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百变超能 > 第十一章 救人
    陈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大家的时间都很紧,有啥招数赶紧用出来?2o??。文学迷Ww┡W.ん”
    那几人相互望了一眼,纷纷嚷嚷道:“你轧了我们大哥的脚还想来横的是吧。”
    杀马特轻抚自己的鸡冠头,一副风骚的模样,道:“哥几个,给我按住他。”
    那几个人纷纷露胳膊挽袖子,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向着陈宇靠近。
    其中一个染着黄色头的小子,先是阴狠一笑,然后左腿就是一记撩阴腿。
    “时间静止!”
    陈宇看着那只离自己小丁丁只有一厘米的脚,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勒个靠,玩的够阴呀!”
    陈宇一个大耳巴子甩到黄毛脸上,这一下打的结结实实,身影脆响。
    陈宇感觉自己的手都有点痛。
    十秒时间,自然得抓紧点。
    他回身就将杀马特抱起来,搬到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还将他的双腿劈开,让黄毛的脚能够顺利的到达。
    简单的在另外两人的脚上绑了一个结,顺手从路过的同学手中拿过一瓶还没有打开的水。
    十秒钟的时间晃眼而过。
    顿时一阵的人仰马翻,灰头土脸,还伴随着一阵杀猪般的尖叫。
    “啊……”
    “哎呦我去。”
    “尼玛!”
    黄毛定睛一看,自己的脚正中‘杀马特’的胯下。
    ‘杀马特’的脸都已经变形,捂着自己的裤裆蹲了下去。
    黄毛作为施暴者,感觉自己的半边脸都木了。
    那两个人鞋带绑在一起,一个躺着,一个趴着,正在骂骂咧咧的想要起身。
    这几个人都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就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
    最惨的还是‘杀马特’,他在地上打着滚,出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陈宇美滋滋的打开瓶盖,喝了一口冰凉的矿泉水,出一声舒爽的声音,然后吧嗒吧嗒嘴,推起自己的那个破自行车,吹着连调都没有的口哨,慢慢悠悠的离开。
    陈二狗可能是‘撸’完了,他跑出来,看着门口躺的横七竖八的几个人,满脸懵逼的样子。
    “陈宇,怎么回事呀?”
    陈宇回头对他摆摆手,极度风骚的说道:“刚才这几个人被哥一招摆平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陈二狗做了一个捂眼的动作。
    陈宇心中咯噔一下,急忙回过头,却现电线杆迎面而来。
    “卧槽!”
    车轱辘与电线杆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陈宇也‘顺势’飞了出去。
    整个人一头扎进了草堆之中。
    大概几秒钟之后,陈宇站了起来,他的嘴里还叼着好几根青草。
    将嘴里的草一吐,对着三十米外的陈二狗甩出了一个国际通用的鄙视手势。
    ……
    陈宇骑着自行车看了看破旧的手机,现时间还早。
    现在天气热,白天天长,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只能无聊的躺在单人床上。
    他想了想决定先到外边转一圈,顺便吃点小饭,然后再回家。
    此时临近傍晚,不冷不热,正是逛公园的好时机,陈宇将破旧的自行车放在公园门口的栅栏上,然后加了一把级大锁。
    自行车这个东西,是容易丢的交通工具,几乎每一天都会有数万的受害者找不到自己的自行车。
    陈宇就有丢车的经历,所以才花了‘重金’买了这把级的大锁。
    锁好之后,将车篮里的墨镜拿出来,在鼻梁上一架,然后踩着风骚的步伐走进了公园。
    果然,公园里的人很多,当然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
    陈宇慢悠悠的走到人工湖那边,找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
    公园的树木非常多,所以吹来的小风也非常的凉爽,临夏的燥热之气瞬间一扫而光。
    陈宇坐下之后,拿出自己那个‘扯社会后腿’的手机,玩起了小游戏。
    正玩的起劲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外婆’。
    他姥姥在乡下,他是从小跟着她一起长大。至于他的父母,从他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面。
    只听他外婆说他父母两人在国外,每年都会汇一笔钱,平常连个电话都没有,不知道在搞什么。
    有时候陈宇就会他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孤儿。
    他接通电话。
    “姥姥!”
    里边传出一个慈祥的声音。
    “小宇呀?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姥姥打电话?”
    陈宇想了一下,感觉自己从乡下出来之后,还真得没有打过电话。
    “我这几天有点忙……”陈宇心虚的说了一句。
    “你找到工作了?干什么的呀?轻不轻松?”
    “这……还可以吧,给人当保镖呢。”陈宇实话实说。
    “当保安呀!当保安好,陈大壮家的二狗子不就是保安嘛,每个月也不少拿钱呐!”
    这事陈宇也解释不清,索性老人说啥就是啥,陈宇又关心了几句老人的身体。
    两人正说着的时候,就听到噗通一声,然后就有人高声喊叫:“有人跳水啦!”
    陈宇抬头一看,现人工湖旁边站着几个老人,本来平静的湖面被打破,有一个长女子,正在水中不断的扑棱。
    陈宇急匆匆的对着电话说道:“我这里有人跳水了,我先去看看。”
    “去吧,赶紧的呀!”
    挂断电话之后,陈宇一下子就跳进了河里,向着溺水的女子游去。
    他从小就上树掏鸟窝,下水抓鱼虾,各种的‘绝活’层出不穷。
    没有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游到了那名女子的旁边。
    他并没有急着去救女子,因为他知道,溺水的人一旦抓到东西死活都不会松手,要是在救人的时候从前边施救,很可能被她抓住手脚,到时候可是一件麻烦事。
    先绕到对方的身后,手从对方的肋下穿过,触手一片的柔软。
    此时陈宇也没有闲心,他单臂划水向着岸边游去。
    他手中的女子果然开始挣扎,手臂不断的拍打水面,甚至撕扯陈宇搂住她的那条手臂。
    当到了岸边的时候,陈宇松开她,潜到水底双手拖住她的双腿。
    那名女子没有挣扎,可能是呛水的原因暂时昏迷。
    岸上的几名老人拉住女子的手臂将她拖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