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827章 福尔摩斯的弟子
    伦敦,抵达希斯罗机场已经是当地时间中午,中间工藤新一又在机场厕所躲了一段时间等解药时效过去,之后才和小兰跟大叔以及来接机的阿笠博士会合开始英国福尔摩斯之旅。

    第一站当然是贝克街221号B福尔摩斯的住址,虽然只是根据小说复制出来的一个景点“夏洛克福尔摩斯博物馆”。

    福尔摩斯在这个世界的影响比高成想象中还要大得多,至少贝克街的氛围就相当浓烈,随处都可以看到穿着福尔摩斯纪念服饰的游客,好在博物馆参观的人不是特别多,柯南还有机会亲自坐了会福尔摩斯日常思考时坐的椅子。

    高成跟着大叔随便转了转。

    到底还是差了太多,什么地方一旦游客多了后就没了气氛,特别见识过当初那款虚拟游戏后,这个博物馆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景点性质十足,一点身临其境的感觉都没有。

    柯南差不多也是这种感觉,不过现实毕竟和虚拟游戏不同,还是呆了好一会才打算离开。

    “柯南已经要出去了吗?”还在拍照的小兰诧异道。

    “已经过瘾了,”柯南满足道,“而且卖纪念品的在隔壁……要是福尔摩斯真的在这里的话,我倒是待几天都没问题。”

    走出博物馆,门口一个在和警卫争论的外国小男孩引起了柯南注意,似乎是要找福尔摩斯。

    “这里真的没有福尔摩斯……”

    “骗人!福尔摩斯明明就住在这里!快点让我见他!!”

    “小朋友,”警卫艰难应付道,“福尔摩斯先生出去工作了……”

    “那你说是什么案子!”

    “这个嘛……”

    “看吧,你在骗人!”小男孩大声道,“不快点的话,有人要被杀了啊!只有福尔摩斯才能阻止!”

    柯南好奇地在边上听了一会,看到小男孩生气地要离开,也顾不上去买纪念品,追上前问道:“你好,刚才的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吗?”

    “咦?你会说英语?”小男孩惊讶看了看柯南,哼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姐姐的比赛要开始了,我可没时间……”

    柯南笑道:“因为我是福尔摩斯的弟子啊,你是格拉斯吗?”

    小男孩更吃惊了,认真看向柯南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姓什么?你认识我?”

    “只需要简单推理下就知道了,”柯南啧啧地摆了摆手指,轻松分析道,“你的嘴边站着白色的液体还有粉末……是洒在草莓上的奶油和砂糖对吧?还有手里拿着的杯子里有酸橙、黄瓜和薄荷,里面应该是叫Pimm’s 的饮料……说到可以一边吃着草莓一边喝Pimm’s看的体育比赛,这个时候应该是温布尔登网球赛了……”

    说着柯南在小男孩呆愕的目光中查看手表时间道:“今天是女子单打的半决赛,第一场比赛是小舞1点开始的,现在已经2点多了,那你姐姐出场的比赛就是第二场,比赛选手其中一个是父母都是中国人的王海丽,你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是亚裔……

    “这样的话就是她的对手,连续四年的温布尔登冠军,世界排名第一的草地网球女王,密涅瓦格拉斯就是你姐姐对吧?”

    “对……”

    “而且还能隐约看到你胸前口袋里这个温布尔登的VIP休息室通行证。”

    柯南从小男孩口袋里拉出一块细绳吊着的通行牌,被说得傻掉的小男孩终于缓过劲来,激动地朝柯南问道:“好厉害!你真的是福尔摩斯的弟子吗?”

    柯南笑了笑没有解释,反而问道:“那么,刚才你说的有人会被杀的事情,能告诉我了吗?”

    “嗯嗯!”小男孩连连点头,担心说道,“刚过了中午的时候,我一边吃草莓一边看15号场地上获胜选手的练习,坐在我后面的大叔突然找我,还说有人会死,就在伦敦的某个地方,在我的眼前死掉……”

    柯南闻言慎重道:“你看到那家伙的脸了吗?”

