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明救亡攻略 > 第二十五章 陪着皇帝做俘虏(5)
    红墙青瓦鎏金顶,飞檐高拱。
    北京城中轴线中央,伫立着东西宽二百五十丈,南北长三百二十丈,周长一千一百四十丈的紫禁城。紫禁城墙外,环绕引渠护城河,河面宽十七丈。
    穿过午门,上有崇楼四座,高十二丈,与游廊相连。
    崇楼飞檐如双翼,直向前行,御路天街两侧廊庑对称,通达承天门、端门。
    拱形内金河上,横跨五座雕兰白石桥。
    穿桥而下,入皇极门,现外庭三殿,分为华盖殿、奉天殿、谨身殿。
    外庭深处为内庭,沿着紫禁城中轴线,穿午门,过内金河,绕外庭,再过乾清宫、交泰殿,终达皇后所居坤宁宫。
    坤宁宫外,设琉璃影壁两座。
    与高大、威严的外庭相比,坤宁宫更显精巧别致,以黄色琉璃瓦为檐,四角攒尖顶。
    穿过坤宁宫重重宫门,夕阳欲沉,秋风飒飒,百花将摧。
    大明皇后斜倚长廊白玉栏杆,衣着真红大袖红罗长裙,秋暮之下,背影华贵而孤凉。
    秋风起,点翠凤冠上,三龙欲飞,口衔珠花,点缀宝石珠串,伶仃作响,随风拂摆。
    原是年少夫妻,恩爱甚笃。
    想起过往种种,钱皇后泪线成河,双眼红肿如核桃。
    钱皇后的贴身女官,身姿伏低,轻轻用丝帕擦拭钱皇后的泪珠。
    “本宫……是要救皇上的。他是大明的君主,更是本宫的夫君。谁都可以不救他,唯有本宫不能不救。”钱皇后音色沙哑,不似往日江南女儿家的娇软。
    贴身女官轻折丝帕,点去钱皇后脸颊上的湿软,想起这几日处处碰壁,不禁感同身受,红了眼眶:
    “皇后主子,婢子寻了于谦大人好几回,次次被拦在文渊阁外不得见。”
    钱皇后轻声抽噎:“母后…….也不肯见本宫。”
    不过双十年华的钱皇后,红肿无措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本宫要凑赎金,就皇上回来。”钱皇后伸手去拆头上凤冠:“都换了银钱去,送给蒙古人,让他们放皇上回来。”
    贴身女官慌忙跪下,阻拦道:“皇后主子,这是您和皇上大婚时的凤冠……”
    钱皇后此时满心只想着如何救夫君,噌的站起,提起裙摆往内殿赶:“这些年皇上赏的,太后赏的,还有本宫自己攒的…….”
    钱皇后突然转过身,对贴身女官道:“去库房看看,有张织机替本宫拿来。未入宫前,本宫在家中学过女红,只是好些年不做生疏了,不知道当年学的花样还时不时兴。”
    “实在不行,本宫便织锦缎,绣花样,总要凑够赎金把皇上救回来。”
    贴身女官见皇后大悲两日,形容枯槁,终是来了些生机盼头,连仪容都不顾了,张嘴想了半晌,将话头压下,身子一伏,道:
    “婢子这就去。”
    ……
    ……
    大同镇。
    广宁伯刘安、给事中孙祥、知府霍瑄等人,出城面见朱祁镇。
    君臣四目相对,朱祁镇终是嚎啕大哭出了声。
    也先挥着手中皮鞭,看着这副场景,觉得大明有这样窝囊的皇帝,真是长生天都要帮他复兴大元。
    草原的男人,只有流血断骨头的份,绝不会哭得像个女人一样。
    帖木儿憨笑道:“大明的皇帝,比女人还女人。咱们好吃好喝像对待客人一样对待他,奶茶、糌粑、烤羊肉也没见他少吃。不是喊地铺太硬,就是嫌洗澡水太凉,他还真以为自己还是众星捧月的皇帝!”
    也先眼中一亮:“帖木儿,你从哪里学的众星捧月?”
    帖木儿憨憨道:“大明皇帝教的!”
    也先不禁多看了朱祁镇一眼,过了许久才道:“帖木儿,你讨厌这个皇帝吗?”
    帖木儿偏头想了想,憨笑道:“不讨厌。”
    “大明皇帝除了胆子小,要这要那,不像我们草原汉子以外,为人还是很亲和的。阿爸你看,像脱脱不花王,一直高高在上的样子,动辄叱骂部落子民。”帖木儿眉头一耸,接着道:“但大明皇帝还给儿子讲过故事呢!人不凶,很亲和,就像……就像阿妈一样!”
    也先神情莫测,眼露凶光。
    也先突然一笑,看着帖木儿道:“帖木儿,你记住,他待你好是因为,你是我也先的儿子。他不再是大明的皇帝,而是生死大权在我们手中的俘虏。”
    “婢子这就去。”
    ……
    ……
    大同镇。
    广宁伯刘安、给事中孙祥、知府霍瑄等人,出城面见朱祁镇。
    君臣四目相对,朱祁镇终是嚎啕大哭出了声。
    也先挥着手中皮鞭,看着这副场景,觉得大明有这样窝囊的皇帝,真是长生天都要帮他复兴大元。
    草原的男人,只有流血断骨头的份,绝不会哭得像个女人一样。
    帖木儿憨笑道:“大明的皇帝,比女人还女人。咱们好吃好喝像对待客人一样对待他,奶茶、糌粑、烤羊肉也没见他少吃。不是喊地铺太硬,就是嫌洗澡水太凉,他还真以为自己还是众星捧月的皇帝!”
    也先眼中一亮:“帖木儿,你从哪里学的众星捧月?”
    帖木儿憨憨道:“大明皇帝教的!”
    也先不禁多看了朱祁镇一眼,过了许久才道:“帖木儿,你讨厌这个皇帝吗?”
    帖木儿偏头想了想,憨笑道:“不讨厌。”
    “大明皇帝除了胆子小,要这要那,不像我们草原汉子以外,为人还是很亲和的。阿爸你看,像脱脱不花王,一直高高在上的样子,动辄叱骂部落子民。”帖木儿眉头一耸,接着道:“但大明皇帝还给儿子讲过故事呢!人不凶,很亲和,就像……就像阿妈一样!”
    也先神情莫测,眼露凶光。
    也先突然一笑,看着帖木儿道:“帖木儿,你记住,他待你好是因为,你是我也先的儿子。他不再是大明的皇帝,而是生死大权在我们手中的俘虏。”阿妈一样!”
    也先神情莫测,眼露凶光。
    也先突然一笑,看着帖木儿道:“帖木儿,你记住,他待你好是因为,你是我也先的儿子。他不再是大明的皇帝,而是生死大权在我们手中的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