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家主播贼能作 > 第五章:熊出没
    朝着边上的小痴挑了挑眉,程峰盘腿最下,等着熟悉的BGM响起,这才喃喃唱到: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hen I see you again.
    唱完之后,程峰苦笑着摇了摇头,用这首歌来怀念,还真的是应情应景呢!
    “主播的声音很适合这首歌啊,而且中间说唱部分也很棒!”
    “曹泽雄打赏了100000起点币,好听好听,能在唱一首么?”
    “曹总也是敞亮人,今天也打赏了不少,结果主播理都不理人家。”
    “哈哈~摊上这么个能作的主播,你就蓝瘦吧!”
    “倒不是看不见礼物,只是我出来直播真心不是为了各位打赏。”程峰笑笑,“上午那首BGM是SkullandCrossbones。等着版权注册完了,我就放在网站上,应该会很快的。”
    “哦,”曹泽雄闻言失望的哦了一声,不过听应该会很快的,马上来劲了。
    “还君明珠打赏了300000起点币,谢谢你的歌,不过既然你是送给我的,那么这首歌我就收下咯!”
    “额……小姐姐什么意思?这么久收下了?”
    “哇~小姐姐好坏呀,7000块就买了一首这么好的歌?要不要太过分!峰哥你别上当,这首歌要是经营好的话,上千万都是少的!”
    “就是啊!怎么能这样啊!这不是占人便宜么!”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要求,程峰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不过刚才已经说出口了,在纠结这些反而显得小气。
    “送你可以,不过先说好,你如果要拿去用的话,需要经过我。”
    “还君明珠:放心,我会妥善保管的。”
    “曹泽雄打赏了500000起点币,来来来,程爷,我跟你好好谈谈。”
    “曹总吃醋了?是不是有一种被争宠了的感觉?”
    “曹总说:我拿钱砸你,你给我笑一个!”
    “曹总说:我心里哇凉哇凉的,一天送了将近一万块,结果你连个笑脸都没有,差距要不要这么大!”
    “曹总想哭!哈哈,但是我为什么这么想笑!”
    结果程峰屁都没放过一个,只是直勾勾看着天,好像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那副模样贼贱!
    “那个,茶也喝了,肚里也暖和了,也该接着干活了。”程峰说着“接下来做些武器!”
    “曹总说:我不服!我不服!我也可以被爱的呀!”
    “哈哈哈,楼上有才!真有才!”
    程峰呵呵一笑:“在我直播间里没有那么多事,以后有机会,如果有特别喜欢的歌,我也可以送你,不过还是老规矩,拿出去用还是要告诉我一声。”
    “曹泽雄打赏了500000起点币,这就对了嘛!”
    见着对方这么说,程峰苦笑的摇了摇头,拿过一条已经泡好的熊皮道,:“我们的祖先从自然界获得了生存的法则,这些用生命积累出来的法则,就是我们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比如火,比如武器。”
    “而让我们祖先从猎物转变成猎人的武器有两个,一个是矛,还有一个,就是弓箭!”说着程峰便将那条熊皮拴在一条手臂粗的小树上,然后用力下拉:“皮毛如果想做弓弦的话会十分麻烦,因为皮类不同于植物纤维类,它有一种天然的局限性,那就是自身的弹性,那么想要做一个完整的弓弦,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破坏这种弹性。”
    “主播是要造弓箭么?那东西应该很麻烦的吧。”
    程峰闻言点了点头,“对,确实很麻烦,需要注意的地方很多,所以大家认真听,认真记。”说着,又从边上拿出白天被棕熊压断的紫衫,对着众人说道:“下面就是第二点,就是弓胎的选择,现在的弓大概分为几大种,一种反曲弓,一种复合弓,这两种弓已经成了主流,但除了这两种,还有几种传播比较广泛!”
    “仅在中国就被分为王弓、弧弓、夹弓、庾弓、唐弓和大弓6种,至于其他比较出名的,比如蒙古人的反曲牛角弓,苏格兰长弓,美式猎弓都是威力比较强大的弓箭。”
    “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唐弓!”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唐弓好看啊!颜值即正义!”
    结果弹幕半晌没动静,程峰一面哈哈大笑,一面开始坐在火堆边上开始削木头。
    “主播你怎么这么皮?”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不亏是程大爷的儿子,当年有家公司想要找程大爷拉投资,结果程大爷觉得老板长得丑愣是拒绝了。”
    “好任性的一家子,一言不合就皮?”
    程峰闻言只是在那皱着眉头削木头,一边削一边道,“削弓胎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的一点是,弓背一侧必须要保持在同一个年轮上,如果破了一点,那么这只弓胎就算是废了,而且紫衫木生长周期很长,年轮又很薄,所以我要专心,就先不看弹幕了。”
    听着他这话,观众也是老实了下来,
    “你安心,我们在直播间里等你。”
    不过削木头也是个无聊的活计,有的觉得无聊就先关了,有些则是在直播间里聊天打屁。
    “小痴放点音乐。”程峰说完话微微一愣,转而朝着镜头咧嘴笑道。“小痴是操控无人机的摄影师,现在在北部观察站,改天给你们介绍介绍!”
    “额,是个妹子?”
    “我就说这摄像头怎么这么稳,之前还以为是摄影师技术高呢!”
