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医路繁花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人很快便到齐了。

    舒沄朝着左右看了看,至少有上百人,每个人的身上都别着那装着石萤虫的竹笼子,倒是一个火把都没有拿。

    “据说着人参精不喜欢太烈的光,我们要是拿着火把在山里乱走的话,它会藏起来的。”茗朝对着舒沄解释道:“这山里可是好些年都没有人参精的消息了呢!更何况还是白日里遇见了,所以少主便说,我们都小心一些,不要吓到它了!”

    舒沄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快了吧!”茗朝朝着前方看了看,低声说道:“听说族长这一次也要去,现在好像还没有到!”

    舒沄顿时点头,老实地站在了原地等着。

    果不其然,几息的时间之后,舒沄便看着几个人影落到了前方去,看那身型轮廓似乎就是桓燏的亲爹。

    “出发!”桓燏高声喊了一句,周围的人群便立刻动了起来,倒是默契无比。

    宝威半蹲在了舒沄的面前,示意她爬到了背上之后,立刻便又让茗朝用一根布条把舒沄给绑好,对着舒沄说道:“素医大人,这夜里看的不甚清楚,只能用布条把您给捆在我身上,以防一会儿有什么意外发生!”

    “好!”舒沄点了点头,没敢露怯,任由茗朝捆好了布条,然后便听到宝威低声说了一句出发后,凌厉的夜风一下便刮进了耳朵里。

    攀过了山壁,一行人都稳稳地落到了那后山的大地上,然后排成了两列,整整齐齐地朝着哪座长着人参的山上过去。

    因为疾行的速度很快,舒沄只能把头伏在宝威的背上,根本没有敢朝着周围多看一眼。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寨子里的人便都停了下来。

    舒沄看着眼前那矗立在夜色里的茫茫大山,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素医大人,您把竹笼子拿好了!”茗朝把一个竹笼子别到了舒沄的腰间,对着她说道:“只要这竹笼子上的纸不破,那石萤虫就不会跑的。”

    “这玩意要是破了的话,怎么办?”舒沄看着那竹笼子上薄薄的纸,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问道。

    “小心一点就好了啊!”茗朝有些好笑地对着舒沄说道,“只要不是故意划破,这竹笼子上的纸还是不容易破掉的。素医大人您小心一些就可以了!而且我们会一直都跟着您的,要是您的这竹笼子真的坏掉了也没有关系,我们这里还有的,能瞧见路的!”

    舒沄闻言,顿时有些脸热。

    “你们护着舒素医大人,跟着我一起走!”就在这个时候,桓燏却是突然出现,站在了舒沄的身侧,对着茗朝几人吩咐一句,然后才对着舒沄说道:“他们会一点一点地往山上去找,舒素医大人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后面,慢慢看!如果舒素医大人有看上的人参或者是药材,也可以直接说,我们停下来采摘就行了!”

    舒沄朝着桓燏看了眼,半响才嗯了一声。

    夜色里,桓燏那额间的朱色真的就如同茗朝她们说的那般,带着一种火焰般的光芒,让人不想多看一眼都不行!也就是这个时候,舒沄才明白,为什么当初遇上桓燏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要带面具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步行上山了!”桓燏对着舒沄又说了一句,看着她点头后,倒是微微笑了笑,“那舒素医大人就跟好了!”

    舒沄继续点头,提着裙子跟在了桓燏的身后,一边看着周围的人都提着那竹笼子开始往山上走,一边沿着上山的小道而行。

    林子依旧一片寂静,没有虫鸣,也没有鸟叫。

    “以前这林子里可不是这样的!”走了一截,桓燏似乎有了兴致说话,低声开口说道:“林子里鸟儿倒是不少,有些时候还有小野兽出没,根本没有现在这样安静!”

    “那这林子现在是怎么回事?”舒沄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一片林子里怎么可能会没有鸟儿和虫子呢?

    “因为那个人参精啊!”桓燏却是一脸的肯定之色,对着舒沄说道:“以前听人说过那人参精就在这山里,但是见到的人都很少。而且,它大多时候都是出现在夜里的,从来未听说过在白日里出现,更不可能如今日一般攻击我们了!可是这一切又偏偏出现,林子里更是如此安静,所以我们猜测,这人参精定然是出了什么问题的!”

    “所以你们才想来把它抓回去?”舒沄像是一下便明白了一般,有些惊讶地对着桓燏问道。/

    “那是自然的啊!”桓燏倒是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好笑地对着舒沄问道:“不然舒素医大人以为是什么?只是因为发现了人参精的行踪,所以我们就要把它给抓回去吗?”

    这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舒沄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倒是庆幸这是在夜里,桓燏就走在自己的前面,不会看见自己此刻尴尬的表情来。

    “这人参精在寨子里的传说都多年了,因为它护着这一山的人参,与我们寨子来说本就是好事,我们也不想破坏了这相处的良好气氛!”桓燏倒是并没有要扭头看舒沄的意思,自顾自地说道:“大家相安无事地生活也是好事!可是如今这人参精出了异常,我们要是不来好好地看看,万一要是影响了这满山的人参,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这倒是!”舒沄立刻点头,对着桓燏说道:“好歹也算邻居。”

    “是啊!”桓燏笑了笑,继续说道:“能继续相处自然是好事!说不得要是那人参精真遇上了什么事情,被我们这样一搅合,帮上了它什么忙,以后成了我们寨子的守护神的话,那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舒素医大人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嗯!”舒沄可不懂这些,只能默默地点头应了一句,想了想后说道:“我也不太懂这些,桓公子觉得好,那自然就是好的!”

    “舒素医大人是这样觉得的吗?”桓燏似乎有些惊讶,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来,扭头朝着舒沄往了一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