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对强化 > 第39章 小祖宗的来历
    孟白瞳孔微微一缩,望着眼前的鬼魂,脸上的表情也都跟着有些夸张了起来。
    他一直以为,这鬼魂黑发下应该是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噙着凶狠的眼,以及一张面目全非的脸。
    可眼前的鬼魂,却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除了略显苍白之外,光是看脸的话,没有人会认为她是鬼魂。
    孟白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眼前的女人魂体,那一句为什么带着不甘,带着质疑,带着怨毒以及不满,落下时,女人魂体的目光,先是掠过自己,最终,停在了不远处的小祖宗身上。
    “你掠取鬼门棺,打碎酆都山的结界,使得酆都山内结界尽数崩碎,导致灵气复苏,无数的鬼魂从中逃出,祸乱人界。”
    “而现在,你却要对我下这样的狠手,难道你忘了,你是如何炼化鬼门棺的了么?”
    女人的魂体开口说道,那张美艳的脸上带着疑问,目光望向小祖宗,声音凄厉,状若疯癫。
    小祖宗罕见的陷入沉默,许久,她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难道,这一切不是你咎由自取的么?”
    “我打碎结界,自然有我的用意,当初放你们出来,我也曾经说过,不准混乱人界,然而你们是怎么做的?你明知我跟他有渊源,却依旧来打他的注意,如今...却来问我为什么?”
    “这一次,我不杀你,也当回敬你们当初助我炼化鬼门棺的情意,不过...下一次,我绝不会再留手了。”
    小祖宗冷冷的说道,声音落下,那魂体沉默中对着后方飘逸数步,旋即深深的望了一眼小祖宗以及孟白两人,便要离开。
    “对了,回去告诉其余三个鬼灵,这个小家伙,我罩的,凡是想要打他主意的,最好还是想清楚一点的好。”
    “还有,你们四大鬼灵,最好不要霍乱人界,不然的话,一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小祖宗声音落下,那女人的魂体沉默中点了点头。
    “把你寄生的东西带走。”
    小祖宗脚尖一挑,房间内的女人尸体骤然对着那魂体暴掠而去,接着,与那魂体逐渐的消失在院落之中。
    院子内,吴伯拄着拐棍,望着那顺着院墙飘然而出的尸体,举起的拐棍迟疑中轻轻落下,继而仅存的右眼透过窗户,望向孟白时,他轻叹口气,旋即佝偻的身形一转,逐渐的消失在黑暗中。
    随着女人的尸体以及那魂体离开,房间内顿时短暂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孟白愣在原地,脑海轰鸣。
    他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灵气复苏,鬼魅现世,竟然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孟白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成人礼之前,连续十七岁生日的那一天都做同样一个梦,而梦境的内容虽然模糊,可却隐约记得。
    小祖宗的觉醒,跟他的成人礼有着密切的关系。
    也正是因为小祖宗的觉醒,他身上的鬼魅宫煞被除掉,而且,在他觉醒的时候,恰好又有小祖宗在身边,方才控制住了他体内因觉醒而暴乱的灵气。
    这一切,似乎都被一条无形的线穿了起来。
    孟白一直不知道小祖宗的来历,可现在看样子,小祖宗应该是遭受到了一些什么,从而被困在了酆都山。
    而觉醒的契机,则是自己的成人礼...
    小祖宗的觉醒,使得酆都山结界崩碎,灵气复苏,鬼魅霍乱人界...
    这么说来的话,这一切,跟他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孟白摇了摇头,将这些思绪压在了心底,抬头时,目光望向小祖宗,漆黑的眸子中,依旧带着一些疑惑。
    “你是不是也想知道,为什么我脱离酆都山的封印之后,会打碎结界,使得灵气复苏,鬼魅入世?”
    似乎知道孟白的疑惑一样,小祖宗狭长的眸子望向孟白,开口问道。
    孟白点了点头,除此之外,他心里还有太多的疑惑...
    “我没想到你的进展会这么快,看样子,很多事情,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你了。”
    小祖宗沉吟中开口说道,旋即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生于南梁王朝皇室,十八岁那一年,我身染重疾,无奈之下,被送入一个叫做通灵山的地方。”
    “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准备在那里度过所剩不多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通灵山内,出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人,那个人,也就是孟家的第一代家主,他的名字,叫做孟浩。”
    小祖宗神情复杂,绝美的脸庞上涌现出一丝追忆。
    孟白脑海轰鸣,难以置信的望着小祖宗,一直以来,他以为小祖宗活了数百年,可却没想到,小祖宗竟然经历了近乎一千五百年的时间。
    对于历史,孟白知道一些,一千五百多年前隶属南北朝,而其中的南梁王朝则是雄霸一方的存在。
    然而南梁王朝,也是一个极其悲哀的朝代,执掌五十五年,却历经了八位帝王。
    孟白没有想到,小祖宗不光出生于那个朝代,而且,竟然还是皇室的身份。
    “孟浩,是我在通灵山内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正是因为遇到他,原本已经必死的我,在照料他伤势复原之后,得到了他的救治。”
    “他以自身精气之血治好了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知道了他血液的秘密。”
    “我们相互扶持,久而久之下来,感情日益深厚,最终...走到了一起。”
    小祖宗眸中噙着罕见的柔和,唇角的弧度也带着一丝追忆的愉悦,显然那一段经历对于她来说,毕生难忘。
    “在那之后,我们离开了通灵山,找了一处地方生活了下来。”
    “逐渐的,我从他身上知道了凡人之中除了武者,还有灵修,也从他身上,知道了他的天赋异能。”
    “在之后,因为天赋灵能的原因,一些超脱世俗的力量之间的争斗,将他牵扯了进去。”
    “之后,因为他的天赋灵能强化以及被动治疗,使得代表皇室的力量最终获胜,而他,则是成为了皇室最为器重的灵修。”
    “也就在南梁王朝覆灭的那一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而他,去参加了那最后一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