    “嗯,这回闲着无聊,正好叫小痴把3D全景打开,摄像头有灯光,你们可以随便看看周围环境。”程峰抬又补充道,“正好帮我看看周边有没有危险……”
    “好的!好的!”
    “还好家里刚买了尼索眼镜,正好派上用场!”
    紧接着,程峰的直播间竟然变成了一个类似于MV的场景,然后就看见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组字幕
    《竹枝词》
    谁藏身杨柳青青江水边”
    烟雨朦胧渐浮现
    谁转身脚步翩翩如画卷
    许一场紫陌尘缘
    谁执笔描绘江南杏花天
    一种相思两处牵连
    杨柳青青江水平
    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谁身着罗裳独自上兰州
    沙哑而清澈的嗓音配合着有些古琴与贝斯的淡淡弹奏,倒是古风盎然,而且歌词古典优美,意境深远,让人听着不自觉就沉浸了下来。
    “这也是主播写的歌么?为啥差距这么大,不是找枪手吧!”
    “我操,主播这么有才干嘛还来原始森林作死,找个经纪公司直接当歌星多好!”
    “首首经典,就是不喜欢看主播,没事过来听听音乐也很爽啊!”
    程峰却只是抿嘴一笑,对这些话无动于衷。能当歌星的话,你以为我想作死吗?
    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过着,程峰给篝火添了些柴,然后伸个懒腰道:“粗胚已经完成了,明天天亮的时候开始打磨。”
    “我操,一看时间已经八点了,办公室啥时候就剩我一个了!”
    “刘言!往我这边看。”
    “额……你也在看这个直播?”
    “你俩要不要这么搞笑!哈哈哈,笑死我了,额……我们班的门怎么锁住了?”
    “……”
    程峰却是没管这些,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就准备关闭直播。
    不过只是转眼他的表情瞬间僵在了哪里,观众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瞬间就炸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操,怎么这么大体型?”
    “不知道,应该是体型很大的动物,见着有火就一直在那守着。”
    程峰将剩余的几块木头一股脑的塞进了篝火里,趁着火光大亮那东西不敢靠近,然后用熊皮包起边上的弓胎、弓弦以灰熊脑袋。
    一切准备完了之后,朝着一边的巨大杉树渐渐靠了过去,一手持刀,弓着身子渐渐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那巨大的生物好似收到了什么威胁,直起身子竟然与程峰对视了起来,挑衅一般的不断颤抖着一身的肥膘。
    程峰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一时见,一人一首宛若对质一般,竟然都不动了。
    “主播别硬刚啊!刚不过的!”
    “主播守住火堆就好,那东西肯定不敢靠近火。”
    直播间不断的再给程峰出主意,但他却连看的心情都没有,身子弓的厉害,嘴里随着呼吸不断的嘶吼。直到靠近附近一棵最粗的树,这才猛然转身,疯了一般的朝上爬。
    直播间内诡异的安静。
    这动作连棕熊都没反应过来,愣了半晌才愤怒的嘶吼了一声。
    “程…程爷好身手……”
    “怎么可能这么快的喂!刚才我还以为你那么淡定是胸有成竹呢!”
    “怎么感觉好丢脸的样子?”
    程峰爬到已经爬到了五米高的地方,但仍嫌不够高,在小痴的灯光照应下,又爬了一段才坐在树枝上,此时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冷汗不断的从背后滑落,粗喘这气摇摇头:“不是,是棕熊,一头体长将近两米五的成年雄性棕熊,体重最少在600公斤以上。”
    话正说着,那个巨大的身影竟然晃晃悠悠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挑衅一般的抬着头对树上的程峰叫了一声。
    “操!有本事你就上来!”
    程峰现在有恃无恐,这么大的棕熊上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时候装一波或许还能挽回一点面子……
    “主播你是疯了啊?”
    “怎么办!我听说熊是会上树的!”
    “要不报警吧!”
    “报警有个蛋用!”
    果然不出所料,那棕熊见着他挑衅,巨大的身子直接直立了起来,双手抱住树干就要往上爬。
    “死了死了!主播你死定了!”
    “你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但让人意外的是,那棕熊只怕了两下,就因为身子太重普通一声掉了下去。
    “……”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主播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曹泽雄打赏了500000起点币,兄弟,一部精彩的好梦坞冒险电影,直接被你拍成了贺岁搞笑片……”
    “……”
    没过一个小时,篝火就已经完全燃尽了,那巨大的身影似乎失去了畏惧的东西,晃悠悠地走到了火堆边上,看着程峰搭建的那个窝棚挠了挠头,然后闻了闻,
    巨大的脑袋晃了晃,朝着窝棚里一钻,大屁股晃晃悠悠的将草甸铺展,便安安稳稳的窝起来,似乎是在嘲讽程峰。
    对方还很是惬意的挪了挪屁股。
    “哦~”舒服的打了个哈欠,然后窝在哪里不动了,没过多久,舒服的呼噜声便响了起来。
    “所以,主播安全了?”
    “这狗日的真会挑地方……”
    “好舒服的感觉,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种想过去扒一扒的感觉,是不是很没出息。”
    “我觉得的这头熊好可爱的样子……好萌啊。”
    “所以说,主播辛苦了大半天究竟为了什么?给这头熊搭个窝?贿赂一下好让他不吃你?”
    树上的程峰看着弹幕一头黑线,看热闹的,果然都是不嫌事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