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480章 老屋调查
    “哦?”

    严肃大叔轻笑着咬着烟头,从橱柜里拿出一只茶杯。

    “不愧是东京来的名侦探,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不过事情恐怕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你们看着个茶杯,似乎有人把它拿来当烟灰缸使用,里头有很多不同类的香烟,有意思吧?”

    服部脸色微变地接过茶杯:“在我们抵达这里前,还有一伙来路不明的家伙在这里聚集过吗?杯底用来熄火的水也还没有干……”

    “对,”大叔压抑笑道,“藏在这个岛上的凶手也许不止一个,说不定他们正躲在某个地方伺机而动,准备夺取我们的灵魂呢。”

    “真、真的吗?”小兰两个害怕地挤在一起,“他们会不会埋伏在这栋房子里啊?”

    背心青年摇头道:“不可能吧,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已经确认过屋子里没有人了吗?”

    “这可说不准喽,这栋房子的窗户都坏掉了,他们要是趁着我们说话的时候偷偷潜入进来也是有可能的……”

    严肃大叔看向不定声色的高成。

    “不知道这位侦探小哥有什么打算呢?”

    “这、这样的话,”导播竹富干笑着缓和气氛道,“我们大家再分头到屋子里四处找找看怎么样?”

    “也好,”服部站起身,“只要大家一起行动就没什么好怕的,平良小姐、大东先生还有池间先生,就麻烦你们跟城户一起查看二楼吧,我们跟竹富先生检查一楼……”

    “我和竹富导播一起行动,”高成打断道,“因为我还有点事要问导播。”

    “啊?”竹富愣了下,“也、也好,我们这边还有两个高中女生跟一个小孩,多一个人安全点……”

    严肃大叔无所谓道:“我们这边没什么问题,要是有危险你们可以喊话。”

    “不用担心我们,”服部没好气道,“和叶她们身手比你们都要好。”

    “是真的吗?”

    “对呀,”和叶点头笑道,“我是合气道二段,小兰空手道也很厉害,还是东京都空手道大赛冠军呢。”

    “这样啊,”竹富惊喜道,“那就靠你们两个了……”

    “没问题,歹徒要是出来的话,就交给我们吧!”和叶打包票道。

    高成走在最后穿过老旧的木板走廊,昏暗的过道仿佛有什么东西张着口吞噬众人,他不觉得这栋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只是隐约感觉有道危险的目光盯上了自己。

    看了看弱不禁风的竹富,高成开口问道:“导播,4年前镇长家被偷走的传家之宝,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竹富愣愣回过头:“那个黄金屏风吗?听说以前一直都是镇长的宝贝,是价值2亿元的国宝级作品呢。”

    “2亿?这么说,也是笔不小的宝藏了……”

    “难道你认为屋子前的留言是关于黄金屏风的下落?”服部端着烛台走在前面,意外地停下脚步看向高成。

    “不是没有可能。”

    高成默默梳理线索。

    虽然还无法肯定,但这次事情似乎和四五年前的绑架与抢劫案有什么关联。

    原本他只是想提前一天过来看看状况,结果从来到小岛开始就有点不对劲,特地和那个平良伊江接触,对方却似乎隐瞒着什么不肯说实话,最后甚至还有一名工作人员遭到残忍杀害。

    还有凶手奇怪的布置,将尸体搬到海边应该不会只是吓唬人,总觉得有什么特别目的……

    高成忍不住看了看前面专心调查的服部跟柯南。

    每次跟这些家伙一块的时候,连续事件发生的概率也太大了,这座岛上都已经出现了两名死者,而且……

    视线转向玄关方向,外面风声依旧呼呼直响,在这个暂时被孤立的小岛上,青年久米的死亡应该不是结束,凶手很有可能还有动作。

    碰到这种案子,对柯南里案情少得可怜的印象根本帮不上忙,服部和柯南作出凶手另有其人的判断也依然存疑。

    凶手真的不是工作人员中的某人吗?

    高成脑海里接连闪过严肃大叔几人的声音,不管是强壮的严肃大叔还是看似最弱的导播竹富,还有背心青年池间以及连同游轮一起失踪的那个阴沉船长都有嫌疑,只有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平良伊江可以完全肯定不是凶手。

    “这是最后一个房间了……”前面服部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外,和叶两个紧张地缩在后面。

    “好了,平次,快点开门吧!”

    “你们两个……”

    服部郁闷地扭动房门把手,手持烛台推开门。

    “这里也没有人,不过这个房间好像比其他房间还要宽敞……”

    “可能因为是镇长跟他夫人的房间吧,”竹富走到床头柜边,“你看,桌子上还摆着镇长跟他太太的照片。”

    “嗯?”

    服部好奇地打开相框。

    “有两张照片重叠在一起……里面还有一张镇长跟另外一个年轻女孩女孩的合照……”

    “那是镇长的独生女小都小姐,”竹富惋惜道,“她跟镇长夫人长得很像,皮肤白皙个性又温和,听说岛上的居民都在猜不知道谁能赢得她的芳心,没想到她会在五年前就读短期大学时遭到绑架……”

    服部古怪看向竹富:“你不是九州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吗?怎么对这些事情这么清楚?”

    “啊,因为我跟过去在镇长家当女佣的松本嘉子是表兄妹,”竹富些微尴尬道,“我经常听她提起镇长家里的事情……”

    “你说的那个女佣就是在抢案中遇害的……”

    “对,她在4年前被强盗团伙中的其中一人杀害了。”

    竹富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感伤。

    “本来那个时候她都准备结婚了……”

    高成看了眼竹富,拿过镇长与女儿的合影。

    的确很漂亮……

    “竹富先生,照片里的城楼是什么城?”高成看着照片背景问道。

    “那不是什么城,是镇长的家,”竹富回过神,“那是一栋像城楼一样的大房子,嘉子以前还特地和我说过呢,当时那栋房子建成时,年纪还很小的小都小姐特别高兴,说自己好像变成了城里的公主……”

    “公、公主?”小兰两个惊呼道,“柱子那里写的公主难道是指小都小姐?那句奇怪的的文字是说小都小姐睡觉的位置?”

    “怎么可能?”服部白眼道,“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小都小姐难道还活着?要说尸体所在的位置倒有可能……”

    小兰和叶声音打颤:“怎、怎么会?小都小姐……”

    柯南走到门口外面:“要说奇怪的文字,这里的门柱上也写了一些字耶,该不会是那个小都小姐写的吧?”

    “是吗?”服部拿着烛台照明,“的确有用蜡笔写的文字,最上面的choni,大约20公分以下的是kachan,然后最下面则是‘我’……画了这么多线条,看来应该是小都小姐小时候,跟某些人一起到岛上来玩,互相之间比身高时留下的痕迹,而且不止一次……”

    “kachan是妈妈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