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里走出的猎人 > 第四百六十章 肉身藏火
    黑色的巨爪将卡恩擒举到半空中,抓握的力量几乎快要勒断他的肋骨。他没有抵抗,就这样被抓到苦说的面前。
    “品尝到绝望的滋味了吗?现在臣服在我脚下奉我为王,我就放你一马。”
    虚空的三眼散发着温热的紫光,苦说隔着头盔,并没有在卡恩脸上看见任何求饶或者恐惧的表情,也没听见他说什么。
    “好,这是你自找的!”
    然后他伸出了另一只手,尖锐的手指戳向卡恩的胸口。
    爪尖抵在肤甲上,随着一阵阻滞感传来,苦说用力戳刺,把爪尖刺进肤甲里。他并没有更进一步,反而不停勾动着手指,把虚空肤甲一块块硬生生掰碎。
    当看见隐藏在肤甲之下的血肉皮肤时,苦说大王笑了。
    “我当里面是什么呢……不堪一击的肉身,也就只能靠着一身活体铠甲逞能了。现在我把你的铠甲打碎了,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掌心?”
    苦说并没有错,卡恩的许多能力都是基于虚空肤甲的,包括那个逃脱术。他认为自己弄坏了肤甲,卡恩就无法施展逃脱术,自己也稳操胜券。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卡恩干脆解下头盔,跟苦说面对面:“为什么?你在等什么?或者说……你在找什么?”
    被一语道破心中想法,苦说生硬的抖动了两下胡须。只听卡恩又说:“你想要力量的话,那就来取啊!”
    黑影已经包裹了苦说的脑海,他无法控制自己无限增长的欲望。卡恩这么一引诱,他就气急败坏的将他重重按在了地上。
    是的,他想要卡恩身上的力量,他全部都想要。可他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还会忌惮,不敢贸然下手。
    但如果卡恩自己交出来了呢?
    随着苦说抓住卡恩这么一砸,一颗“蛋”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说成蛋只是为了通俗易懂,这其实是一个能量球,外面有一层开裂的肤甲包裹。透过裂隙,可以看见里面如同心脏般脉动的紫光。
    邪祟而强大,通往未知之境——一下子就把苦说的目光牢牢锁死了。
    卡莎抽空看了一眼,不过注意力却不是在那颗蛋上,而是在这件事上。
    她感觉很不对味,自己的爱人居然掉出一颗蛋,这种感觉十分膈应,似乎一种名为节操的东西也随之一起掉了出来。不过想到卡恩从来都没有展现过任何跟蛋有关的能力,她立刻意识到这又是一个陷阱。
    他不会随便把虚空之力赐给谁,更别说直接被打出来了。
    黑暗的欲念已经左右了苦说的行动,他用影手把球抓到手里,然后用力的挤压碾碎。
    他并不是很担心卡恩在里面藏着什么阴招,一旦发现情况不对他会立刻散为黑影脱身,或者干脆舍弃掉这副身体的一部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可以无限再生的他并不会为此感觉到肉痛。
    甲壳在暗影之力的挤压下碎裂变形,虚空的能量流进了身体里,开始破坏腐蚀构造躯体的暗影。
    两股力量再次碰撞在一起,在体内激烈的反应,苦说的身体肿胀起泡长出肉瘤,膨胀爆开后冒出腐蚀的黑烟。
    暗影完全不是虚空的对手,被侵吞霸占,但胜在源源不绝,以群狼环伺之势将虚空困于一个角落,始终无法突破。
    虚空只会本能的吞噬,而暗影之力是有意识的,苦说渐渐的适应了虚空的无尽饿意,他的野心同样大得可怕,想要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
    在得到掌握力量以后,他会亲手打破战后短暂的和平,向人们提醒战争的恐惧,让他们学会反抗……然后统一艾欧尼亚后,再反攻诺克萨斯,甚至占领整个世界!
    就在他专心对付虚空之力的时候,被收容在“蛋壳”内的一团火焰蹿了出来,一接触到暗影,就如同遇到了油,猛烈爆燃。
    哗!
    苦说瞬间变成了一个人形火炬,在灼烧下痛苦的哀嚎着,疯狂挣扎。身后的蜘蛛腿仿佛一对火翼,俨然变成了一个正被审判的恶魔。
    卡恩被甩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踉跄的站起来,嘴角却挂着一副不过如此的蔑笑。劫和卡莎也停下交手,看着苦说从殿里这边闪到另一边,仿佛时空错乱了一般,每次出现都无比痛苦撕扯着自己的身体,或是在地上翻滚,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永恒烈焰就像跗骨之蛆般粘在他身上,燃烧暗影,无论他怎样影遁,化为黑烟、化为墨汁、遁入墙体内,都无法摆脱火焰。
    他撕扯自己的身体,想要把燃烧的部分丢掉,一团团着火的墨团被扯出来,掉在地上扭曲皱缩,在蒸发时发出的嘶嘶声如同一声声尖叫。
    苦说已经明白,这火焰灼烧的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力量的来源,可墨汁不仅钻进了他的皮下,还在他的血管里流动。他拥抱暗影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了,所以只能忍受这种永恒的烧灼,直到化为灰烬。
    “肉身藏火,终将内爆。”卡恩闻着焦臭的空气,重新编织肤甲,包裹起来处理自己的伤口。为了把永恒烈焰放进苦说体内,他用肉身引诱对方,被握在手中蹂躏,身上留下了不少内伤外伤。
    但下一刻,苦说突然闪现到他面前,燃烧的手臂扼住了他的喉咙。
    “还没结束!”他朝着卡恩怒吼,面目狰狞,一边眼睛已经被灼烧穿孔。
    他身上浓缩着整个世界的暗影,充当薪柴也可燃烧许久,不是轻易几下就能被烧死。他是必死之人的弥留之火,但距离化为灰烬还有一段时间。
    手臂扼住喉咙,火焰的逼近使得卡恩的肤甲回缩,暴露出脆弱的肉体,苦说死死抓住这绝无仅有的机会,咆哮道:“把这火焰从我身上去掉!不然我就带着你一起死!”
    利爪抵在喉头,卡恩被自己的永恒烈焰烧灼着皮肤,肤甲被解除了无法逃跑。这个反转是他没想到的,他在使用永恒烈焰时应该更小心才对。
    “好,我收回火焰,你放开我。”
    错已铸成,卡恩为了明哲保身,只能先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