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对强化 > 第18章 何必揭穿呢?
    “她...没有痛感的么?”
    孟白低声呢喃,刚刚无意中踩到周莹血色的凉鞋上,原以为周莹会有所反应,然而让他无比诧异的是,周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那样子,仿佛孟白刚刚踩到的,并不是她的脚一般。
    “你不是周莹,你...到底是谁?”
    孟白略显粗暴的将怀中的周莹一把推开,快速后退两步,漆黑如墨的眸子则是带着警惕之色,望向眼前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周莹。
    “我不是周莹,还能是谁?”
    周莹娇嗔道:“既然你担心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这么晚回去。”
    “再说,大学四年你都没有认真的谈过一次女朋友,你真的不想...跟我做些爱做的事情么?”
    周莹幽幽的说道,望向孟白的目光眼波流转,充斥着诱惑之意。
    然而周莹表现的越是这样,也越让孟白觉得,眼前的周莹虽然还是那一副没变的皮囊,可的确已经不是自己那个温柔娇弱的同桌了。
    “你还真是个戏精,不过很可惜,你演的很烂。”
    孟白警惕的退后了两步,目光冷冷的望着周莹。
    “你到底把周莹怎么样了?”
    “呃...”
    周莹脸上的笑意逐渐的褪去,一丝冷漠缓缓的浮现在那张漂亮的脸上,望向孟白的目光,则是带着点点好奇。
    “意识很犀利嘛,不过聪明的人,都会死的很快。”
    周莹的声音变得有些阴冷,话音刚刚落下,一直打开的那锈迹斑斑的铁质防盗门诡异的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旋即嘭的一声关闭而去。
    与此同时,里面的一道木门亦是发出难听的刺耳吱呀声,自己缓缓的关闭了起来。
    “何必揭破呢?”
    周莹阴测测的说道,方才的妩媚悄然散去,一股阴冷的气息,悄然从她体内扩散了出来。
    “都十八岁了,还是个童蛋子。”
    “原本还想借助这个身体,帮你破掉童子功,好好的在快乐中死去你不选,非要选择揭穿...”
    “真是个无趣的家伙,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
    周莹淡淡的说道,显然对于孟白揭穿她的事情并不意外。
    “你特么才是童蛋子,你全家都是童蛋子。”
    孟白有些愤怒的道:“我不管你是什么鬼东西,放了周莹。”
    “不然呢?”
    周莹淡淡一笑,旋即对着孟白缓缓走了过来。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周莹邪魅的说着,双手的指甲毫无预兆的慢慢延伸了出来,与此同时,她的头发也在慢慢变长。
    “乖乖的顺从我,或许,我能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周莹缓缓前行中,她的十指指甲都变得长了两寸多,在昏暗的灯光下,彰显着些许锋锐,而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亦是垂在了臀部的位置,脸上犹如擦了一层粉一般,变得无比苍白。
    漂亮的大眼睛里噙着一丝邪魅,舌尖舔过不知何时变得鲜艳无比犹如鲜血般的红唇,前行中,跟孟白的距离也在不断拉近。
    “去死吧。”
    望着越来越近一身诡异的周莹,孟白厉声喝道,他的灵力虽然被小祖宗暂时封印了一部分,且剩下的灵力也无法自如的调动,不过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先天灵修。
    此刻愤怒中,孟白右拳猛然紧握,一丝丝淡薄的灵力,悄然弥漫间,于着拳头之外,形成一层肉眼难见的薄膜。
    与此同时,孟白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这一瞬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紧接着,那紧握的右拳没有丝毫犹豫,对着缓缓而来的周莹,狠狠轰击而出。
    “干嘛这么粗暴?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
    周莹不躲不闪的继续缓步而来,对于孟白轰击而来的拳头犹如未见一般。
    “再说,都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你还忍心,再让我死一次么?”
    周莹幽幽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哀怨的望着孟白,眼见着孟白的拳头已然临近她的胸前,依旧没有任何的躲闪,甚至...主动的挺起胸,迎了上去。
    孟白瞳孔微微一缩,显然没想到周莹会这么做,下一瞬,那噙着强悍力道的拳头,骤然轰击在周莹的胸口。
    “嘭...”
    强悍的力道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下一瞬,周莹的身子对着后方噔噔蹬的连连后退三步,而孟白亦是被一股诡异的反震之力震荡的后退一步,与此同时,一股让他极不舒服的阴冷感,顺着手臂对着体内蔓延而入。
    “灵能者?”
    周莹猛然抬头,极度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惊疑的道,那一对噙着冰冷的杏眸,则是定格在孟白身上。
    孟白同样心头震惊,刚刚那落在周莹胸口的一拳,没有想象中的柔软触感,反而犹如击打在一块坚硬的寒冰上面。
    “不过可惜,虽然猜测不出来你的灵能属性,不过...似乎并不具备强悍的攻击力。”
    周莹幽幽的说着,犹如受到惊吓般的拍了拍丰满的胸口,刚刚那一拳,已经使得她胸前的衣衫被震碎了一部分,从而使得其中饱满的雪白若隐若现。
    “真是不错,收了你,可比一般的普通壮汉要滋补百倍了。”
    周莹脸上掠过一丝贪婪,旋即一股阴冷的黑色气流,从她体内悄然扩散开来,与此同时,那黑色气流犹如具备灵性一般,游荡中,对着孟白快速缠绕而来。
    “刚刚还真是被你吓了一跳呢,所以...一会的话,你可要好好的补偿我。”
    周莹邪魅的说着,身形一闪,对着孟白再度欺身而来。
    孟白本能的对着后方连连倒退,体内的那一股让他极不舒服的阴冷之气,此刻似乎受到某种排斥一般,被迫对着体外而出。
    而那一股黑色气流,却犹如跗骨之俎一般,对着他不断缠绕而来。
    孟白身形连闪,可房子空间本就狭小,使得他处处受制。
    “不要挣扎了,想必...你也是刚刚觉醒的小菜鸡,并不懂得如何去操控灵力。”
    周莹媚笑着说道,旋即纤瘦的身子犹如鬼魅般的一闪而逝,再度出现时,已然在孟白身后,双手之上,那尖锐的指甲,直接对着孟白脖颈,悄然落下。
    孟白瞳孔微微一缩,伴随着周莹消失的瞬间,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转过身,目光望着那已然临近的尖锐指甲,还未来得及有所举动,之前无风自闭的铁质防盗门,被一股大力从外面直接震荡的爆射而入。
    与此同时,一道苍老沙哑的声响,亦是从孟白身后,悄然响起。
    “看样子,是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