现在礼部主客司主事宋秩请赐官职给李伟,这无疑是一种政治投机之举。
    只是这个举动来得实在不是时候了,不说皇上一直讳言裕王,至今皇长孙的事情都没有人敢告之皇上,此举无疑会刺激到皇上那根脆弱的神经。
    严讷等人深知皇上一直讳言裕王府那边的事情,不由得担忧地扭头望向了徐阶。
    徐阶心知这个事情要小心应对,便是谨慎地回应道:“皇上,虽有为外戚授职之惯例,但裕王府之事无须皇上烦心,老臣定会苛责此人为皇上添忧!”
    “何止是宋秩,朕怕你们有些人也已经坐不住了啊!”嘉靖的关注点并不是一个小小的礼部主事身上,却是将目光落到四位重臣身上道。
    此言一出,令到整个殿中都布满了寒霜一般。
    黄锦在听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后,终于明白皇上为何会攥着那份奏疏了,敢情这位皇上那根脆弱的神经被挑了起来。
    虽然仅仅是请求册封裕王侧妃父亲的小事,但落到皇上的眼里,加上徐阶等人现在推荐没有兵部履历的高拱出任兵部尚书,却是联想到徐阶等重臣是想要提前讨好裕王。
    徐阶等人不由得大惊失色,当即一起跪下来表忠心地道:“皇上,臣等对皇上忠心日月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