    “没有,他帽子戴得很低,没看清楚,可是他给了我一张很奇怪的纸,让我去告诉伦敦警视厅,这是他的启示录,还说如果怎么也解不开的话,就去请求福尔摩斯……”

    高成没有买纪念品的打算,倒是跟着拍了几张照片,和旁边毛利小五郎走马观花般到处看了看,最后也跟着其他游客们一起离开,等到下楼才发现柯南没有去买纪念品,而是拿着一张纸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怎么了?”毛利小五郎刚好看到才急匆匆跑开的小男孩,怀疑问道,“你该不会到了外国也能给我找麻烦吧?”

    “其实,”柯南额头微汗,一阵干笑道,“是有个预告杀人的家伙给了一张暗号纸,那孩子拜托我去找警察。”

    “暗号?”

    “敲响的钟声让我惊醒,

    我是住在城堡里的长鼻子魔法师,

    能用来填饱肚子的只有像尸体一样冰冷的煮鸡蛋,

    最后只要直接啃酱瓜就足够了,

    对了,先预定一个庆祝的蛋糕,

    再次响起的钟声引起了我的憎恶之情,

    让一切都完结吧,在白色的背后插上两把剑……”

    “就是这七行文字。”

    “啊?”小兰跟着看纸上的一行行诗歌般的英文,“这到底是什么啊?感觉有些可怕……”

    “那个预告杀人的男人说这是他的启示录,大概就是犯罪预告之类的……”

    柯南用手机将纸上的文字全部拍下来,看到旁边高成似乎也在认真研究,张了张口却没有问话。

    暗号的话,高成大概也帮不上太大忙了,特别是对犯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伦敦警视厅。

    非常意外的,还有不少同样拿着纸张的小孩和家长在,似乎不只是柯南碰到的那个小男孩,还有不少小孩也遇到过犯人,证词也一样,都说是戴着帽子,梳着脏辫的黑皮肤男人,在路旁或是公园之类的地方给他们那张纸。

    高成还没弄明白暗号内容,却又听柯南讲了一遍那个小男孩格拉斯遇到犯人的情况,来警视厅的小孩们也差不多,都被说过“伦敦拿上就要有人死了”。

    犯人好像是准备大量杀人……

    高成接连找了好几个小孩问话,在付出一些糖果的代价后,发现犯人除了让这些孩子来警视厅,还几乎对每个人都说过解不开暗号就找福尔摩斯。

    这一点很不正常,福尔摩斯只是小说角色,即使是挑衅警方,也用不着对小孩说。

    而且被接触的小孩太多了,从犯罪行为学上看,这点非常没道理,只会大大增加自己暴露的可能。

    警局外面,柯南还在和大叔几个分析情况。

    “拿到那张纸的孩子们中间有很多戴着自行车头盔,他们说每天都会盯着电视看环法赛,和温布尔登网球赛几乎是同时转播,不可能同时看两个比赛,所以犯人说的‘在眼前死掉’应该不是指电视上……”

    柯南说着拉住阿笠博士,朝高成还有大叔道:“总之你们先去可能会有很多人聚集的地方看看,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我和博士去试着解开暗号!”

    高成和留下来的毛利小五郎对看了一眼,又看向差点就要去追柯南的小兰。

    “怎么办?要找找看吗?”毛利大叔问道。

    “是啊。”

    高成暗叹了一口气。

    柯南这家伙,这样分组好吗?小兰就不说了,大叔根本一点戏都没有。

    “真是的,”小兰还在担心柯南,“晚上还要在酒店和戴安娜女士吃饭呢。”

    “有什么关系,”大叔不以为意道,“有阿笠博士跟着他,又不会迷路,他和城户一起的话才真叫人担心呢。”

    “喂……”

    高成跟在大叔后面。

    他知道柯南为什么要拉走阿笠博士单独调查,大概是担心在小兰面前会束手束脚没法专心解谜。

    不过分开收集情报也的确是个不错的注意,毕竟伦敦不算小,又不知道犯人具体什么时候行动,时间并不充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