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想当皇上 > 章三十 大乾后继有人了啊……
    太极皇宫·养心殿
    待结束今夜的晚宴之后,太极圣皇命人送走了大骊使者之后,却并未回宫入寝,反而将朝中大臣又召至养心殿中,再度议事。
    只不过这一次被太极圣皇召至养心殿之人,却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文武大臣之中,仅国相云箴、国帅狄殇、国师卜漓,以及大将军姬搏、兵部尚书公孙岳、户部尚书井田、太尉窦彰这七人而已。
    这七人,便是大乾朝堂之上的中流砥柱,且与开战一事密切相关,故而都被秘密召集至此。
    而七位郡王之中,也仅有燕亲王赵括、齐亲王赵拓、晋王赵胜,以及秦亲王赵政这四王得到御旨,匆匆忙忙赶赴养心殿中。
    ——至于其余诸王,很显然,他们的表现令太极圣皇大失所望,已然被排除在决定国策的核心圈子之外。
    那么相对应的,继承大统的权利自然也就与韩王、鲁王、宋王这几人彻底无缘了。
    待众人陆续步入殿中之后,打眼一扫殿中之人,便不由心中暗惊,明白究竟助行还是助骊,或许在今夜就将尘埃落定!
    而在闻听大骊使者献出的‘火烧卫水’之计后,或许圣皇陛下,心中也已然有数,究竟该如何决断了吧!
    “九弟,你……”
    大殿之中,燕亲王赵括望着九弟赵政的身影,一时间五味陈杂,心中着实难受。
    他万万没有想到,之前还信誓旦旦支持出兵助行的九弟,怎的眨眼之间,听那大骊使者一通乱吹,便就突然转投阵营了呢??
    不过他虽然心中郁闷,却也知不能在众臣面前闹了笑话,故而只是心中强忍着,一脸委屈的望着九弟。
    “难道我……真的误会九弟了么?”
    齐亲王赵拓此时望着九弟赵政的身影,一时间却也止不住的怔怔出神。
    他原本以为九弟欲有夺嫡之心,不然为何要私藏重兵?
    可随后九弟在大朝会上的表现,却又令赵拓有些看不明白了。
    他瞬时便想到了第二层可能,莫非九弟是想支持大皇兄继位么?
    怀着这般忐忑不定的心思,直到方才的夜宴之中,九弟的所作所为,却又一次刷新了赵拓对于他的认知!
    当然,他倒也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九弟说想支持他争夺皇位了。
    但他结合九弟一直以来的种种奇怪表现,却不由便想到了第三层可能……
    莫非九弟他果真无心皇位,更无任何私心,只是一心为公,哪种方略于国有利,便会支持哪种方略?
    如此一来的话,倒是自己一直以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念及至此,赵拓望着九弟那虽不宽大,但却莫名有些‘伟岸’的背影,心中不禁便升起一股羞愧之情……
    “九弟他……可真真是令人捉摸不定啊!”
    此时此刻,晋王赵胜也同样望着九弟赵政的身影,心中着实有些琢磨不透。
    他突然发现,自从九弟封王之后,他的身上好似笼罩了一层迷雾一般,令人越发难以看清……
    而在圣皇陛下还未驾临之时,殿中七位元老重臣,也在或明或暗的观察着秦亲王赵政,却是都在心中猜测,他究竟因何会突然反复呢?
    莫非真因为那大骊使者所献之计,令秦亲王大感灭行有望,故而才有此一举么?
    众人心下揣测,却无一人贸然开口问询。
    而秦王赵政也似乎对于众人隐隐烁烁的目光丝毫无感,依旧面色不改的立于原地,目不斜视,静候父皇的驾临。
    不出片刻,只听一声陡然响起的高唱,顿时便打断了养心殿中死寂般的沉默。
    “圣皇陛下驾到~~~”
    骤闻此言,众人尽皆一肃,旋即齐声而道。
    “臣等恭迎陛下!”
    “儿臣恭迎父皇!”
    在一片恭迎声中,太极圣皇拖着苍老的身躯,在内侍太监的搀扶之下,缓缓步入了养心殿中。
    “咳咳咳……今夜将诸位召集于此,正是为了目下九州的战乱纷争……”
    太极圣皇吃力的咳嗽着,望着殿中这十一位国中柱石,面色肃穆般郑重而道。
    “无论如何,出兵之事……不宜再拖,今夜务必有所决断!”
    闻听此言,众人也不由神色凝重,显然都在心中明白,时间是绝不等人的,而大骊铁军的进军步伐,更不会有半刻延缓!
    不论助行或是助骊,都宜早不宜迟,万万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
    毕竟即便是今夜定下出兵一事,接下来无论是调兵遣将,亦或是整备粮秣,却都需要十天半月的功夫来进行紧张筹备。
    须知打仗不是过家家,尤其是牵扯到十万人以上的大规模出征,就更不是那般简单容易了。
    “秦王!究竟该如何出兵,你且先说说你的看法!”
