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明救亡攻略 > 第二十四章 陪着皇帝做俘虏(4)
    四丈高的青石城墙上密布火器,漆黑的炮口对准护城河外的三万瓦刺大军。
    吱呀一声响,像是年久失修的百年宅门被推开。
    四根铁索拴连一根独木桥,铁索两长两短,由赤膊的明军壮士十六人,分站两端缓缓放下。
    铁索收放间,沉闷的金属碰撞声掺杂着独木桥的吱呀声。
    哐当一声巨响,独木桥搭落护城河两端,挑起黄沙漫天。
    城墙上有号兵举着犀牛号角呼喊:“请锦衣校尉袁彬入城!”
    朱祁镇听见了!
    也先听见了!
    所有人都听见了!
    袁彬干咳两声,挥去眼前黄沙,勒转马头看向身后排列齐整的瓦刺大军。
    他看不见数万人中的小皇帝在哪里。
    他也不知道,和小皇帝建立起的薄弱的信任,会不会因为大同方面莫名其妙的放行而毁于一旦。
    也先大笑三声,一手勒马,一手叉在腰间,转头看向身侧的朱祁镇。
    看见朱祁镇脸色铁青,也先心中好不畅快。
    “要说你这些文武群臣里,也只有这个叫袁彬的小侍卫,还算有点本事!”
    朱祁镇掩住心中怒火,挤出一个极其勉强的笑,默不作声。
    也先眼中精光闪烁,扫过朱祁镇青筋挑起的拳头,叹息道:“只可惜啊,这样的好汉,跟了你。”
    “你们汉人有句话,良禽择木而栖。还有句话叫大难临头各自飞。你说他进了大同镇,还会不会出来陪着你这个落难皇帝做我大元的俘虏?”
    也先眼睛一眯,抚向那根雪白的长生眉:“有趣。”
    ……
    马蹄声嗒嗒,袁彬策马快速通过独木桥。
    仰起头,透过城墙间的缝隙,袁彬看见两列魁梧的赤膊大汉,肩扛铁索,缓缓将独木桥吊起。
    干涸的护城河宽三丈,深不见底,犹如天坠。
    尸骨焚烧过后的气味,混着干涸的火油味,窜进袁彬鼻腔。
    闭目侧耳,脑海中浮现瓦刺散骑踏过叠起的人桥,扬蹄冲至一半,滚烫的火油自城墙最高处倾盆浇下。
    一支燃烧的箭头,顺着青石城墙直直向下,射进滚烫的火油,迅速燃起,火光延绵无尽。
    人桥被火油冲破,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伴随着燃起的火焰,无数滚油烧灼着瓦刺人,跌进深不见底的护城河。
    袁彬倏然睁开眼,余惊阵阵。
    那是土木堡之战不久前,也先对大同发起猛烈进攻,几近将大同镇打残。
    两扇城门大开,都督郭登、广宁伯刘安站在城门之内。
    在他们身侧,袁彬看到了黑如炭石,极其壮硕的保宝音。
    勒马踩鞍而下,当即有军士上前接过马鞭牵马。
    保宝音看向大同都督郭登,抱拳道:“大人,先让校尉进城。”
    大同镇内一派战火侵袭后的凋敝之状。
    都督郭登看着袁彬一脸匪夷所思,横眉道:“蒙古的鞑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火器,”一挥手,郭登看向亲兵:“将缴获的霹雳炮拿来。”
    未过片刻,几十名军士肩膀霹雳炮等火器,快步而来。
    郭登指向霹雳炮:“袁校尉,这是飞云霹雳炮,用生铁铸造,炮口如碗。每炮每发装药八钱,填装铅子五个,每个重八钱,备弹五十发,共用药二斤半,铅子二百五十个。”
    袁彬看着霹雳炮,脑海中浮现一扇火器库的大门。
    从烟花炮竹石灰石不断筛选后,袁彬拧眉:“虽然叫飞云……”放眼看了看被炮火打残的土石房,接着道:“但霹雳炮属于小型野战武器,杀伤力不该大成这样……”
    郭登点头,神情肃穆:“袁校尉,看看这个。”
    说着,郭登疾走两步,绕向放在地上的,只余下一半的火器。
    “这个火器,我戍守边陲十几年,从未见过。”
    袁彬看着残缺火器,发出疑问:“原本就是这样?”
    郭登摇头:“恐怕是蒙古鞑子不会用,朝大同镇里放了两炮,反把自己给炸了。这半截残器,是战后命人捡回来的。”
    袁彬蹲下身,看了看眼前火器的构造:“这玩意儿,叫盏口将军。”
    “大人过来看看,这一半残物,是不是很像盏口铳?”
    见郭登点头,袁彬继续道:“这个盏口将军,就是改造过后的盏口铳,将其中的石弹改成了爆炸弹。估计是瓦刺人操作不当,才将火器炸毁了。”
    未及都督郭登开口,袁彬扫向周遭诸人,从怀中取出小皇帝的圣旨。
    众人相视一遭,方叩地接旨。
    小皇帝的旨意宣读完,广宁伯刘安大恸,当即道:“皇上在蒙古人手中,这个赎金必须交。”
    郭登身为大将,自知也先以皇帝为柄,如此反复裹挟,一而再,再而三,只是徒失钱财受人掣肘,根本换不回皇帝。
    郭登毅然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三万两白银,恕臣拿不出。”
    广宁伯刘安激愤不已,指着郭登道:“逆臣贼子!!”
    “我今日,无论如何都要面见陛下!”
    广宁伯刘安转身,看向场间众人:“有谁要与我同去?”
    良久的沉寂过后,人群中站出来了一个人。
    紧跟着,又站出来四五人。
    广宁伯衣袖一拂,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袁彬看着广宁伯背影,问郭登道:“大人便由着他们开城门去见皇上?”
    郭登摇摇头,朝保宝音招手,转身道:“袁校尉,咱们里面商议。”
    “月城闸板不过一步之宽,方才袁校尉进来也走过,应当知道这闸板仅容一人一马并列。若蒙古鞑子要攻城,未必上得来。纵然上的来,索性两条铁索一丢弃,连人带马都掉进护城渠了。”
    袁彬点头,那条独木桥闸板,确实极窄。听郭登说是活索拉着的不禁一阵后怕,要是刚才拉铁索的大汉手滑,指不定他也要跌进深不见底的沟渠,摔成肉泥。
    袁彬道:“于谦大人有什么应敌之策?”
    保宝音看了看郭登,答道:“大人说,要为北京多争取些时间。两京、河南备操军、山东及南京沿海的备倭军,江北及北京诸府的运粮军,都需要集中起来保卫京师。”
    袁彬沉思半晌,看向沉默的郭登:“皇上在也先手中,就像射程四百步的大型碗口铳放在大明自己被窝里。大人,有没有办法救皇上出狼营?”
    “这个,需要袁校尉配合。”郭登目光如炬,看向袁彬。
    ……
    广宁伯刘安、给事中孙祥、知府霍瑄等人出城面见朱祁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