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医路繁花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舒沄倒是想问问更多关于在这清远园内的事情,只是那位陈家小姐却是并没有要细说的意思,偶尔舒沄问到什么关键问题的时候,这位陈家小姐便是一副不知道想什么而出神了的模样,等到舒沄喊了几声,逼的这位陈家小姐回神的时候,能得到的也就只是这位陈家小姐一句:“抱歉,我自小便爱走神!”

    遇到这样的情况,舒沄还能说什么?

    与陈家小姐就这样算是混了个脸熟一般地聊了一会儿,那位陈家小姐便露出了疲态,想要今后估计还要靠着陈家小姐了解这清远园内的事情,舒沄便识趣地笑着道了一声自己也累了,约了陈家小姐下午一起进学,这才转身进了自己的那间屋舍,然后躺在了床上,看着头顶那床幔发起了呆来。

    未时未到,陈家小姐身边的丫头小莲便在舒沄的屋外敲了门,然后朝着舒沄福了福身子:“张小姐,进学的时辰快到了,我家小姐让婢女来请您!”

    舒沄赶紧笑着应了一声,转身把房门关上后便要跟着小莲离开。

    只是,那小莲却是有些诧异地朝着舒沄瞄了一眼,这才垂下头去低声说道:“张小姐,恕婢女多嘴......青婆婆应该是给您送了学服了......您要去进学,为何不换了学服?”

    舒沄楞了楞,低头看了自己穿着的衣衫一眼,倒是有些犹豫地问道:“进学必须穿学服吗?”

    小莲立刻点头:“所有的小姐进学,都是要求穿学服的.......”

    “旁读也必须?”舒沄皱了皱眉头问了一句,看着小莲犹豫地点了一下头后,这才问道:“那,要不然我现在去换了?”

    小莲瞧了瞧天,却是有些皱眉:“要是等张小姐您换了衣衫......怕是会迟到的......”

    “那怎么办?”舒沄顿时皱了皱眉头,对着小莲说道:“青婆婆给我送衣衫来的时候,也未告知我进学的时候必须要穿.....我也就想着,先洗一洗后再穿的.......”

    “既然如此,要是授课先生们问起来,张小姐照实说了便是!”小莲想了想,把头低的更低了一分,对着舒沄催促道:“张小姐,时辰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出发吧......不然,迟了,小姐会被先生们责罚的!”

    舒沄点头,跟着小莲便在厅内见到了正望着屋外出神的陈家小姐,看着小莲对着陈家小姐喊了几声,她才回神后,舒沄忍不住叹气,看来,这陈家小姐出神的情况,似乎真的是一直都有的呢!

    出了屋子,陈家小姐便迈着步子朝着南面的方向过去。

    舒沄跟在后面,倒是仔细打量起了沿途的环境来。

    她们顺着石板路穿过了两个小院子,在一处青巷内倒是遇上了十几个也正赶着去进学的小姐们,只是,那些小姐们却是并没有要与陈家小姐打招呼的意思,目光只在她们的身上扫了一眼,便直接错开,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在了她们的前面。

    舒沄感觉有些奇怪,忍不住加快了一分脚步,低声对着小莲问道:”这些小姐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其他院子!“小莲压低了声音,倒是有些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可是,架不住舒沄的再次发问,小莲只能顿了顿,然后低声说道:”园子里一共有十二处院子供给各家的小姐们住下......这些小姐们与我们住的院子不同,但是进学的学堂却是在一处,所以会在这里遇上!”

    “那她们都是我们的同窗?”舒沄顿时又好奇地问了一句,却是看着小莲面色有些奇怪地看了自己一眼。

    “这些小姐们,与我家小姐不在一处修习。”小莲闷闷地说了一句,并没有再继续解释。

    倒是舒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哦了一声后便点了点头,也不再吭声了。

    过了青巷,入眼便瞧见一片种满花草的小园子,走在前面的那些小姐们三三两两地便散开到了两侧不同的屋内,倒是真就如小莲说的那般,都不是在一起修习的。

    “张小姐,我便在此间堂内修习!”就在舒沄正好奇地看着那些小姐们消失的背影时,陈家小姐却是停了下来,朝着一侧的屋子指了指,对着舒沄说道:“张小姐在那一间堂内修习,跟哪一位先生?”

    “我?我也不知道呢!要不然,跟着陈小姐你一起可行?”舒沄被陈家小姐一问,顿时便有些愣住了。

    说起来,当初点头同意她进这清远园来的那位春管事,清云也都没有告知过她,她只以为自己与陈家小姐住在一起,那大约便是在一起学习的,没有想到,似乎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那陈家小姐倒是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后,对着舒沄说道:“要是张小姐不知的话,便只能自己去问问了......授课时间快到了,我得先进去了.......”

    “好!”舒沄只能点了点头,看着陈家小姐对着自己福了福身子,赶紧也回了一礼,看着她进了一侧的屋内后,这才皱起了眉头来,朝着周围打量了几眼,然后寻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嬷嬷走了过去,把事情与她说了说。

    那嬷嬷听完舒沄的话,顿时便皱起了眉头来:“小姐,带您进园来的是谁?”

    “清云!春管事身边的清云!”舒沄赶紧答了一句。

    那个嬷嬷楞了楞,目光中隐隐带上了几分惊讶来,想了想后,这才对着舒沄说道:“春管事没有给小姐您定下先生?”

    舒沄摇头!要是定下了,她现在还用站在这里问吗?

    那嬷嬷想了想,朝着院内打量了两眼,这才对着舒沄说道:“如此的话,还要劳烦小姐您稍后片刻.......婢妇这便差个丫头去春管事那边问问.......”

    “好吧!”舒沄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叹了一口气,看着那嬷嬷指使了一个丫头离开,然后听了她的话,在这院内的一处小亭内坐下,静静地等待了起来,顺便,看看在这个院子里修习的小姐们,准备先见个面熟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