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虚空里走出的猎人 > 第四百六十一 诈死之计
    卡恩和卡莎很早以前就定下约定,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为彼此活下去。
    不是无法忍受痛苦,而是在这里跟苦说同归于尽等同于违背了誓言,他不仅要为自己考虑,更要为卡莎考虑。
    苦说将卡恩放下,因为他有再次将卡恩抓住的能力,卡恩也如约压下了燃烧的永恒烈焰。
    看着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苦说剧烈的喘息着,同时催促卡恩快点把最后一点火焰也消掉。
    卡恩拖着时间,肤甲在苦说的视野盲区里蠕动着,再次覆盖皮肤。可即使覆上肤甲,双方都无法快速杀死对方,还是会陷入僵局。
    所以,不如就这么拖着,不帮苦说完全尽除永恒烈焰,然后想办法带着卡莎逃离这里,等待火焰把苦说烧死就可以了。
    他可以用龙翼飞上天空,而苦说总不可能追着他上天。至于要怎么实施起来,还得看卡莎的配合了。
    卡恩看向卡莎,但一个发现却临时改变了他的想法。
    劫不知何时摘下了他的面具,一头白色短发下,是一张错愕的脸,睁大愁苦的双眼,仿佛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卡恩顺着他的目光瞥过去,看见的是——慎。
    他居然没有死!捂住伤口又起身了,正亦步亦趋的走向黑匣,手中握着魂刃,每一步都仿佛都带着莫大的决心。
    “抱歉,我改主意了。”卡恩冷笑一声,覆上肤甲,一脚把苦说踹开。之后,永恒烈焰再度爆燃,烧得他痛不欲生。
    他临时变卦,是为了把苦说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自己身上,让慎干完自己的事情。
    “言而无信的小儿,你该死!”
    痛苦和愤怒已经占据苦说的所有感知,他咆哮着一跃而起,从半空发起扑杀。
    卡恩遁入虚空,躲开了这迅猛的一击,将他引至别处,始终背对着慎。他似乎觉得自己不可能失手,所以完全没有想到慎还活着的情况。
    谁也没想到,这场战斗已经在悄然间改变了性质,变成了一场闹剧。卡恩在演戏给苦说看,而劫也没有要提醒戏中人的意思,就这么干看着,当着他的观众,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番追逐之后,卡恩被苦说逼到了死角,无论他逃出多远,苦说总能一瞬间出现在他身旁。
    只不过已经不用再逃了,随着慎高举魂刃,撕喊着一剑将黑匣劈成两半,苦说膨胀的身躯猛然鼓动了一下。
    他有所感应的看向身后,终于发现了慎,还有被破坏的黑匣。
    “慎……你都干了什么?!”苦说震怒。
    “我在做我该做的事情,终结物质领域和精神领域之间的不平衡!”慎怒吼着回答,脸上却被悲伤笼罩。这是他第一次跟自己的父亲这样对话,忤逆自己的父亲。
    如果可以,他真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可苦说让他没得选择。他为什么还活着,就是为了这一刻。
    暗影的利剑在刺穿身体之后,被慎把致命伤转移了,然后他把自己的气息压到最低,骗过了苦说。
    诈死之计,慎从他父亲身上现学的。苦说曾用假死骗过所有均衡教众,让人们以为他死在了劫手里,藏到幕后。而慎做的事情就和当初的苦说没什么两样,用假死骗过苦说,然后借机看清他的真面目。
    而结果,让他大失所望,他的父亲已经被暗影侵蚀了心智。
    就像打开了某种开关,苦说的身体里似乎有个水泵被启动了,他全身上下许多地方都开始流出漆黑如墨的暗影魔法精粹……脸上、背后、口鼻、双眼,所有有伤口的地方都在源源不断的流出墨汁,诡异至极。
    “不!回来!”
    苦说几近癫狂,他拼命去捂住伤口,但捂住了这个却捂不住那个,只能看着自己的力量快速的流逝。
    “逆子!你扼杀了我们国家的统一大业!”苦说一步一步走向慎,身上还燃烧着永恒烈焰。
    虽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打败负伤的慎还是可以做到的。
    卡恩没有来阻拦他,这是他的机会。
    他要把慎作为人质,来威胁卡恩消除火焰,然后赶紧逃离喀舒利兵工厂。
    慎看出了他的意图,对自己的父亲举起了剑。
    “别逼我……”
    “动手啊!犹豫什么?”
    苦说咄咄逼人,慎举起的剑颤抖不已。他不想动手,毕竟那始终都是自己的父亲。
    “你这个逆子,我就是这么教你……”
    苦说忽然喘不上气,一把刃尖从他的胸膛穿出。这个恶魔失去了力量,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短暂的瞬间里摇曳了一下,就像是失去了重量,随后开始倒下。
    他倒在身后人的怀里,看到是劫刺出了这一刀,勃然大怒。
    “你这个贱种,我对你视如己出,你却将我背叛……咳咳!咳咳!”苦说剧烈的咳嗽起来,身体的状况不允许他再这么用力叫喊。
    “我当刺客是因为,如果用一人的死换来众人的生,那么值得一换。你的天平之诫让我悟出这个道理,如今我只是把它用在你身上,你不死,和谐就不会继续存在。”劫把苦说轻轻放下来,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往事,说道:“该结束了。”
    “你忘了战争的恐怖了吗?你难道不想团结整个艾欧尼亚反攻诺克萨斯吗?”苦说声嘶力竭,满心不甘。
    “我想!但是……反抗敌人和维持均衡没有必然冲突!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看你把我们的人民拖入内战。”
    再睁开眼时,劫发现苦说已经死去,双眼无神的大睁着,死不瞑目。他感叹一声,伸手抚过苦说的双眼,然后抬头对上了慎复杂的眼睛。
    两人对视良久,慎颤抖着问道:“这一切都是父亲的让你做的吗?”
    “节哀顺变。”劫没有正面回答,答案自在人心。
    为了维持均衡,慎必须杀死苦说,杀死自己的父亲。而劫抢着杀掉了苦说,不是为了证明,不是为了投诚,只是为了不让兄弟承受这份痛苦,替他来下这个手。
    反正慎就是一直是这么误解他的,如今他也只是把这个误解变成事实。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