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明救亡攻略 > 第十八章 土木堡之变(18)
    他从前见过被刨开肚皮的女尸,肠子卷曲一处,摞在验尸台上。
    他也见过江河桥底打捞出来,泡得发白肿胀看不清五官,甚至指纹也泡没了的尸体。
    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喜欢在睡前玩尸体宾果消消乐……把接触过的所有被害人尸首,按照案件性质、罪刑轻重在脑子里排列组合。
    他以为自己是不怕这些的。
    可真实的施虐现场,比失去生命体征的死人更能引起共情。
    保宝音口中塞着麻草,染血的脸上青筋暴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袁彬往地上呸了一口,用袖口擦去沾黏嘴角的污秽。
    他从那个刺客眼中,看到了噬人的恨意和不甘。
    袁彬收回落在刺客身上的目光,看向宣府总兵:“杨洪大人!本官是否说过,不许动刑伤人?!”
    保宝音眸间闪过一丝讶异,看向袁彬的目光多了些迷茫,少了些恨意。
    宣府总兵脸色一沉:“皇上叫谁审,如何审,本官也左右不来。”
    看着宣府总兵这块硬石头,袁彬有些吃惊,开始在脑海中搜索关于杨洪的信息。
    ……
    宣府总兵杨洪,镇守边陲重镇,官居都督一职,掌兵万余人,骁勇善战,有勇有谋,被蒙古人称为“杨王”。
    土木堡一战,杨洪镇守中枢宣府,未能驰援……
    ……
    刹那之间,似无数绵密针丝钻入脑海,咬噬记忆。
    袁彬抱住脑袋,狠狠甩了甩。
    宣府总兵扫过保宝音,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转身道:“刺客的事,就由二位大人审议。宣府事繁,本官先行一步。”
    若是……土木堡一战,宣府总兵都督杨洪驰援被围困的小皇帝,会如何?
    袁彬看着宣府总兵杨洪孤傲的背影,脑海浮现出熊熊烈火之中,惨死的军士,被攻破的宣府镇,单膝跪地,浑身箭稚,怒睁而亡的杨洪。
    是了。
    宣府镇,战时为中枢。
    城周二十四里,军士一万三千五百余人。
    纵然不去考虑工事驻军、老弱残病、后勤、火器操纵……便是将全部军士铺平,城周一米之距,仅有一名军士。
    自保且难,何况驰援。
    如若宣府沦陷,大同……北京……乃至整个明帝国的北方地区,都将陷入无边战火。
    漆黑蜿蜒的地牢,已看不见杨洪身影。
    袁彬沉默半晌,突然笑了。
    有兵有将,而不去驰援。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国之将领风范。
    袁彬走近书案,原本看不懂的字迹,仿佛脑子里安装了谷歌实时翻译系统,读起来毫无阻塞。
    瞬息之间,大致扫过。
    轻轻团起供词,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丢进炭盆。
    大指与中指交错,一个响亮的弹指声在昏暗静谧的地牢中响起。
    一名锦衣卫将实施暴行的牢头按在长凳上,两名锦衣卫迅速解下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保宝音。
    袁彬看向王振。
    王振将莲子紫砂壶对准袁彬,一脸阴鸷:“好一个袁彬,在皇上身边装了十几年羊羔子,终是露出马脚了。”
    袁彬走近王振,俯下身,对上那双沉潭一样,暗藏阴狠的眼睛。
    握住莲子紫砂壶反手一转一掏一退,袁彬扬起头张开嘴,在半空中浇了两口茶汤入喉。
    狠狠一摔,唐朝的莲子紫砂壶碎了一地。
    “雨前龙井,好茶。”
    袁彬冷冷看着一脸怒火的王振,轻松道:“皇上离不开翁父,叫您呢。”
    “这个案子,还是由锦衣卫来审的好。”
    从怀中掏出烂木盒子,在王振眼前晃了晃:“同审案汝何秀?连这个盒子里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把供词都写好了。”
    “徒手造冤案,牛逼!”
    王振一张白脸气得发青,浑身战栗。
    袁彬赶在王振张口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翁父放心,我绝不跟皇上告密,诉说翁父是怎么施以酷刑,又是怎么屈打不成招反复屈打……”
    …….
    袁彬从地牢出来时,东方方露出了第一线鱼肚白。
    不似往日天朗气清,乾坤浩荡,今日整个天空都灰蒙蒙的。
    亲征军正在快速整装,为前往大同做准备。
    袁彬穿过人群,往朱祁镇所在的营帐走去。
    没有人发现,袁彬带领的锦衣卫营,比昨日少了一个人。
    袁彬走近帝王营帐时,王振正掀开帘帐,朝外踏步。
    锦衣卫低声道:“校尉,在外等候的那个,昨夜卑职们去暗牢路上,路过官营时,正是他的营帐灯火长亮。”
    袁彬朝拢着袖子,站立不安的钦天监监正瞥了一眼,跨入营帐。
    “钦天监监正彭德清?”
    袁彬还记得昨夜大眼仔说过,这个人是钦天监监正彭德清。
    打量一番身旁的锦衣卫,袁彬道:“我叫你小眼仔吧。”
    小眼仔撇嘴,一脸不情愿:“校尉,我眼睛可比你的大多了……”
    朱祁镇见两人窃窃私语,由近侍太监穿上锁子甲,笑着摇摇头:“审出什么结果了?”
    小眼仔锦衣卫惊惶转身,跪地叩拜。
    袁彬将脑袋贴紧帐墙,朝朱祁镇挥手道:“等等。”
    朱祁镇伸手一挥,示意近侍太监退下,走近帐墙,也学袁彬将耳朵贴紧墙壁。
    “中星心宿,乃主天皇正位,俱宜安静。中星动摇,则人主不安,人主不安,则天下霍乱,天下霍乱,必定江山易主生灵涂炭……”
    “气候骤变是上天示警,乃是不祥之兆!请翁父劝说皇上尽早返回京师!!”
    袁彬转过脸,看向朱祁镇。
    很明显,小皇帝生气了。
    “混账东西!!”
    王振嗓音尖细,这句混账骂得格外尖锐。
    朱祁镇脸上绽出一丝满意的笑,旋即似乎是发现自己失态了,收起笑意,朝帐中央的黑檀罗汉床走去。
    王振的叱骂声愈发大,哪怕在营帐里,也听得一清二楚。
    小皇帝的表情,袁彬看在了眼里。
    微微叹口气,看来小皇帝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和瓦刺军正面一战,绝不肯回北京了。
    可正面一战……最好的下场是做一年俘虏。
    吃不到鸡肉,吃不到猪肉,吃不到米面……
    袁彬走近朱祁镇,一咬牙,双膝跪地,将昨夜审案子的经过一一告知。
    唯一隐瞒了的,是袁彬仿造小皇帝的笔迹写了封亲笔信,还把小皇帝给他的双鲤锦帕作为信物,交给了保宝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