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修仙从恐怖屋开始 > 第7章 第三只手
    张本千不想理会小胖落井下石的黑心肠,问道:“你昨晚,当真什么都没听到?”
    “我睡着了,能听到啥,三叔,你这么一整,那就没法睡了。”
    “嗯,这样,我们今晚两个人一起进去,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怪事。”
    小胖人就是这样,不说,他不怎么怕,说了,就怕了。
    “三叔,今晚不整行不行,警察都吓跑了,就我们?”
    “等着。”
    张本千跑去厨房,拎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出来。
    “走,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老子一菜刀劈死他!”
    一刀在手,小胖只能硬着头皮上。
    他也提了一件东西,一瓶二锅头,酒壮怂人胆,好歹我也是股东,上吧。
    这夜,两人就在鬼新娘的屋子里,喝着酒,瞪着眼,仔细聆听屋里的一切动静,还好,直到天亮,油灯的火焰不摇,鬼新娘也不会坐起来,也没听见什么女人的叹息声,一切正常。
    “三叔,是不是你们都出现了幻觉,没什么事啊?”
    “不,白天再试试。”
    中午十二点,太阳最晒的时候,鬼新娘的屋子是没装空掉的,热的话,屋子的椅子上有扇子。
    有些奇怪的是,这么热的天气,鬼新娘的这间屋子却很凉爽。
    这点,张本千明白点道理,很多乡下的砖瓦房有这样的效果,夏天很凉爽。
    只是,这间屋子像是凉爽过头。
    房门一关,屋子里漆黑一片,张本千点亮油灯,躺在鬼新娘的身边,手里捏着菜刀。
    一直到傍晚时分,没什么事情发生,很正常。
    出了鬼屋,小胖迎上来,问道:“怎么样,可以营业了吗?’
    正说着,鬼屋的大门前来了一辆车,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车上下来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穿的很时髦,男的很壮实,光头闪闪亮,壮实的像头牛,带着高档墨镜,手臂上绣着纹身,挂着一条粗大金链的脖子上也有纹身,一条吐着蛇杏的青蛇,看上去像是道上的人。
    那女的,妖艳漂亮,长发披肩,身材火爆,穿着牛仔裤,红色T恤。
    纹身男叼着香烟,一下车,扭扭粗大的脖子,问张本千:“老板,就你这,就你这几栋破屋子,就你这鬼屋能吓着人吗?”
    张本千正愁没人进去试业,正好,顶级的黑道大哥,超级小白鼠来了。
    张本千笑眯眯的:“老板,当然能吓着人,吓不住怎么叫鬼屋?”
    纹身男吐掉嘴里的香烟,说道:“老兄,说话得讲个实诚,什么鬼屋,不就是吓吓小孩子的。”
    张本千还想说,你既然不是真心来逛鬼屋的,你就不要来,正要开口,红衣女说:“老板,我看你们的广告牌写的,可以陪着鬼新娘睡觉,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千真万确。”
    纹身男接着道:“你这里好像没整齐那,连个售票窗都没有。”
    “是的,是的,我们正在试业之中,欢迎两位光临。”
    “试业,呵呵呵,我们其他都不想试,就想试试陪着鬼新娘睡觉的感觉。”
    红衣女浪笑道:“我睡过屋子千万间,就是没睡过鬼屋。”
    作诗那这是?
    张本千笑道:“是的,是的,人生在世,就得尝试一下新的刺激,你们,算是来对地方了。”
    纹身男将墨镜摘下,露出一对凶狠的眼睛,阴笑道:“老板,先别夸口,今晚,我们就不去县城开房了,就在你这里开房,要得,要不得?”
    “这个当然可以,不过....”
    张本千是想说,不过鬼新娘的屋子有点邪,怕吓着两位。
    纹身男从屁股后摸出一叠钞票:“这里二千,足够今晚我们包房吧。”
    小胖点头哈腰:“够了,够了。”
    他伸手去拿钱,纹身男却把钞票收回:“胖哥,丑话得说在前头,你们的鬼屋要是吓不着我们,该咋整那?”
    张本千接上话头:“要是吓不着二位,我们分文不取,假如吓着两位呢?”
    “房钱加倍。”
    “好,真是大老板,爽快!”
    “那就一言为定,有吃的吗,先给我们整点吃的。”
    纹身男将两千块递到了张本千手里。
    “没问题。”
    就在宿舍里,张本千像伺候太上皇一样,将两位客人伺候好了,晚上九点,纹身男和红衣女进了鬼屋,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楼梯口,张本千和小胖站在那。
    “三叔,那家伙不好惹,能吓得住他不?”
    “人民警察都被吓跑了,我估计可以。”
    “希望这样,那可是四千块,真的钱多人傻。”
    什么效果,张本千也没底,就在外边等,这会儿,正如小胖说的,他期盼出现惊悚的场景。
    二个小时左右,那房间传来声音,很大,啊啊啊的,那不是女人的叹息声,那是浪叫声,你妹的,这两人竟敢在鬼新娘的房间里干那种啪啪啪的事情,张本千气的想冲进去。
    小胖见状,使命的拉着。
    又过了一会,浪叫声忽然停止,传来了惊叫声,刺耳的高分贝尖叫声。
    张本千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鬼新娘的屋子门打开了,纹身男和红衣女只穿着内衣内裤就疯跑出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有第三只手,第三只手....”
    张本千还在晕乎中,纹身男拉着红衣女,钻进了凯迪拉克,发动了汽车,小胖追上去:“钱,房钱!”
    一叠厚厚的钞票砸在小胖的脸上,凯迪拉克像一匹受惊的野马,轰隆隆的逃离了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