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医路繁花 > 第一百零九章
    舒沄对卜儿和小梨的事情并不太清楚,她只觉得这两个丫鬟要是带到慧园去就是个麻烦,所以便选了最方便的一条路走,把她们给留下了。

    至于之后她们要怎么办,那与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丫鬟!

    跟着张妈妈一起抱着东西进了慧园,慧园管事便赶紧迎了上来,笑眯眯地对着舒沄说道:“舒姑娘,屋子都已经收拾妥当,如果您还需要添置什么,请一定知会一声,小人立刻为您准备。”

    舒沄赶紧道谢了一声,跟着慧园管事去看了早上才离开的那间屋子,瞧着里面确实改动了一些布置后,赶紧对着慧园管事说道:“多谢管事了。这屋子就这样便很好了,我也就只住几天的时间.......”

    “舒姑娘客气了!”慧园管事还欲多说,倒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对了,舒姑娘,孔大人刚离开不久,说是您要寻的人到了,来告知您一声,让您得了空可以去见见。”

    “人到了?!”舒沄闻言顿时心里一喜,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问道:“能让他到慧园来吗?”

    慧园管事楞了楞,却是有些不能做主:“舒姑娘,这事可能需要问问道长的意思。”

    舒沄顿时拍了一下脑袋,赶紧笑着说道:“对,对,对!管事你说的对,那我这就过去问问道长。”

    慧园管事笑着应了一声,给舒沄指了宁道长的方向后,这便带着人和张妈妈又张罗起了舒沄这屋子的布置。

    宁道长平日不是在屋内睡觉,便会在慧园的后院凉亭里喝酒看风景。

    只是,这后院凉亭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进出的。

    一想到自己上一次在后院的林子里转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路出来,舒沄的脸就忍不住一热,脑子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了温邺衍那宛如仙人般的身姿来。

    也不知道将来,是否还有再见的机会。

    “舒姑娘!”一个小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舒沄的身边,恭敬地朝着她喊了一声,然后问道:“舒姑娘可是要去找道长?”

    舒沄回神,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看着那片茂密的林子,隐隐有些生畏。

    “舒姑娘从这里进去,一路直行便可以了。”那个小厮见状,赶紧朝着林子的方向指了指,对着舒沄说道:“平日里我们去里面寻道长,都是这样走的。”

    “不会迷路吗?”舒沄楞了一下,有些不解。

    “这林子是进去容易,出来难!”那个小厮却是很有经验地对着舒沄笑着说道,“舒姑娘只需要进去找到了道长,自然能由道长带着出来,自然更不用担心啊!”

    舒沄闻言顿时眼睛一亮,翘着嘴角便笑了起来:“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多谢了。”

    “舒姑娘客气了!”那个小厮顿时有些惶恐地摆了摆手,看着舒沄进了林子之后,这才紧张地朝着周围看了眼,赶紧溜身边消失在了院子里。

    舒沄顺着那条小道一路前行,照着那个小厮说的,一直直行。可是走过了一片又一片的林子,那条小道却放佛如同没有尽头一般,让她越走越晕了起来。

    如果说现在舒沄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真的是太傻了。

    那个小厮,明显就是为了骗她进林子里来的。

    “不走了!”舒沄有些郁闷地直接停下,朝着周围看了一圈,然后低喃道:“只希望宁道长真的能来找我!”

    不然的话,谁带她出去啊?她出不去倒是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段因瑞那边可是不行的!要是他又犯病了的话,那要怎么办?

    头顶暖阳烈烈,脚下却是透着幽幽的凉气。

    知道自己不可能走出去,舒沄便寻了一块石头,坐在上面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的时间,头顶的那几片云彩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舒姑娘可是好雅兴来!来这后院赏风?”

    宁道长的声音从远处飘出,惊的舒沄赶紧望了过去,欢喜地回道:“道长这是在笑话我笨呢?”

    “呵呵呵!”宁道长无奈地摇了摇头,从一片林子里走了出来,衣抉飘飘,依旧是一副世外高人般的模样。

    “走吧,舒姑娘,三公子醒了!”宁道长并没有多问什么,直接说了一句便引着舒沄往这林子外走去。

    还真是奇怪,明明地是同样地往回走的路,宁道长带着舒沄走着走着,那本应该只有一条小道的路上却是时不时便会出现岔道,几个兜转之后,舒沄便看见了慧园的屋角房檐。

    “太神奇了!”舒沄忍不住扭头朝着身后望了一眼。

    “奇门遁甲之术而已!”宁道长却是笑呵呵地说道,“他日舒姑娘要是有兴趣,让温玉尔教教你。”

    舒沄闻言顿时愣住,脸上一热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人,怕是不可能再见到的了吧?

    跟在宁道长的身后,舒沄与他一起去为段因瑞又看诊了一次,施了一次针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想要见陈武的事情也由此耽搁了下来。

    想到那个让她进了林子里去的小厮,舒沄犹豫了许久,还是把事情和慧园的管事说了。

    “舒姑娘放心,小的这就让人去查!”慧园管事面色凝重地对着舒沄说道,“一定给舒姑娘一个满意的答复。”

    “答复倒是不用!”舒沄赶紧摆手说道,“我只想知道,他这是想做什么?如果我没有遇到宁道长,也没有被人想起的话,那么三公子怎么办?”

    慧园管事点了点头,自然也知晓舒沄言语中的意思,顿时神色凝重地便转身离开,带着人便在慧园里清查了起来。

    至于结果,舒沄只需要等着便行了。

    天色渐渐暗下,一天的时间极快地便过去了。

    看着慧园内依次燃起无数的烛火,把整个院子照的透亮无比,舒沄的心情也不由地好了几分。只要段因瑞能一直保持住这样的好状况,那她明日便能抽出时间去与陈武见一见了.......

    只是,才刚回屋,慧园里便响起一片嘈杂之声,很快便有下人们哇哇哇地大叫了起来:“三少爷犯病了!三少爷犯病跑了,快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