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有木兮我悦君 > Chapter 4. 受伤就要看医生
    “来、来、来!快,赶紧把这药膏涂上,这烧烫药膏是最有效的,赶快涂在烫到的地方,要不等等起水泡就不好了。”就在冉沂将裤管上的汤渍擦的差不多时,方才跑到柜台找药膏的老板娘正好跑了回来,一边说一边将手中那白色瓷瓶装的药膏递给她,示意她涂在被烫着的地方。
    冉沂听了老板娘这话,当下也没作多想,立刻就要接过药膏,打算卷起裤管涂上刚刚被烫着的地方,但就在这时,一直没出声的男子却突然伸出手阻止了冉沂拿药膏的动作,而不待她纳闷的抬头看去,就先听见男子温声说着:“我想,我们还是先看看伤口如何再决定怎么处理好吗?”
    男子这话虽然说得温和,但语气中却有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而在场自是不只冉沂察觉到了,好意被人从中拦下的老板娘,一听男子这话立时就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可却又叫男子出声给打断。
    “老板娘,你这药膏虽然很好,可是烫伤这事毕竟可大可小,倘若不管伤势状况就胡乱涂抹药膏的话,可能会导致伤口炎,更严重甚至还会引蜂窝性组织炎,到时候可就害惨这位小姐了,所以我们还是先看看这位小姐的伤势如何,再来决定要怎么处理好吗?”闻言,冉沂抬眸往男子看去,只见男子嘴角噙着抹清浅笑意,但目光却透出非常认真的神色对老板娘说着,而他在感受到她注视的目光后,还回过头往她问了一句,“小姐,你觉得呢?”
    “呃……”见男子忽地往自己问来,冉沂原本举在半空中欲接过药膏的手不由得便缩了回去,瞅着男子那张俊秀的面容,一时半晌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就她自己那万事随意的个性,她并不很在意能不能随便涂抹药膏这种事,毕竟她也觉得自己的伤口似乎没很严重,用一般的药膏涂涂意思意思就好。可,当她听到男子这左一句炎右一个蜂窝性组织炎的话,原本不甚在乎的心情也霎时紧张了起来。
    尽管她生平无大志,对未来也并无所求,但这不代表她不怕死,更何况如今她还要晋升为电视剧原创作者,她怎样都得好好的活着,至少也得活到亲眼看见自己的小说翻拍成电视剧的那一天。
    如此一想来,冉沂立时就打算点头认同男子的话,但就在她要开口之时,老板娘却先一步像是被男子说服般的,跟着对冉沂劝道:“妹妹啊!这位先生说的没错,我看啊!咱们还是先看看伤口状况如何,再来考虑是要涂药膏就好,还是赶紧去看医生好了。”
    “我……”
    冉沂一听,当下正要开口表示她也是这么打算的,可她话还没说出口,身前的男子就又温声的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觉得无论伤势如何,去看个医生总会比较好一些。”
    听到男子这话,冉沂下意识的回头朝他望去,而这一看则恰好对上男子那双深邃好看的黑眸,而直到这时她才现自己与男子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几乎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所传来的淡淡男香气息,叫她一瞬间不由得有些怔忡。
    男子一见冉沂那似是有些恍神不解的神色时,则是弯了弯嘴角,浅浅一笑柔声又道:“毕竟你是个女孩子,若是不小心留下疤痕总是不好看的,去让医生检查一下,也算是有份保障。”
    原本正出神间的冉沂,一听见男子如此温声的对自己说,霎时间双颊不禁火辣辣了起来,仅觉得一股热气直往面上窜,连耳根子都感到有些热烫,顿时不敢再与男子的目光相对,连忙转开视线往一旁看去。
    嗯,她怎么从来没现老板娘其实还挺有艺术气息的,瞧她墙壁上那张招财进宝的春联写得还挺不错的……
