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诗词修仙时代 > 第六章 学艺不周山? (求收藏、推荐!)
    想到这里,萧禹不由的吐出一口气来,做好了长期逗留在这个世界的准备。
    走到王麻子已经凉透了的尸体旁看了一眼,随后便对方插在地上的长刀给拔了出来。
    刚穿越到这里就差点被人给炖汤了,由此可见这个世界绝对拥有着许多的危机。
    有了一个武器,也算是多了一点自保之力。
    萧禹握着刀柄,不禁微微蹙眉,此物的分量不轻,估摸着得有个十斤左右。
    虽然拿在手中不成问题,但以他如今的力气,想要舞起来还是有一点难度的。
    不过有了这么一件东西总比没有要好,若是遇到了危险情况,说不定还能够抵挡一下。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开启了系统,但短时间内却很难再次使用,不然说不定自己整个人都会被抽干。
    从能量守恒定律上来说,没有毫无代价就会产生的力量,也没有凭空消散的力量。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能量的一种转化形式。
    所以根据他的推测,之前的那一剑便是吸收了自己体内的力量方才释放出来的。
    而现在自身还没有完全恢复,再想用出那一招无疑是很困难的。
    而在无法使用那一剑之前,手中这柄沉重的长刀便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若是遇上了什么歹人或者野兽之类的,还能够舍命一拼。
    如此之外,如果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或许还要靠这把剑干一下拦路抢劫的勾当。
    毕竟现在的自己身无分文,甚至连晚饭都还没有着落,为了保命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虽然这是一个很坏的注意,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道德礼仪只有在保全性命的前提下才有资格去遵守。
    而现在的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的活下去。
    一念及此,萧禹提起了长刀,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去。
    自己在这里生存下去的第一步,便是离开这片树林。
    树林并不大,片刻之后他就走了出去。
    此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驰道,道路的另一侧是有些荒凉的土地。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一处郊外。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郊外一般不会有什么可以居住的地方,而且人烟稀少。
    说不定到了晚上还会出现狼或者毒蛇之类的东西,不宜久留。
    不过这里周围都是差不多的环境,有不知道应该朝什么方向行进。
    万一偏离了路线,走到了更加偏僻的地方,那就更是不妙了。
    想到这里,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不能留在荒郊野岭,但又无法确定正确的方向,这让他陷入了两难之中。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却有着一辆马车不疾不徐的行驶在驰道之上,正朝着自己这边过来。
    萧禹见此心中一阵惊喜,没想到居然这么巧就碰到了赶路的人。
    如果能够搭一阵顺风车,就能够直接离开此处了。
    想到这里,他直接走到了道路中央,就这么等待着马车的到来。
    虽然这种做法是比较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被马匹撞翻,但却也是让马车停下来的最好方式。
    就像是你开车时遇到一个要搭车的陌生人未必会理会,但若是碰到前方有着一个人拦住了去路,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停下来。
    这也是无奈之举,若是错过了这一辆车,说不定几天的时间内都不会有其他人路过。
    他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马车越来越近了,快速的靠近了萧禹,眼看着就要撞过来。
    而就在二者距离还有一丈左右的时候,车夫却是突然勒住了缰绳。
    拉车的黑马抬起了前面的两只蹄子,嘶叫了一声,随后便停了下来。
    萧禹看着眼前那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的黑马,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也很害怕对方直接冲过来。
    若是这马车还不停的话,自己肯定是要躲开的。
    索性,他赌对了,马车也与预料中的一样停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耳边却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前方何人拦路?莫非是不要命了!”
    闻言,萧禹抬头看去,只见马车之上正坐着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
    此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身板颇为结实,旁边还放着一柄剑,看上去应该也是一个习武之人,方才正是他在驱车。
    萧禹开口道:“抱歉了这位大哥,小弟想要前往城中。不知可否捎带我一程?”
    听到这话,黑衣男子微微蹙眉,打量了一下前者。
    随后问道:“你是何人,又为何会在这里?看你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此处之人。”
    此时的萧禹上身是一件衬衫,下身则是休闲裤,看上去与这个世界的人格格不入。
    前者回道:“在下姓萧,单名一个禹字。自小便被家师收养,一直以来都在山中学艺,这是第一次下山,所以对于许多事情都不甚了解。”
    听到这番话,黑衣男子神色微动,接着问道:“既然你自小便在深山学艺,那你所在的又是一座山?”
    萧禹闻言道:“不周山。”
    这自然是他信口胡邹的,这个世界究竟有几座山他怎么知道,而且说出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反而更加容易露出破绽。
    与其如此,倒不如随便说一个。
    “不周山?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男子问道。
    “不周山乃是师门清修之地,山中设有阵法,寻常人是无法进出的。故此鲜为人知。”
    萧禹回应道。
    黑衣男子没有说什么,也不知是否相信了这种说法。
    他的双眼在前者的身上扫视着,当看到其手中的那柄长刀之后,却是神色一变。
    开口问道:“你手中的长刀是从何而来?”
    听到问话,萧禹的心中也是猛地一惊。
    “他莫非认出这把刀了?难道此人与之前的王麻子有什么关系?
    二者若是仇人还好,若是朋友的话,那就不太妙了。
    如果对方知道了王麻子是他杀死的,又该如何是好?”
    最关键的是,现在还无法再使用那一剑,若对方起了杀意,自己恐怕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