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对强化 > 第2章 酆都山变《新书上传,求收藏》
    孟白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黑色的实木制大门后,是一座约莫百米的大殿,伴随着那一道阴冷的气息席卷全身,孟白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对着后方倒退了两步,回头时,目光望向身后同样显得阴测测的吴伯,喉结滚动了一下。
    “少爷别慌...”
    吴伯声音沙哑的说道,浑浊的左目毫无焦距的望着孟白,而那犹如黑洞般的右眸,亦是盯着孟白。
    “进去吧,老奴...就在这里守着。”
    孟白喉结滚动,第一次对吴伯产生了一丝丝的恐惧以及陌生,对于这所谓的成人仪式更是蛋疼无比。
    鬼知道自家的祖宗祠堂竟然会这样阴森...
    “咕嘟...”
    看着吴伯身体僵硬般的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不知是不是错觉,孟白甚至在某一顺扑捉到那一张苍老面孔上掠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弧度...以及...一丝隐隐的兴奋。
    孟白咽了口唾液,旋即转身望着光线昏暗的祠堂内,沉吟中走了进去。
    “吱...咣当!”
    黑色的厚重大门毫无征兆的从身后关闭,发出一道轰隆的声响,也将原本从大门外折射而入的光彻底阻隔,使得大殿内的光线更为黯淡。
    寂静的大殿两侧仅有稀疏的几支蜡烛闪烁着荧光,借助着微弱的光线,孟白可以隐隐看到两侧的墙壁上有模糊至极的雕像。
    那些雕像大多狰狞,且即便孟白饱受科学洗礼,却也根本难以辨认出上面雕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孟白深吸口气,目光落在正前方的灵台上。
    灵台上方亦是有两根白色的蜡烛悄然摇曳着惨白的火光,十几个灵位牌摆放在上面,而让他无比诧异的是,这些灵位牌上却空空如也,一个字也没有。
    摆放灵位牌的灵台后,似乎是一个约莫两米见方的黑色空洞,一股股寂静的阴冷气息,从那黑色空洞内渗透而出,使得整个祠堂内充斥着让人极不舒服的冷意。
    孟白神色古怪的扫过自家祖宗祠堂的布局,怎么也跟传说中的那种宾客满堂的成人礼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突然间,孟白似乎想起来什么一般,瞳孔猛然一缩的同时,原本还算淡定的脸庞上陡然涌现出一抹骇然,紧接着,那一对黝黑的眸光,再度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昏暗光线下的一切...
    “这...”
    释放着阴冷与寂静的黑色空洞,犹如无字天书般安静摆放的灵位牌,惨白的烛光,墙壁上不知名的诡异图案...
    这一切的一切,逐渐的跟困扰了孟白十八年的梦境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
    那梦境中的一切虽然模糊,让人清醒之后心有余悸却不能完全记清其中的细节,可那其中的一些场景,孟白却记忆犹新。
    也直至此刻,孟白方才惊疑的发现,这祖宗祠堂内的一切,便是他每一年生日那一晚都要经历的梦境中的一部分场景...
    孟白倒吸一口冷气,心情却逐渐的平复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梦境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其他孟家人在没有经历成人礼之前是否也会经历同样的梦境。
    事实上如今的孟家除了他之外,也只剩下一个行事古怪的吴伯。
    至于自己那个极不靠谱的老爹,孟白则是直接将其忽略了去。
    “那么接下来...”
    孟白深吸口气,目光移动中,果然发现前方的香炉旁有三支红色的香烛,心情复杂间,孟白上前一步,借助着惨白的烛光,将那三支红色的香烛点燃。
    白色的熏烟毫无规则的飘然而起,孟白十指对压,两手之间重叠,夹着那三根红色的香烛上前一步。
    三拜九叩。
    孟白丝毫没有发现,那些毫无规则的熏烟升腾中,逐渐的化作一个与他轮廓颇为相似的模糊影子。
    与此同时,那些无字灵位牌上方,皆是浮现出一道道肉眼难见的光点,对着那影子悄然闪烁而去。
    紧接着,那影子如同具备灵性一般,飘然而下的同时,逐渐的呈跪拜的姿势,与地上虔诚跪拜的孟白缓缓重叠。
    “嗤...”
    伴随着那一道影子与孟白身体重叠的一瞬,他的后脖颈处,顿时诡异的浮现出一颗黑色的狰狞头颅。
    那头颅猛然露出,露出一股奇怪的神色,张嘴露出一口森然的獠牙,发出无声咆哮的同时,犹如解脱一般,悄然化作一缕缕烟丝,对着灵位牌后那两米见方的黑色空洞之处,骤然一闪而入...
    对于这些,孟白不知道,三拜九叩之后,将那三根已然快要燃尽的香烛安放在香炉内,抬头时,神情微微一怔...
    先前笼罩在祠堂内的那一股让他颇有些不舒服的森冷之气,竟然...诡异的消失了。
    孟白站起身,按照吴伯所说,继续进行着略有些复杂的成人仪式。
    昏暗的祠堂内,惨白的烛光将孟白的身影,逐渐的拉扯的很长...
    而在孟白继续进行成人仪式的同时,距离渭城六百余里的酆都城内,因鬼节的缘故显得颇为繁华。
    无数装扮怪异的人们在这号称鬼城的城市内以当地的风俗举行着独有的仪式。
    而在酆都城外三百余里的酆都山深处,这里常年被一层薄雾笼罩,且因为潮湿阴暗的缘故,使得这里人迹罕见。
    即便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鬼节,整个酆都山内也都显得颇为安静。
    山顶上方,被称为阎罗殿的殿堂内,几十名着装打扮怪异的人影分立两侧,而在殿堂上方,一道身材魁梧,可面目却显得很是狰狞的中年男子威严而坐。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鬼节,各处结界可曾检查完成?”
    面目狰狞的中年男子一对铜铃般的双眸带着威严扫过下方,浑厚的声响,回荡在这阴测测的大殿内。
    “禀阎君,各处结界都已检查完毕,并无疏漏。”
    大殿两侧,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手握哭丧棒,声音尖锐刺耳,落下时,使得上方面目狰狞的阎君淡淡的点了点头:“每一年的鬼节,酆都山结界也都会陷入短暂的薄弱期,容不得半点疏漏,若是亡魂魂归人间界,免不了一番麻烦。”
    “但请阎君放心...”身穿黑白服饰的两人恭声应到。
    “恩。”
    阎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而下一瞬,整个阎罗殿犹如遇到地震一般骤然晃动,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得包括阎君在内的所有人顿时一怔。
    与此同时,酆都山深处的某一处山坳当中,一道赤红色的光冲天而起,对着东南方向骤然爆射而去。
    紧接着,那一处山坳当中黑红两色气体缭绕,伴随着一道道鬼哭狼嚎的尖锐声响,犹如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
    短短不足一分钟的时间,整个酆都山内,几乎所有的结界,尽数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