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恶灵牢笼 > 5.定身符
    酒店大堂。
    上钩队友就在前方。
    昆虫足肢模样的献祭钩已经通体泛出血光,颤动的更加剧烈,一只巨大的怪物黑影蹲在钩子上方若隐若现。
    恶灵已经感受到杀手的召唤,开始显现本体来享用祭品了。
    塘主蹲在一组沙发椅后面,小心的探头查看献祭钩的四周。
    “嗯?没人?”
    “这杀手是傻子吗?居然不守尸?”
    在塘主的认知中,十个萌新杀手有九个会选择守尸,不守尸那个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错误的认为将人挂上钩子就算完事了。
    他本来都做好了虎口拔牙的准备,想好好露一手让这个萌新杀手感受一下鱼塘的水有多深。
    可现在杀手不按套路出牌,连尸都不守。
    这就让他的救人计划变得毫无难度。
    不过,就算无法戏耍杀手,少了些虐菜的乐趣,但这援助得分该拿的还是得拿。
    他操控着道士‘九叔’从沙发椅背后起身,飞快冲向献祭钩,然后抱住队友的腰部后用力往上一提。
    ‘嘎朗’一下,队友脱出了昆虫足肢的束缚,落回地面。
    ‘叽叽咯咯……’
    献祭钩上的怪物黑影发出古怪的啸叫声,似在抗议九叔夺走了他的祭品。
    【成功拯救队友,援助得分+30。】
    “快走快走。”
    塘主冲队友挥挥手,意思是让队友先走,他负责断后。
    那萌新队友双眼充满感激的看向塘主,点了点头,捂着受伤肩膀,转过身一瘸一拐又跑进一个由障碍物构成的死胡同。
    呃……没救了。
    这时,塘主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心跳提示音。
    心跳频率在逐渐加快,杀手已经发现猎物被人救走,开始火速往这边赶回来。
    “来了。”
    塘主顿时兴奋了起来,猫腰躲到了一处厚重板子后面,探出半个头准备先观察一下杀手。
    不多时,伴随着越来越快的心跳频率,塘主终于见到杀手真容。
    这是一名身形魁梧如北极熊般的白人男子,身上穿着残破亚麻衬衣,脸部虽然大半都隐藏在黑影之下,却不难看出表情中的狰狞。
    他一手拎着一把血淋淋的短刀,另一只手上拖着一条粗长的链钩,走路一摇一晃的,人还未靠近,浓重的血腥残暴气势就率先扑面而来。
    “雅各布·古德奈特!”
    网上有《恶灵牢笼》中迄今为止出现过的所有杀手的资料,塘主平时喜欢泡各大游戏论坛,对游戏角色相当了解。
    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手使用的角色,也知道这名角色的专属能力是远距离钩人。
    古德奈特的链钩可以穿越一些低矮的障碍物,钩中目标后,可以直接将其拉扯到自己身边来进行处决,能力相当之BUG。
    玩好这名角色的关键就在于钩子扔的准不准。
    不过听说扔这个钩子相当的有难度,非常考验玩家的预判能力……
    一想到这点,塘主就对靠近的杀手完全不虚了。
    啧啧……萌新连控制自己的角色都够呛,还想用好这种需要长时间来练习,必须有着足够经验积累的专属能力?
    这是在做梦呢吧?
    他于是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竟直接大咧咧的从障碍物后面站出来,并伸手冲不远处的杀手勾了勾手指头。
    若不是游戏中禁止玩家发出声音,塘主这招便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绝学‘狮吼功+一阳指’!
    挑衅杀手让塘主内心大爽,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身躯很是高大威猛。
    ……
    “?这是在干什么?”
    白烨控制着古德奈特返回献祭钩,正准备循着地上的脚印和血迹去追杀逃跑猎物。
    忽然就瞧见扮演茅山道士‘九叔’的玩家牛逼哄哄的跳了出来,还冲白烨比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呵……”
    现实世界中,全息游戏头盔之下,昔日的‘夜神’正发出其招牌式的冷笑。
    “这么有种的逃生者,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见到过了呢。”
    他开始朝道士九叔移动,古德奈特那副魁梧身躯如坦克车般横冲直撞。
    在献祭钩附近有两排呈平行摆放的沙发+茶几组合,塘主现在就站在这两排沙发组合的中间。
    根据游戏的设定,杀手的普攻不能穿越场景障碍,就算面前挡着的仅是一张一米来宽的沙发椅,那也如同隔了一道天堑般无法逾越。
    利用好这些场景障碍来闪躲杀手的攻击,是逃生者玩家的基本操作。
    见杀手准备从一端绕行过来,塘主立马机敏的往另一端开溜。
    杀手的移速默认比逃生者快,若是和杀手比拼直线加速,那绝对会付出血的代价。
    因此,塘主只能绕着这一长排沙发跑,跟杀手玩‘你追我,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游戏。
    这两排平行障碍是塘主精挑细选的点位,他觉得凭自己的实力遛杀手个四五圈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错嘛,挺有两下子。”
    白烨见状,明白对方已掌握了遛杀手的基本技巧,不是纯萌新玩家,不由得略微提起一点兴趣。
    他追在九叔身后,在绕了那排沙发一圈后,突然变向,开始反向绕。
    塘主对此早有准备,连忙紧跟步调,转身也往反方向上跑。
    同时,他还在心中得意嘲讽:
    “想套路我走位?省省吧,看我怎么把你遛的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这么想着,塘主立刻沿着8字形绕向对面那排沙发椅。
    他身法灵活,奔跑中还时不时的停顿脚步,扭头冲杀手勾勾手指头挑衅。
    看着不断跳出的‘胆魄’得分,塘主心中那个美滋滋。
    这样又绕行了一圈,在塘主自以为刻意的放水之下,杀手‘好不容易’追到了跟他差两个身位的位置。
    杀手在有了3层‘杀戮欲望’的10%加速后,两个身位距离已经非常危险。
    但塘主相当淡定,再度将杀手拉到一条直线上后,他忽然急停脚步。
    而后,道士九叔霍然转身,道袍飞扬间,他左手指尖已夹起了一张黄符,另一只手并指在虚空中写画一番,口中念念有词。
    周围顿时风起云涌,九叔道袍鼓动,那张黄符也燃起了妖异火焰。
    “给我定住吧!”
    塘主在这关键时刻发动了九叔的专属能力‘定身符’。
    茅山道士左手潇洒一甩,指尖燃烧着的黄符便像离弦之箭般朝杀手激射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