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对强化 > 第6章 你怎么不吃?
    “闭嘴。”
    小祖宗清冷的声音让孟白顿时垭口无言,感受着那一对纤细柔软的手掌贴在胸前,而因小祖宗弯腰的缘故,导致如今孟白眼前,则是小祖宗那一对坚挺的汹涌波涛。
    “好大。”
    孟白嘴角呢喃,鼻尖缭绕着小祖宗身上传来的一股淡淡的体香,使得他心情愉悦的同时,偶尔翻着白眼,期待着望着小祖宗精致的脸庞。
    “果然...”
    对于孟白的目光,小祖宗直接无视,微阖着眸子感应片刻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弧度,紧接着,那紧贴着孟白胸前的柔软手掌,随着她再度坐下而离开。
    “咳...小祖宗,你没事?”
    孟白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抬头时,望着女孩那狭长的眸子,讪讪一笑,干咳一声,道。
    “我能有什么事?”
    小祖宗翻了翻白眼,随口说道。
    “不应该啊,大学四年我交了好几个女朋友,每次我稍微有点亲密的动作,都会让她们见鬼一样的跟我分手...”
    孟白有些不解的说道,旋即抬头望向小祖宗凹凸有致的身材:“难道...是因为刚刚我没主动?”
    “你可以试试。”
    小祖宗似笑非笑的说道,望向孟白的那一对狭长的眸子却释放着些许危险的弧度,使得孟白脸色顿时一僵,旋即讪笑着摆了摆手。
    “对了小祖宗,你到底...是人是鬼?怎么会出现在祠堂的棺材里?”
    孟白很是机敏的转移话题,与此同时,也将自己心里的疑问再度重复了一遍。
    “废话,小祖宗我当然是人。”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祠堂,难道,你那个死鬼老爹没跟你提过?”
    小祖宗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
    孟白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沉睡了六十年的人类...这让她不由想到了未来科幻。
    也只有那些科幻大片里,才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从今天进入祠堂之后遇到的一切开始,都让孟白开始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有的事情,你现在还不适合知道,等到该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只能说,你的成人礼是一个契机,一个让我脱离束缚的契机...”
    “而这个契机,应该出现在二十年前,因为一些目前我还不知晓的缘故,让它足足的迟到了二十年。”
    小祖宗目光望向窗外,眼中掠过一丝不解,旋即开口说道。
    “至于你说的那些,无非是你身上被种下了鬼魅宫煞,所以,每次你跟女孩子亲密的时候,鬼魅宫煞都会感受到那一股暧昧的气息,从而恐吓对方所致...”
    “鬼魅宫煞?”
    孟白蛋疼的皱了皱眉:“不会是类似蛊毒之类的东西吧?我特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一个美少年,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这么狠毒。”
    孟白声音落下,小祖宗不知想到了什么,顿时忍俊不禁的莞儿一笑。
    “咳...那啥,小祖宗,我看您也懂一些法术,您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祛除这东西?”
    孟白谄媚的笑着问道,想到自己被这所谓的鬼魅宫煞困扰了十几年,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如今最起码知道了缘由,如果要是能够去掉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放心吧,那玩意已经没了,在你祭奠无字灵牌的时候,它就已经消失了。”
    小祖宗随口说道,声音落下,孟白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喜色。
    “谢天谢地,我终于正常了。”
    “以后要是被我查出来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我一定屎都给他锤出来。”
    孟白恨恨的说着,这该死的鬼魅宫煞,耽误了他多少青春年华。
    小祖宗在一旁掩嘴轻笑。
    “对了,按照您这么说的话,我这十八年来每一次生日当晚做的那个同样的梦,不会也是类似于鬼魅宫煞之类的吧?”
    小祖宗赞赏的点了点头:“聪明,按照我的推测,应该也是那个王八蛋所为。”
    孟白义愤填膺的道,对于这个未知的王八蛋已然恨极。
    “我只是个正常人好吧?”
    “尼玛,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这么对我。”
    孟白声音落下,旋即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谄媚了起来,望向小祖宗的目光都带着笑意。
    “那啥,小祖宗,你看咱们也算是自己人是吧,你会的那些术法,能不能教我两手。”
    “教了你也没用,你的天赋,并不在这一块。”
    小祖宗随口说道,挺翘的鼻尖轻嗅,狭长的眸子则是望向门外,那里,吴伯佝偻着身子,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走了进来。
    “少爷,吃饭了。”
    吴伯面无表情的说道,将手中托盘内的菜肴以及汤羹主食放在了桌上,仅能视物的左眼不着痕迹的扫过美艳的小祖宗,旋即站在了一旁。
    “还真是有些饿了。”
    小祖宗摸了摸平摊的小腹,站起身后,修长的美腿迈动中,在桌子旁坐了下来,一旁孟白略一沉吟,同样上前坐在了一旁。
    “今天竟然这么丰盛...”
    孟白有些意外的望着桌上的菜肴,香喷喷的红烧肉,散发着鲜味弥漫的清蒸鱼,外加两道清爽的炒素菜,搭配两碗白米饭以及一份热气腾腾的汤,顿时让他胃口大开。
    “今天是少爷的成人礼,所以,老奴自作主张的奢侈了一下。”
    吴伯在一旁声音沙哑的说道,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孟白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吴伯,你也过来一起吃吧。”
    “不了,老奴刚刚已经吃过了,少爷和贵客赶紧吃吧。”
    吴伯声音落下,孟白无奈的耸了耸肩,旋即转身,抓起筷子的同时,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小祖宗犹如饿死鬼托生一般,毫无刚刚的淑女形象,此刻双手并用的大快朵颐,不光毫无吃相,速度还奇快。
    孟白欲哭无泪,他只是转身跟吴伯寒暄了两句,加起来也不足三十秒的时间,然而桌上原本香喷喷的菜肴,却已经空了两个盘子。
    而在孟白目瞪口呆的同时,小祖宗也是风卷残云般的将其余两盘菜混着米饭快速的消灭掉,这才似乎意识到什么一般,抬头时,擦了擦尚且还挂着些许汤汁的唇角。
    “怎么?菜不合胃口么?你怎么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