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血色民国,血不冷 > 第11章 国难财(1)
    酒菜上齐后,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关世杰借口去洗手间,下楼去把帐结清了。
    关世杰刚回到雅间的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吵闹声。
    “特务处就了不起吗?这间房可是我们先定下的。”
    “我昨天就定好的,小二,你说是不是?”熊梦麟的声音说。
    关世杰推门走了进去,只见有五个人正在跟熊梦麟、刘成功他们吵架,是因为这五个人先定下了这间房,却被自己这一方人给抢占了。
    店小二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尴尬地杵着,不停地用毛巾擦着满头满脸的汗。
    “各位有话好说,您几位看看这样行不行,你们吃饭的钱我买单子。”关世杰陪着笑脸说。
    “总算出来一个会说人话的。”
    说话的一个三十左右岁,戴着金丝边的近视镜,发际线很高,看上去很有气质的男人。
    “哎,你怎么说话呢?”熊梦麟站起身,指着这个人厉声吼道。
    吴彦章抄起两个酒瓶子,冲着这个人就走了过来。高亚峰也站起身跃跃欲试。
    关世杰见状,急忙拦着了吴彦章说:“别冲动,咱们酒还没喝好呢。”
    戴金丝边近视镜的人,看着吴彦章轻蔑地一笑说:“复兴社的野蛮人还真多。”
    “这几位兄台息怒,皆因兄弟初到南京工作,我这几位大哥和兄弟要为我接风洗尘。多有得罪。小二,这几位吃饭的钱,我来付。”关世杰从怀里掏出一百元递给店小二说。
    民国这个时代,一元钱大概能买十六七斤大米,五六斤猪肉。关世杰他们的这一桌酒席,也无非三十元左右。一百元能买这三桌了。
    “鄙人复姓欧阳,名云天,党务调查处工作。敢问这位兄弟尊姓大名?”欧阳云天伸出手问道。
    党务调查处的是中统局的前身,虽然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渐式微,但也不可小觑。清理党内的异己分子,情报特工都非常在行。
    “小弟关世杰,特务处军事情报组工作。”
    关世杰急忙跟他握手,一刹那间,听到了欧阳云天的心里话:这个关世杰仪表不凡出手大方,倒是一个人物。以后倒可以多接触接触。
    “好,没事儿到党务调查处找我,可以喝喝茶聊聊天。”欧阳云天说。
    “一定一定,多谢兄台。”关世杰客气道。
    欧阳云天五个人走了之后,熊梦麟又打开一瓶金陵白酒,依次给每个人的酒杯里倒满了酒说:“世杰兄弟,刚才下去先买单了吧?你为人豪爽仗义,我们哥几个儿敬你一杯酒。”
    “不敢当不敢当,兄弟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仰仗着各位多帮衬呢。这杯酒兄弟先干为敬。”关世杰说完,先干了杯中酒。
    “好,够义气!”熊梦麟说:“其实,我们几个请你吃饭还有个原因。”
    “组长有话请讲,”
    “你可能不知道,这两天处里边都传开了,说咱们处来了一个奇才。几个月的功夫,炒股赚了几十万,开米铺也赚了几十万。”
    “兄弟惭愧,哪里敢称为奇才。”关世杰苦笑道;“为了赚点钱,脑袋都差一点搭上。”
    “话可不能这样说,几个月赚百十万,羡慕死咱们这帮弟兄了。”刘成功说。
    “老大,成功哥,看你们两个还是行伍出身呢,说起话来像大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吴彦章挠着头上一道凸起的,被酒精刺激得发红的刀疤说;“关兄弟,我们几个人是想让你带着赚点钱花花。”
    “是啊,这个月把下个月的工资都花光了。”高亚峰说。
    “少跑几趟舞厅,找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多好,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熊梦麟说。
    “老大,我对阿娟可是真爱。”高亚峰有点尴尬地说。
    “哈哈哈,听你说真爱的,好像有七八个了吧?”晁永强大笑着说。
    “别岔开话,咱们还是说正事儿。”熊梦麟说。
    “都听老大的,晁永强你还笑。”吴彦章说。
    “世杰兄弟,你费费心,看看有什么门路?”熊梦麟说。
    关世杰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在特务处还有了奇才的称号。也不怪熊梦麟宁可跟人吵架,也要找雅间吃饭喝酒,原来是这个目的。
    “容我想一想。”
    关世杰在北平赚到的三十多万,都留给了家人。这些钱也足够父母的赡养费和两个妹妹读书,以及以后的嫁妆钱了。也真得考虑赚一些钱,为自己的仕途之路做铺垫。
    熊梦麟他们五个人的目光都盯在关世杰的身上,给关世杰的感觉,好像是唐僧掉在了妖怪洞里了一般,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南京沦陷于12月13日,满打满算还有五个月的时间,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如何能快速的赚到钱呢?
    “七七事变”还有六天。关世杰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琢磨了一下,倒是有个法子,也不知道行不行。”关世杰说。
    “你快讲讲。”
    “快说说,有啥好办法。”
    ......
    熊梦麟他们七嘴八舌,迫不及待地问道。好像问得晚了,好办法会长翅膀飞了一样。
    “你们知道哪里有空置的房屋,或是要出租的,比较大的楼房吗?一定要大,越大越好。”关世杰说。
    “找那么大的房子干啥?要开工厂吗?”晁永强问道。
    “先别乱说话,你们有谁知道世杰兄弟说的闲置的大房子,大楼房?”熊梦麟问道。
    “我想起一个地方,就是离着市区远了点。”吴彦章说:“在栖霞村,离千年古刹栖霞寺不算远。前些年一个南洋回来的富翁盖了一些房子,想卖给有钱人做避暑山庄。因为交通不便,一天只有两三趟巴士,卖出去的不多,房子也都出租。”
    “能有多少间房子?”关世杰问道。
    “盖的都是二层小楼,还有一百多间房吧。”吴彦章说:“我一个兄弟在那,给人家看空房子。”
    “组长,还有各位兄弟,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咱们就把这些房子租下来。干什么用,你们先不要问。房租到时候跟房东谈谈价格,看看多少钱再说。”关世杰说。
    “好,就听世杰兄弟的。这样吧,你的工作都由我们分担了,这几天你就跑这件事儿吧。”熊梦麟说。
    关世杰点点头,他已经有了快速赚钱的方法,接下来就看怎么去实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