    “妹妹啊!你怎么了啦?赶紧把裤管拉上来,让我们帮你看看伤势啊!”瞧见冉沂竟突然盯着自家墙壁看的专注,老板娘不禁纳闷的喊了她一声,心里同时不免有些担忧,这个妹妹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不过……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被老板娘这么一提醒,冉沂这才猛地回过神来,看见在场其他二人正目光困惑的直盯着自己看,心中不免有些犯窘,而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她连忙弯下身卷起运动裤管,露出自己方才被热汤烫着的小腿。
    但是,当她那白皙又带着些小赘肉的小腿显露在众人眼前时,她顿时窘迫到恨不得学鸵鸟挖个洞将自己给埋进去,不要让任何人见着自己的模样。
    瞧瞧她自己那只宛如猪腿般粗壮的小腿,早知道有朝一日她必须在帅哥面前露出小腿,她怎样都会努力克制饮食多运动的,而此刻当她看着自己那不堪入目的小腿暴露在人家面前时,任凭她刚刚心中有再多粉红泡泡,此时也尽数被名唤现实的针给一一戳光了。
    呜……难得碰见一个能让自己心跳加的帅哥,自己在他面前频频出糗也就罢了,现在这猪腿一露,什么幻想的言情小说、偶像剧情节也都没了,还有人能比她更悲催的吗?
    正当冉沂这般欲哭无泪的想着之时,老板娘和那个男子则是毫无所察的,很是认真的看着她的伤势,而男子在瞧见她的小腿处尽是一片通红时,原先脸上带着抹浅笑的神情顿时沉了下去,拧着眉语气很凝肃的对着她道。”小姐,我看你这伤口有些严重,可能要去医院走一趟才行了。”
    “你说什么?”心里小剧场正上演得欢快的冉沂,乍听到男子这话一时来不及反应,仅隐约抓到“医院”这个关键词,当下立即往男子看去,纳闷的问了句。
    而男子在听到她的询问后,立时便指着她那泛着红肿的小腿说着:“你看,你腿上这块皮肤都红起来了,怕是有些伤到了真皮层,若是不去给医生看,等水泡一出来,你可能会痛得无法走路,所以必须去给医生检查一下。”
    “这么严重啊!”听到男子这么说,这一头当事人冉沂还未开口,那一端的老板娘就先惊呼了一声,随即一个转身神色紧张的往柜台走去,边走边说,“这可不行,妹妹,我得赶快叫台出租车送你去医院才可以。”
    冉沂刚听到男子那样说,此刻又瞧见老板娘那仓皇的模样,心中不免跟着慌张起来,连连对着男子急问道:“先生,你、你说我这腿不会怎样吧?听你说的好像很严重的样子,我这腿的情况真有那么糟吗?不、不会有事吧?”
    见到冉沂那一脸既害怕又担忧的模样,男子眸底不禁闪过一抹很浅的笑意,然后就见他欲出声安抚冉沂的情绪:“你这腿……”
    孰料,他话还没说出口,马上又被冉沂和老板娘的话给打断……
    “这下该怎么办是好?不是个小烫伤而已吗?有至于这么严重吗?想我这腿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怎样也陪了我二十几年,我实在无法想象将来没有它作伴的日子,那该是一种多么空虚又孤单的寂寞啊!我简直不能去想我该怎么办才好……”径自紧张兮兮不住地碎碎念着的是被吓着了的冉沂。
    “哎呀!真是要命!那出租车的电话是放哪去了呢?我记得明明是放在这里的,怎么找不到了……算了、算了!我直接出门去招一台好了。”那边走来走去,边东翻西翻边念叨着的是同样被吓到的老板娘。
    男子看着这店里一老一少的两个女人,不由得轻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而后在瞧见老板娘真要走出门去拦车时,才连忙提高声音开口唤住:“欸!老板娘你等一下!”
    只见他这语调略高的话语一出,冉沂和老板娘同时都停下动作往他看去,而他在瞧见她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这才又扬起抹浅浅的笑意轻声说道:“我有车,我送这位小姐去医院好了。”