    不出所料,太极圣皇首先便将目光投注在了秦王赵政的身上。
    只因他今日的突然反复,却是连太极圣皇都有些不甚清楚,自己这九皇儿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了?
    一时间,伴随着圣皇陛下的骤然发问,殿中众人的眼神瞬时便汇聚在秦亲王一人身上,却是都想听听秦亲王究竟会如何回应此事。
    于是在燕亲王赵括、晋王赵胜的紧张注视之下,在齐亲王赵拓的期待眼神之下。
    只见秦王赵政轻轻一笑,当即便出列拱手而道。
    “回父皇,依儿臣之见……自是应发兵救援,助行抗骊!”
    此言一出,顿令满堂一片错愕!
    有人目瞪口呆,有人若有所思,有人不敢置信,更有人一头雾水。
    却是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有些不甚明白,秦王之所以如此来回反复,究竟因何?
    “哦?此言却是何意?方才在太和殿中……你不是还直言要助骊灭行,入主中原的么?”
    太极圣皇此时却才终于提起了点兴趣,当即便笑吟吟的反问而道。
    “回父皇,刚在太和殿中闻听大骊使者献策之后,儿臣便心中一动,何不将计就计……答应与大骊发兵灭行呢?”
    赵政话音刚落,却只听齐亲王赵拓就已经急慌慌的,当场反问而道。
    “九弟!你的意思是……你还是支持助行抗骊么?!”
    赵拓此时彻底懵了,他原本以为他想到第三层,就已经能看透九弟心中所想了。
    但万万未曾想到,九弟心思之深,竟一层一层复一层,几乎无穷尽也!
    “不错!在助骊灭行或是助行抗骊这等军事战略方面,必须坚定不移的,保行攻骊!!”
    赵政面色肃穆,将军师诸葛暗为他分析的种种可能情况,逐一开始现学现卖起来。
    “先不说有此奇计能更快的覆灭大行,即便是没有奇计妙策,两国合力之下,大行也是必败无疑!唯一的区别……仅仅是两国联军损伤多少的问题而已。”
    赵政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踱步至大殿中的九州山河图前。
    “我们只看到大骊向我们伸出了一块极为诱人的肥肉,却不料……这块肥肉实际已被投了剧毒,一旦吞下,日后必定毒发身亡啊!”
    此等言论一出,顿令满堂皆惊!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下意识汇聚在秦亲王赵政的身上,想要听听他对于九州局势的真正看法。
    “其实早在大骊宫变,晋王衍联合国相敖湃逼宫篡位之后,我便已隐隐预测到了今日之变!”
    赵政脸不红心不跳的,将国相魏鞅与军师诸葛暗的出谋划策,毫不客气的拿为己用。
    而众人闻听他早就有所预料,更是面色各异,心中纷纷揣测。
    但无论如何,七位元老重臣,却尽皆沉默不语,从不表露自己的任何态度。
    只因他们心中明白,这是圣皇陛下,对于诸位郡王们的最终考验啊……
    “而大骊国相敖湃,便是大骊朝堂最有权势的主战派领袖!他之所以会发动兵变,扶持晋王衍上位,就是因为大骊太子魏错,并不支持他悍然发动战争。”
    赵政侃侃而谈,似乎对于大骊朝堂中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一般。
    “故而,正是因为晋王衍的政治理念与敖湃相符,敖湃才会扶持他上位登基!这一点,却是从晋王衍继位之后,更是自命为天命圣皇,也就可见一斑了。”
    此言一出,众人大多纷纷颔首。
    天命天命,大骊新皇敢自命为天命圣皇,其狼子野心……岂不已显露无疑?
    “那么结合以上分析,天命圣皇与大元帅敖湃心中所图……绝不仅仅只是国灭大骊这般简单!甚至于极有可能……灭行破乾,一统九州!!”
    霎时间,‘灭行破乾,一统九州’这八个字一出,却顿时便令众人心中一跳!
    若果真如此,那么与大骊合力分行,无异于与虎谋皮啊!
    ‘不愧是寡人的九皇儿啊……’
    此时此刻,太极圣皇闻听此言之后,面上更是露出了欣慰般的笑容,接连不止的笑而颔首。
    这一刻,他只觉浑身一轻,如释重负般心中长叹而道。
    ‘大乾……后继有人了啊!’
    ……
    “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然为将者,沙场搏命耳。
    夫庙算者,经略天下也!
    庙算胜,沙场负,尤可胜也。
    庙算负,沙场胜,胜亦败矣!
    吾有沙场之勇,却无庙算之智,终为将勇之才耳。”
    ——《齐王书》·赵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