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血色民国,血不冷 > 第20章 扑朔迷离(求收藏推荐)
    关世杰回到特务处,带着司机小牛的笔录,直接去了科长办公室。他跟王天木汇报过询问经过后,就把一千元放到了办公桌上说:“这是大戏院的名角花小芳给白副局长司机的一千元,没做过笔录,就交给科长处理吧。”
    李天木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说:“有线索就抓紧办,案子破了就让行动科的人看看,咱们军事情报科也不是吃素的。你以后有什么事儿,就直接找我汇报。”
    “是,科长。”
    “还有一件事儿,处长原打算在上海成立一个特务训练班,从各个部门抽调一些人做教员,为党国培训一些特务骨干。但现在上海的局势也不乐观,日军已经集结大批兵力,战事一触即发。但这个事儿终究要做,我准备推荐你或是晁永强去训练班做文化教员,直接领少校军衔。你先有个思想准备。”
    “是,我一定努力工作。”
    关世杰只知道军统局的特务,也要经过一个阶段的培训,学习一些实用的技能。但具体怎么操作和实施,自己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籍。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很好的镀金机会。借助这块跳板,也许慢慢能进入军统局的核心机构,更好的为将来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从李天木的话里能听出来,自己和晁永强是最好的人选,二选其一,推荐权还是握在李天木的手上。
    努力工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笼络李天木,以确保自己尽快能晋升到少校军衔。如何笼络呢?国民政府发布的战时条例,其中有一条,明令禁止各部门有贪污受贿等不法行为,一经发现,从严处理。这就需要自己想一想办法了。
    关世杰从科长办公室出来,喊上晁永强就去了南京大戏院。
    在大戏院的后台,经理领着关世杰和晁永强见到了花小芳,一个长相颇为惊艳的女子。
    “你叫花小芳?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知道,是为了白副局长被杀的案子。两位长官,这件事儿不是我干的。”花小芳说。
    “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晁永强说。
    “我知道你们怀疑我,是不是因为我给了白副局长司机一千元钱?”
    “不是你干的,为什么给司机钱?你的目的是什么?”关世杰问道。
    “长官,我承认跟白副局长姘居过一段时间。但最近一直没来往,白副局长也跟我说,以后不再接触了。”
    “你没问为什么吗?”
    “他说太太已经有所发觉,还有战时条例有规定,生活腐化者会被严办。”
    “你为什么给白副局长司机一千元钱?”
    “长官,实不相瞒,最近有一个富家公子在追求我,我不想让自己牵连到白副局长案子上,就给了司机一千元钱,让他不要说出我跟白副局长的关系。”
    关世杰还是不太相信花小芳说的话,就走过去说:“我看看你的手。”
    花小芳不明所以地伸出手来,关世杰拿起她的手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晁永强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以为关世杰在揩油。
    关世杰拉住花小芳的手,一瞬间跳出两个画面:1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捧着一束花交给花小芳,花小芳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2还是这个小伙子单膝跪地,手里拿着一枚钻石戒指,好像正在向花小芳求婚。
    而花小芳的心里话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自己跟白副局长有牵连,否则就会毁了一生的幸福。
    关世杰松开了手,对晁永强说:“咱们走吧,去大世界舞厅。”
    晁永强虽然心有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此时,关世杰的内心并不轻松,他原以为花小芳是杀害白副局长的凶手,但事实根本与自己的判断完全不符。他怕自己接收到花小芳的信息有误,毕竟是时间过短,得到的信息并不全面。
    他出了大戏院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给科长李尔木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想让警察局派人到花小芳的住所勘验一下,看看是否能找到蛛丝马迹。
    万国大舞厅的进展也不尽人意。
    黑牡丹在白副局长被抛尸的那个晚上,一直在舞厅唱歌陪酒,关世杰他们找到了几个证明人,都证明黑牡丹那天就在舞厅,还有白副局长失踪的念头晚上,黑牡丹也在舞厅上班。
    案件的发展似乎进入了死胡同,两个嫌疑最大的女人基本已经排除在外。难道这个案子不是女人做的?
    关世杰猛然想到一个人——白太太。这是一个被忽略的女人,难不成真的是她谋杀亲夫吗?前两个人力车夫说,一个皮箱送到南京大戏院。另一个皮箱送到大世界舞厅。这不正是花小芳和黑牡丹上班的地方吗?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调查白太太可不像调查花小芳和黑牡丹这么简单,虽然可以直接单刀直入地询问,但若她真的是凶手,又矢口否认的话,既不能威胁恐吓,又不能拉着白副局长太太的手,等到传导过来的信息。
    如果是两个女人做的案子,白太太能找谁帮忙呢?关世杰想到了一个人,白家的仆妇。
    下午一上班,关世杰又来到李天木的办公室,跟他请示要去白府询问白太太,需要警察局刑侦部门一起配合工作。
    “你是说可能是白太太干的?”
    “我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把握,最好让刑侦的人一起去,看看白府是不是凶案第一现场。”
    “这个倒是可以,我给警察局局长打个电话。不过你要慎重,白太太的父亲可是商会副会长,跟咱们上边的人物都有来往。”
    “是,我会谨慎行事的。”
    关世杰等李天木给警察局打过电话,就带着晁永强按照卷宗上的地址,一起去了白府。
    在白府的大门外,跟警察局刑侦队的人见里面,然后带着搜查令敲开大门,走了进去。
    白府是一栋独门独院的小洋楼,在庭院里停着一部雪佛兰轿车,
    关世杰见到这部轿车,心里也有了底。只是还有一个问题,让他感觉到疑惑。如果白太太杀人碎尸,为什么不开车去荒郊野外去抛尸,而是要放在闹市区呢?他相信只要找到突破口,这个令他疑惑不解的事情,也会浮出水面。
    在白府一楼的客厅,关世杰见到了白太太,一个四十多岁,体型偏瘦,穿着雍容华贵,相貌极其普通的女人。
    白太太的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左右岁,身材适中的仆妇。
    关世杰见到两个人后,基本可以断定凶手应该是白太太,而仆妇则是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