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修仙从恐怖屋开始 > 第9章 复活的鬼新娘
    “要是连命都没了,要富贵干什么?”
    小胖说的是实话,命都没了,钱再多有屁用呢。
    “没这么玄乎,我的大侄子,我看,不是厉鬼,是厉鬼的话,早出人命了。”
    小胖摆着手,道:“不是厉鬼?”
    “应该不是,邪门了,越说越乱,搞得好像这世界上还真的有鬼一样,就问你,你相信这个世道有鬼吗?”
    小胖摇摇头,可马上点点头。
    “大侄子,你啥意思这是?”
    “本来不相信,现在相信了,你看啊,你自己说的,听见了女人的叹息,有人在你耳朵边吹气,李队长看见鬼新娘突然坐起来,跟着,那对男女说看见了第三只手,吓得差点衣服不穿就跑了,你说,我要不要相信?‘
    张本千咬着手指头,使劲的咬,疼的皱眉才松口。
    “长辈,你干嘛呢,自虐也不是这样自虐的吧。'
    长辈想想,道:“我缓过劲来了,清醒了,正常了,我回到了唯物主义的世界。”
    “你想说什么?”
    “一句话,我仍然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要不,小胖,你今晚再去试试?”
    小胖跳起来,挥着拳头,惊恐的骂道:“张本千,你这是谋杀,你涉嫌谋杀你的亲侄子,你好狠心。”
    张本千不由得笑,随后道:“那么激动干啥,跟你开玩笑的,要去也是我去。”
    小胖随即打开了房门,优雅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去吧,你今晚要是再敢进去,算你狠。”
    张本千将房门关上,笑道:“算了算了,今晚我们都别进去,想想发生什么事情再说吧。'
    这两人,本来是一人一间房的,小胖提议,三叔,要不和你一间房,怎么样?
    张本千答应了,就算小胖的呼噜再响,总比一个人睡在宿舍里强。
    不知不觉,午夜来临,外边,月色朦胧,透过窗户,鬼屋的入口侧对着他们睡觉的窗口。小胖今晚可就没这么好的睡意了,想睡,睡不着。
    张本千也睡不着,盯着鬼屋的入口,像是要看出点什么东西。
    “三叔,第三只手是不会自己跑出来的,胆子大的话,进去看,不要人为制造出紧张的气氛,拜托。”
    “要是有望远镜就好了,看得清楚点。”
    两人聊了一阵,张本千又想着进鬼屋,无奈,现在已经没了这个胆子和勇气,一切等天亮再说吧。
    啪嗒,张本千将灯关掉,两人准备睡觉。
    睡不着也得睡。
    张本千开始迷迷糊糊的,小胖却清醒的很,他来到窗户边,站在窗户的一侧,藏着半个身位,瞅着那鬼屋的入口。
    忽然,小胖看见鬼屋的入口飘出一件东西,他顿时吓得想大喊,可喉咙里又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像是棉花,又像是烂布条。
    小胖的心脏由于太胖,供血吃力,一紧张,就会说不出话,这回,更加说不出话,他只能用手去摇张本千。
    张本千醒来,问:“啥事?”
    “三,三三,三....叔.....”
    “干啥,干啥,你怎么变成了刘会计,结巴干甚?”
    “小,小声点,我,我看见了,看见了...'
    张本千急忙压低声音:“看见什么了?”
    小胖将张本千拽到了窗户前,自己不敢看,手指着鬼屋的入口:“快看,你自己看。”
    张本千望过去,除了更加明亮的月光,貌似啥也没有。
    “没啥那。”
    小胖于是凑到窗户边,瞄了一阵,说道:“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一个长头发的女人从鬼屋飘出来,贴着地面,飘着走的,真的。”
    “像电影里一样吗?’
    “没错,就像电影里一样,飘着走,咦,人呢?”
    张本千抑制着砰砰乱跳的心脏,拿起菜刀:“别开灯,呆在这别动,我倒想看看是什么玩意儿敢在千爷跟前装神弄鬼!”
    他打开门,蹬蹬蹬的下楼,到处找那个飘着的女人。
    突然,楼上,小胖啊呀的惊叫一声,紧接着,鬼哭狼嚎的从楼梯上滚下来,宿舍的楼梯那是水泥楼梯,可不像鬼屋里的木楼梯,坚硬的很,还好,小胖肉多,像个肉球,没摔着骨头,爬起来后,还没等张本千问,小胖大叫:“在在在楼上,就在我们房间里,有人拍我的肩膀来着,有人拍我肩膀来着,有人拍我肩膀来着....'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三叔,三叔,有人拍我肩膀,突然的,鬼一样,悄悄的,就在我背后,真的真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走走走,赶紧走,这不是人呆的地方。”
    他说完,自己跑去宿舍边的小车上。
    这辆小车,是一辆二手福特车,八年车龄,老款福克斯,是张本千花了两万块钱从二手市场掏回来的。
    小胖看上去确实吓得不轻,两条罗圈腿奔向福特车的时候就像是百米赛跑,他想打开车门,车是锁着的,急的大叫:“钥匙,钥匙,钥匙.....”
    钥匙,钥匙还在房间!
    张本千也被小胖超夸张的样子给吓着了,就想着去楼上取钥匙,走了两步,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菜刀,大吼一声道:“胖子,瞎嚎叫啥,不要慌!”
    张本千这声大吼,中气十足,气壮山河一般。
    小胖被这一声喝叫震了一下,像是好了点。
    “你看清那人什么样子没有?”
    “我就看了一眼,长头发,遮着脸的,好像是那鬼新娘,好恐怖,钥匙,钥匙,赶紧给我钥匙。'
    “鬼新娘?真他妹的见鬼!你看清楚没有?‘
    ”不是很清楚,没开灯,感觉是,钥匙那,钥匙。'
    “钥匙,在我房间呢,自己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