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有木兮我悦君 > Chapter 3. 乐极生悲
    冉沂所住的地方邻近学区和菜市场,所以尽管过了中午时分才出门觅食,沿路上还是可以见到许多热腾腾的食物,而那一家又一家飘出阵阵香味的商家,就是冉沂当初决定在此定居的主要原因。
    身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吃货,能够住在一个睁眼就能找到东西吃,不必怕有天会被饿死的地方,冉沂觉得没有什么是比这来得更好的了。
    一边滑着手机查看着自家编辑有没有回复讯息,冉沂一边四处张望着附近卖吃的商家,而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一家自己向来喜欢吃的锅烧面还开着,当下连忙开心的蹦哒了过去。
    “老板娘,我要一碗锅烧乌龙内用。”
    进到店家内,冉沂连菜单都不用看的,开口就喊了道自己爱吃的食物,而正在忙碌的老板娘听到声音后则抬头看了她一眼,见是冉沂这个熟客,当下就朝她和蔼可亲的笑了笑问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今天不用上班啊?”
    听见老板娘的问话,冉沂先是一怔,而后才反应过来,往老板娘露出抹笑靥说着:“是啊!今天请了特休在家休息……”说到这,她还故作狡黠的补了句,“工作那么累,偶尔翘班偷懒一下嘛!”
    瞧她这记性,才当了一阵子米虫脑袋都迟钝了,一时竟忘了自己以往来这里买面时,都是下班回家顺道买的,刚才听到老板娘那样一问,霎时间竟有些理解不能,这还真是要不得。
    正当冉沂如此自我唾弃时,老板娘则笑着点头出了声,以过来人的口吻说着:“哈哈!是啊!年轻人虽然体力好,但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把身体给忙坏了就不值得了。快点里面坐吧!面等等就帮你送过去。”
    “谢谢老板娘。”
    闻言,冉沂立即礼貌的笑道了声谢,而后就熟门熟路的自己进到店里打算往常坐的位置上走去,但她才刚迈开脚步时,却现自个儿以往坐的位置此时已经被人占据了,于是她不得不脚步一顿,连忙唤了个方向朝另一边走去。
    冉沂一边走一边偷偷用眼角余光看着那位置上的人,想知道是谁坐走了她习惯的位置,也实在不能怪冉沂如此无聊,毕竟她以往坐的位置是最靠近门口的,三不五时可能就会被来往的人撞到,实在不是一般人会喜欢的位置,而她自己之所以会爱坐那位置则是个性使然,因为那个位置靠近门口,最适合在有任何突事件生时,可以立马夺门而出。
    ……居安思危,冉沂是这样想自己个性的,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是什么不安全感作祟,毕竟那种安全感什么的太抽象了,她宁肯认为自己只是热爱生命而已。
    边忖着好奇的心思,边踱到一旁的座位坐下后,冉沂正好也看清了那人的侧脸,虽然没有瞧见那人的全部面容,但冉沂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个轮廓十分好看的年轻男子,年纪看来约莫与她不相上下,睫毛很长、鼻子很挺、曈眸有神而深邃……等等!只是侧脸她怎么看得见人家的曈眸怎样?
    冉沂后知后觉的现,自己的注视原来一点也不默默,人家立刻就现自己在偷偷观察他了。
    尴尬朝男子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冉沂连忙飘开视线东瞄瞄西瞧瞧,然后再故若无事的低下头滑手机。
    这偷看人家还被现实在是太困窘了,她此时也无暇去在乎自己此举有多此地无银三百两,只希望那男子可以赶快忘掉这一回事,继续吃他的面去,她绝对不会再好奇多看他几眼的。
    兴许是要让冉沂更窘迫似的,就在这时,老板娘突然端着面出现,将面放在桌上后,瞧见她低头猛看手机的模样时,当下便纳闷的问了句:“咦?妹妹,你怎么了啊?怎么头低这么低在看手机呢?这眼睛离手机这么近,对眼睛是不好的啊!”
    仅管没抬头,可冉沂光听也听得出来,老板娘的语气中对她的行为有些不认同,而她同时更能敏感的察觉,老板娘那些话一问出来,那占据了她位置的年轻男子,此时也将目光往她身上扫来。
    如坐针毡。
    冉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坐立难安,不过是偷看人家被现而已,这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她就是莫名觉得那男子的视线有些灼人,叫人不自觉就紧绷了起来,恨不得将自己的脸给埋进了桌子里面去。
    大概是上天感受到了冉沂的心情起伏,就在她被众人的目光直盯着的时候,她那怎么滑都没反应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抬眸看去,就见上头跳出一个讯息窗口写着……
    “哈哈哈哈哈!是的,你被骗了!……汤圆儿,你是希望看见我这样说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家编辑我没那么无聊,如果你现在人在有空就吱一声,我打手机号给你,咱们来约时间谈谈你那改编电视剧的事。”
    看着水烟弥漫所回的这一则讯息,冉沂登时忘了方才所有的不自在,只觉得一股喜悦由内心深处猛然涌起,忍不住就抬头并顺势将手机往上举了起来,正想开心的欢呼出声时,却感觉到自己手机似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待她回过神来时,就瞧见那碗刚煮好的热腾腾乌龙面已翻倒了一大半,而热汤正往她的方向流来。
    见状,冉沂连忙飞快的往一旁跳开,可动作还是稍微慢了一点,一小道热汤已落在她的裤管上,顿时一阵刺痛感袭来,痛得她龇牙裂嘴;“啧,痛……”
    “哎呀!好端端的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去拿药膏给你擦。”听到冉沂吃痛的声音,原先也被这突如其来变故给弄怔的老板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回柜台找药膏。
    冉沂无暇去顾及其他,手机随手往桌上一搁,立刻便要拿卫生纸擦去裤子上的汤渍,而就在她刚伸出手去之时,一只骨节分明,属于男人的大手,就先一步拿了整包卫生纸递到她面前。
    望着那包卫生纸,冉沂愣了一愣,抬头往那手的方向看去,只见跃入眼底的是那张自己方才偷觑的俊秀面容。
    “怎么了吗?来,快点把身上的汤渍擦一擦吧!”见冉沂望着自己就没有了动作,男子立即往她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又将卫生纸往前递了递,示意她赶紧清理一下自己。
    而冉沂这时才反应过来,看到男子正笑瞅着自己,不由得耳根子一热,伸手抽了几张卫生纸后,就连忙低下头擦拭着自己的裤管,不敢再抬头看男子一眼。
    冉沂不得不说,男子那笑容衬着他那张俊秀的面容,真是非常好看,教她只瞧了那么一眼,一颗心就扑通扑通飞快跳个不停,活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当然,如果一旁桌上没有那翻倒满桌的乌龙面,她的裤管上没有滴着锅烧面汤汁,手上也没有拿着卫生纸猛擦裤子的话,此时这画面可能会更美好。
    乐极生悲。
    冉沂心想,这大概就是她今天的写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